我在周围蒋毅可能出现过的地方转了一遍,依然没看见他的影子,现在我已经肯定蒋毅是在刀疤熊那里了。

  回家拿起手机,我还是准备去龙火等消息,刚出门,电话便响了起来。

  一接通,邹成宇便匆忙的说道:“天哥,有消息了。”

  我激动了一下,“在哪儿?”

  邹成宇那边压了压声音,说道:“刚刚打听到,昨天刀疤熊在胜利路的尚武棋牌室被人砍了一刀,我们现在就在这边,这里是刀疤熊的地方,现在没开门,我估计是刚二干的,很有肯能他就在这里!”

  听见蒋毅的消息,我反而平静了下来,思考了一下,对邹成宇说道:“这样,让阿俊回龙火把家伙拿过来,你们几个在那里等我,不要轻举妄动。”

  胜利路就在我们西城,根据他的描述,我很快便赶到胜利路街边的一个巷子里,邹成宇、宾阳、晓川正焦急的抽着烟。

  一见到我,宾阳便不解的问道:“天哥,咋不让我们先去把刚二带出来?”

  邹成宇拍了拍宾阳的肩膀,道:“这是西城,先不说咱们能不能进去,就是进去了也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到时不但带不出刚二,说不定自己也得搭进去。”

  “那咋办?”宾阳瞪着双眼,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蒋毅是什么处境,只有心里着急。

  晓川想了一下说道:“天哥,要不这样,咱们把偷偷的把兄弟们叫来,然后再冲进去。”

  我摆了摆手,道:“没用的,咱们肯定拼不过他们,现在只能想其他办法。”接着,我对邹成宇说道:“小宇,你赶紧打电话让高俊把乌龟和老徐伍熊也带过来。”

  虽然不知道我干嘛,邹成宇还是赶紧给高俊了个电话。

  没多大会,高俊把车停在了路口,便带着乌龟他们三人下车走了进来。

  “天哥,东西和人都带来了。”

  我点了点头,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咱们都是彼此最信任的兄弟,多的不说,现在刚二被西城的大狗熊扣住了,咱们必须得去把他救出来。”

  乌龟几人看着我说道:“天哥,既然你看得起我们,要怎么做你一句话,我们照办。”

  “这样···”我对大家说完之后,高俊不高兴的说道:“天哥,为什么不让我也进去?”

  我笑了一下,说道:“小宇,你先带大家准备,我给高俊解释一下。”

  看着不甘心的高俊,我说道:“现在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万一有事撤退,你在车里至少能让大家走掉,所以你的作用很关键,懂吗?”

  也不管高俊想通没有,我便往街上走去。

  白天,胜利路并不是一条热闹的街道,因为这条街面除了桑拿和KTV外,大部分都是棋牌室和茶楼,所以除了一些无业游民以外,就是偶尔路过一些刚刚结束夜生活的混子。

  尚武棋牌室旁边一家茶楼,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混子叼着烟,刚刚走出来,便和两个小青年撞了一下。

  混子撞了人,是从来不会道歉的,这个也不例外,所以他头也不回的就往左边的尚武棋牌室方向走去。

  这两个小青年看起来也不是善茬,看见混子就这么走了,顿时就有些不乐意,其中一个叫住走到尚武门口的混子,骂道:“草你吗的,瞎啊,撞到老子就走了?”

  听见小青年的骂声,混子马上就火了,转过头来,指着小青年吼道:“你吗个B,你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

  4√酷匠网正l版$首G发k

  两个小青年一下气乐了,互相看了一眼,挽着着袖子就向混子走了过去,“我草你吗,老子又说了一遍,咋的?”

  混子二话不说就一脚踹了过去,然后三人就扭打在一起。

  这种场面别说在胜利路,就是整个江城其中任何一个区,都是见怪不怪,加上街上行人又少,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波。

  混子虽然脾气火爆,但是对面是两个人,所以有些吃亏,但是两个小青年并没有停手,把他放倒在地上后,就开始踢他。

  地上的混子吼了一声,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根钢管,一下就敲在其中一个小青年的脚上。

  吃疼的小青年一个趔趄,靠在了尚武的外面的玻璃门上。

  混子顺势站了起来,举起钢管就向小青年的头抽去,这一棍子蓄足了力量,要是被打上肯定得开瓢。

  小青年很明显意识到了,眼疾手快的躲了开,‘啪’的一声,混子这一钢管直接就把尚武的玻璃门砸了个稀烂,另一个反应过来的小青年马上从背后抱住混子,三人又扭打了在一起。

  ‘匡’的一声,玻璃门里面的铁卷门拉了起来,一个平头男子走了出来,见玻璃门被打碎,又看了看扭打在一起的三人,顿时火冒三丈,喝道:“草你吗的,你们几个小逼崽子,打架不知道滚远点,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吗?”

  打红眼的三人,看了一眼平头男子,并不买他的帐,吼道:“去你吗的,滚开,不关你的事。”

  男子愣了一下,随即瞪着眼睛向他们走去,“草,把我们的门打烂了还敢这么嚣张,我看你们是活够了。”

  看着前面闹起来的四人,我眯了眯眼,道:“就现在,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