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楠这么一说,我不免有些浮想联翩,忍不住瞟了她一眼,顿时又浮现出海边的那一抹春光。

  见我发呆,陈楠迷离的眉目带着戏谑,道:“呵,睡一觉而已,发什么呆,快点,我困死了。”

  “哦。”我木讷的应了一声,从她手中接过身份证,扶着她走进酒店。

  尽管前台小姐笑的很甜,但是我接过房卡还是一阵心疼,一间房竟然花了我一半的积蓄,想到陈楠帮了我那么多,明天又要离开江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看到她,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居然还有些伤感。

  陈楠虽然很瘦,可平时穿上高跟鞋比我还高,估计也得有一米七了吧,打开房间把她放到床上后,累得我够呛。

  加上喝了点酒,头有些晕乎乎的,看了眼成大字型躺在床上的她,我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外表看起来很美,可喝醉了也和平时一样,一点都不淑女。

  帮她把杯子盖上后,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借着温黄的灯光吃惊的看了一眼她的身份证,居然比我还大两岁,难怪她平时看起来这么成熟。

  大家都说证件照是最考验一个人颜值的,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看着陈楠那稚气未脱,却显得天真可爱的照片,浅浅的笑容挂着个淡淡的酒窝,配着乖巧的短发,天然如出水芙蓉一般,和现实中完全不像同一个人。

  不知道怎的,我皱了皱眉,她身份证上的照片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可我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

  “舅舅···”床上的陈楠痛苦的挣扎了一下,把被子给踢开。

  看她眼睛还闭着,却把雪白的大腿暴露在了外面,可能是醉眼看人倍觉娇,再加上这么近的距离,我发现她的腿比上次在海边还诱人,咽了一下唾沫,我唯恐自己做出什么禽兽之举,赶紧起身准备给她盖上。

  就在这时,陈楠一下抓住我的手,有些抽泣的呓语道:“舅舅,你为什么要离开?”

  听她说着胡话,我一动不动,用另一只手给她盖上被子,等她安静下来后,才慢慢的把手抽回来,毕竟被她把一只手抱在胸口,就像烤在火上一样难受。

  “吴···昊天?”尽管我的动作很轻,还是惊动了睡得不是很稳的陈楠。

  :。酷5匠网m正版@首发K(

  “你在干嘛?”陈楠醉眼朦胧的看着我。

  我有些心虚的说道:“你把被子踢开了,我帮你盖上。”

  陈楠笑了笑,拉着我的手慢慢的向我的脸靠了过来,说道:“你怎么不上来一起睡呢?”

  她说话的气息带着酒气,伴随着那种女生的香味和温热的感觉穿上我的脸,我立马能感觉自己的耳朵像被融化了一样,甚至一时间忘记回答她。

  看着她迷离的双眼,性感娇红的薄唇,我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也向她靠去。

  正当我喉结滚动的时候,陈楠的头一下低了下去,我赶紧给她拍着后背。

  拿毛巾帮她擦干净嘴后,又把自己的衣服洗了,忙活了大半天,看着熟睡的她,我也逐渐的清醒了过来。

  还好刚才没亲陈楠,她已经喝醉了,不要说让晓川他们知道,就是我也不能原谅自己的趁人之危。

  看着晾在空调边的衣服,我无奈的笑了笑,难道我长得很恶心吗?

  在胡思乱想中,我靠在沙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已经洒了进来,习惯的摸手机看时间,却发现早已没电了。

  站起来一看,床上的陈楠已经不见了,我按了按疼痛的太阳穴,看来以后不能再喝那么多酒了。

  除了身处在这陌生的酒店房间内,仿佛昨晚就像做了一个梦一般。

  当我来到学校的时候,晨读课已经下了,看着陈楠空着的座位,才提醒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一走进教室,晓川便乐呵呵的凑了上来,问道:“天哥,你昨天一个人偷偷的干嘛去了?”

  我把书包放下,有些心虚的装傻道:“你在说啥?”

  晓川笑了笑道:“昨天晚上阿姨给我打电话了,问你在哪儿呢?”

  我愣了一下,昨晚电话没电,居然忘记给我妈说一声了,于是问道:“你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就说你喝了酒在我家睡咯?不过她好像有事叫你回去。”

  我应了一声,给了晓川一个赞许的眼神,他继续追问道:“你昨晚不和我们一起,跑去干嘛了?”

  高俊吊儿郎当坐在座位上,转着笔,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说道:“两眼发黑,精神萎靡,还能干嘛去了?”

  宾阳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淫荡的笑道:“哈哈,我懂,我一直都说天哥是个闷骚,你们不信。”

  “滚蛋。”我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宾阳伸过来拿我灌饼的大手,现在烦着呢。

  而晓川也没好气的说了高俊一句:“现在看见你就烦,话能少点?”

  我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咋的了,高俊昨天不是还带你们去潇洒了吗?怎么今天搞得像他欠你八百块一样?”

  晓川愤愤的说道:“宾阳,你说。”

  “哦,是这样的天哥。”宾阳往我这边靠了靠,坐到我桌上,悄无声息的把我的牛奶顺了过去,说道:“昨晚阿俊说带我们去桑拿那个,你懂的昂?”

  “我不懂。”

  宾阳一脸蒙逼的看着我。

  “好吧,我懂。”

  “恩,当时我们都以为高俊这货是老司机呢。完事儿我们洗完澡后,就等着下一个节目啊,这时候,高俊说让晓川锻炼一下,让他去找经理问问价格,结果···哈哈。”

  “结果啥啊?”我看着笑得快背气的宾阳问道。

  宾阳摆了摆手,笑道:“这煞笔真把经理叫来问了,哈哈,当着大厅那么多人,人家经理直接说了,‘我们这里是正经的地方。’,然后全都看着晓川,最后我们才知道,高俊这货也是第一次去,让晓川探路呢。”

  宾阳说完后,我们全吃惊的看着他,而他的大嗓门使得前后左右的同学全都盯着晓川,晓川立马面红耳赤,向他两扑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