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我操,开鸡毛枪。真干啊?”

  人群顿时惊了,有找掩体的,有爬到地上的,抱头鼠窜,都是社会大哥,你让他拿枪蹦别人,篮子都不带抽抽一下,但要是有人跟他玩命,走的比谁都快,因为在他们开来,谁的命都没有自己命值钱,出点血犯不上。

  “来,给我看看,十几条枪都啥马力,是不是装完铁砂,自己都怕炸膛的玩意”说话的,是从侧面直接插入战场的三人,不出意外,枪也是他们开的。

  乔伟看了沂南一眼,又把枪收回去。

  大飞先是瞪了斯南一眼,然后站到他身边,面对着龙哥一行人,手里拎着五连发,有点鄙视的说道“爷爷离开几年,都有你们画面了?”

  “大飞?”人群中当时有人认出大飞,突然之间意识到事不简单,在三年以前,大飞号称本市第一猛将,与龚强一样,是那人的左膀右臂。

  “呵呵,好像还有人认识我?”大飞冷哼一声,一巴掌糊到龚强脑瓜子上“操,你认识我不?”

  “操,匹夫之勇,再给我一次机会,动根手指都玩死你”龚强在看见大飞的那一刻,就认命了,千算万算当年没抓到大飞。

  “今天的事,是我们私人恩怨,谁要是想掺和一下,先掂量掂量,裤裆里那两颗子弹,能不能射出去”大飞也不搭理宫腔了,对人群喊了一句。

  “都是过气的人了,那个破五连发还装啥犊子啊?”有人子啊人群中说了一句。

  “对,咱们五六十人,他顶多也就十几颗子弹,谁害怕死啊”

  这帮大哥,对蹦不行,但牛逼绝对吹的最响,毕竟站第一排的也不是自己。

  这时,走了一路的我,终于发现人群,我俩跟在白姐身后,七星刀还藏在怀里,自己一点感觉没有,因为我还没从董小姐消失的阴影中走出来,只顾着跟着白姐,脑袋里乱糟糟的。

  黄中心怼了我一下,没吱声。

  我这才有点缓过神,向前看,发现前面已经占了这么多人,并且,枪支随处可见。

  人群像是很敬畏白姐一样,自动分出了一条路。

  “姐?”大飞不可思议的交了出来。

  “他来了么?”白姐语气缓慢,耿直的问道。

  大飞摇摇头,白姐沉默不语。

  “是你?我操,咱还是一伙的”斯南看见我,顿时笑了。

  “傻逼”我小声骂了一句,现在反感任何人笑,尤其是对我笑,我他妈都失恋了,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小龙,忠心?”操,你俩干啥呢,赶紧过来”最先认出来我俩的是天乐,他眼珠子一瞪,挥手叫我俩。

  我无奈的摇摇头,真不是要跟他走向对立面,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站在哪方已经不是我俩可以决定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得站在白姐身后。

  “片还暂停呢,回去一起看哈”黄中心直不楞腾的喊了一句,但是他没看天乐,场上的人也不知道他在跟谁说。

  是的,这些天与天乐吃一块,嫖一起,整急眼了还玩三P,感情已不是一般深厚,但,现在的情况,他也只能跟我站在一起。

  “别说了”龙哥叹了一口气,阻止天乐,他早已看出我与白姐不是一般关系。

  “操,这JB是咋回事啊”天乐有点蒙,低头骂了一句。

  “在哪呢?我听说大哥被劫持了?”阿残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身上还是睡衣,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了一句,手里拎着一把双管猎。

  “你来干啥啊,赶紧回去,生意不做了?”龙哥与阿残关系最好,他是真不愿意让阿残陷入这泥潭,黑脸问了一句。人多,他也不能说的那么明显。

  “没有大哥的昨天,就没有我的今天,金盆洗手,连大哥都忘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当过社会人?”阿残抻脖子问了一句。

  “阿残爹,你闺女咋整啊?”天乐有点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滚你妈的,我烦你!”阿残烦躁的回道,随即看了烟大飞,他也认出来大飞了,舔了下嘴唇子,对龙哥和天乐说道“说实话,这天我早就想到了,一入社会深似海,从平静是路人,我从不混那天,就开始给我闺女攒家产,这些年,就是我挂了,她后半辈子也能衣食无忧,没事!”

  “说啥呢,咱都没事”天乐重重的说了一句“不过,你到底给我攒了多少钱啊?”

  “滚你奶奶腿的”

  这边吵闹还在继续,就听“哗啦哗啦…”三米高的铁网登时穿上来两个黑影,正是罗浩和老大,罗浩的AK47即使在黑暗下,也掩盖不住散光的獠牙。

  “咚咚..”两人跳下。

  罗浩也不注意气氛,小腿内收,微微摇头,嘟囔道“挺好个装逼的环境,裤裆咋还干开了呢,哎~微凉”说完,不可一世的打量着龙哥他们,AK就在肩膀上扛着。

  “刚…”这里最激动的莫过于白姐,当他看见老大的那一刹那,身体彻底颤抖了,眼泪当时流出来,一步上前抱要住老大。

  “刷”老大一回头,牙齿紧咬着嘴唇,手里拳头攥的嘎嘣嘎嘣指向,他对眼前这位女子感情极为复杂,不见面时,天天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可见面,那些狠话又都压在心底,说不出来。

  “大哥!”大飞也跟着激动,叫了出来。

  老大点点头,也没搭理白姐,也不回大飞,走到龚强面前,开口说道“我回来了”这一句,他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声音不大,但他说完全身都是放松的感觉。

  “操!”龚强面如死灰,认命般的闭上眼睛,仅说出一个字。

  老大晃悠了一下脖子,平静的看着对面六七十号人“社会事,社会了,无关人士,滚犊子!”

  “要我说,都是人家里事,咱们外人就别跟着掺和,越整越乱”

  “哎,清官难断家务事啊!刚才我媳妇还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我岳父过大寿,让我赶快回去”

  “你往中央大街那走不,捎我一段?”

  “妥了”

  人,来的快,退的更快,不到一分钟,这帮社会大哥,不是给岳父过大寿,就是岳母出殡,消失无影无踪。

  场中,仅剩龙哥和手持双管猎的天乐,彪哥、乔伟以及他最忠诚的部下,同性恋情侣,手里有一把沙喷子,一把仿五四,沂南独身一身,啥也没有,阿残也拿着双管猎。

  另一边,是扛着AK的罗浩,拿着五连发的大飞、张辉、石超、拿着杀猪刀的斯南、威逼。

  _@酷匠gQ网永久1免费Y看…小说8N

  这中间,是我,我的武器是一把七星刀,黄中心一把开山,白姐一袭青衣,看着老大媚眼如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