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龙哥三人并列做到后排,奔驰属于豪华车,后排设计仅有两座,所以三人感觉很挤“咔”龙哥推开出门,顺手点起一支烟,看着大哥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竟隐隐感觉不安。

  “就这儿啊,大哥,你别吓我”斯南看着眼前黑咕隆咚的家属楼,小腿一顿晃悠“我这辈子别的不怕就怕鬼,这他妈漆黑一片跟鬼楼似的,你别告诉我,现在你都饥渴到这程度了,连鬼都上?”

  “滚犊子,小点声”威逼有点心虚的拉了一把斯南,弯腰蹲在墙角下,指着远处正在吸烟的龙哥“看见那没?开的是什么车,是奔驰,在看他年龄,也就不到三十”

  “不是,你他妈到底要说啥啊!”斯南有点上不来气的问道。

  “至少说明两点,第一,此处有人,第二,里面活寡妇的质量,不必明星差啥,现在连有钱人都好这口”威逼头头是道得回了一句。

  “操,那要是她儿子呢?”斯南瞪眼珠子问道。

  威逼当时就不高兴了“真他妈伤士气,不管咋地,今晚我肯定进去了,你愿意睡桥洞子自己去吧!说完,威逼左右瞄了一眼,见没人,一个健步,双手搭上墙头,直接翻过去。

  “妈的,干了!”斯南骂了一句,也跟着翻进去。

  远处,三号门二楼,龙哥的大哥,正坐在沙发上,屁股仅坐下一般,弯腰轻声说道“王市,这次事谢谢了,您放心,咱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您不会白做,听做市里打算把老城这片建个广场?”

  坐在对面的王市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搭在沙发两边,有点犯愁的说道“是啊,政府要成绩,市民要休闲,上指下派的事…”

  大哥沉默了一下,随即不自然的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说道“我在活了这么多年,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关键时候立场必须坚定,我名下企业年纳税三千万,利润不到一根手指,实话!既然是广场是民心所向,作为本市企业家,应当尽一份力,明天,我让会计打一个数到政府账户”

  “哎呀…”王市嗖一下站起来,与刚才态度明显不一样了,握住大哥的双手“企业家就是企业家,有社会责任感”说着,松开大哥的手,又拍拍大哥的肩膀“今年年底,会有省十大企业家的评选,咱市有一个名额”王市长点到为止。

  “我听领导的”大哥也咧嘴笑了“政府给我荣誉,我为政府忠心”大哥也表了态。

  不知何时,某一个人就可以代表政府。

  “傻逼,你确定这不是鬼楼?我可告诉你,上学时百米跑我可得过第一!”斯南一边上楼,一边在担心,嘴里一直在絮叨。

  “操,有鬼你先跑行不,我断后!磨磨唧唧跟娘们似的呢”威逼烦躁的回道。

  这时,“哒哒哒…”大哥快步下楼。

  命运总是如此强悍,他冥冥中注定了某件事要发生,想逃都逃不掉。

  大哥与斯南二人擦身而过。

  Z酷匠3网r唯一o.正☆(版=.,|其1他“3都2z是盗版

  “哎哎…”威逼怼了斯南一下,小声说道“看见没?现在道上大哥都好这口了,这就叫媳妇永远是领导的好啊!”

  “就他还黑道大哥呢?”斯南瞪眼珠子问道,因为与他擦肩而过这人,一身西装打领带,戴个金丝边眼睛,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操,没听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崴么?”威逼有点开始鄙视斯南了“也对,你在山上带了那么些年,不看报纸不看电视啥的,当然不能认识,野马滩听过没?他名下的,还有几个歌厅,酒吧啥的,反正咱市的娱乐场所都有他的影子”

  “那挺牛”斯南也跟着感慨了一句,随即有点好奇的问道“他啥时候起来的,我咋没听过呢?”

  “有几年了,对,就你哥折那时候,后来就是他了!龚强,这些年他名可响了”威逼像是突然想起他的名一样。

  “你说啥,他叫龚强!没认错?”斯南脸色突然不好了。

  “我做梦都操,肯定准了!”威逼点头答道。

  “操”斯南咬牙骂了一句,随即抽出他那从不离身的杀猪刀,三步并作两步,快步下楼。

  “你干啥啊?”威逼感觉莫名其妙,也跟着下去。

  “刷刷刷..”才是二楼,斯南两步走出楼道,远处,龚强正背手行走,一脸春风得意,赛翁是马焉知非福,进局子几天,搭上王市这艘快船,人生怎一个爽字了得!

  忽明忽暗的灯光根本应不清斯南的脸,仅用几秒钟,就跑到龚强身边,左手搭住龚强肩膀,右手杀猪刀顶在腰间。

  “刷”龚强感觉到异样,侧脸一看,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小娃娃,在低头一瞧,杀猪刀在月光下反射着凄惨白光,但是,他并没害怕,这些年要整他的人太多了,他自己也不相信栽在一个这样的人手里,看着浑身破破烂烂的斯南,笑了,说道“你这是缺钱了?来,说个数我听听,只要不过分,我保你走出这个院”

  “说你麻痹,我来是要你命的,走吧,咱们谈谈”说着,斯南手上一用力,杀猪刀异常锋利,仅这一下,就已入肉半分,鲜血顺着龚强腚沟子向下淌,裤兜里湿一片。

  “操,来真的?我是龚强!”龚强开始报号了,又说道“小兄弟在哪里混的?缺钱还是差事你吱声,咱都能办?”

  “办你爹篮子,快走”斯南舔了下嘴唇子,搂着龚强肩膀,向后门走。

  多年的经验告诉龚强,这人绝对不是奔钱来的,极有可能是外地流窜过来的亡命徒,最次也是个绑架,想到这,他心里有点小慌,知道在不挣扎,走出这个小区之后,自己活命的机会将会无限减少。

  “哗啦”龚强猛地一摔斯南,也没管腰间的伤,尥蹶子开跑。

  “卡茨”二十几岁的斯南正处于极度亢奋,脑袋反应相当快,在龚强挣脱的一瞬间,挥起杀猪刀,直接怼到龚强肩膀上。

  “操”斯南劲太大,龚强只是咬牙骂了一句,然后踉跄两步,摔倒在地。

  “靠,一个血肉之躯,硬跟我俩玩超级赛亚人是不?我就问你,怼你一下出血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