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直接躺在床上,也不愿意起来,与董小姐生气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我现在这模样确实没脸见人。

  心中思考着如何帮白姐找到照片中的那个男子,随即,再次拿出手机,总是感觉在哪里见过他,可又想不起来。白姐说,这件事知道的越少越好,所以找小新,让他问问就变得不现实。更何况,这个人是干什么,经常出没的场所,一概不知。

  一种茫然,无从下手的感觉油然而生。

  “老娘们没一个是省油灯!”我撅嘴骂了一句,随即起身,走到电脑旁,开机,这玩意都快小半个月没碰了。

  既然现实生活不好,我必须在虚拟世界中重振雄风,打开游戏。

  “滴滴~你是不是个老爷们!你出来,咱俩SOLO,老娘打的你连妈都不认识!”刚一上线,一大串消息发过来。

  我眉头一皱,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有点烦躁,并没回她消息,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君子,但也不屑于与女人逗嘴,开始匹配对手。

  “你上线了?”没等五秒,消息再次弹出来,这次不是以前的,而是现在刚发过来。原来她刚才一直隐身状态。

  “朋友,没完了是不?招惹你我错了,跟你说声对不起,咱互相拉黑,以后谁也不认识谁!”我手指飞快,迅速回过去。

  “等等!”游戏那头,还是那个女孩子,还是那间房,可房间里的设施一切都变了,在电脑旁拉出一道横杆,横杆末端安装了个麦克风,凳子,也变成了主播必备的高靠背椅子,只不过,没有摄像头,又敲出一个字“哥?”

  《最新#章节√上9酷*匠网Qt

  “别,我还未成年”我回道。

  “哦,那行,嘻嘻”女孩子相当俏皮的回道“哎呀,怎么说你也是个男人,心眼咋这么小呢?以前的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行不,对不起,别生气了啦…”

  我擦,这是神马情况?女孩发过来的文字,给我弄得一愣,心情逐渐好了一点,没吃早餐的肚子在咕噜乱叫,扫一眼,房间内真没有可以放嘴里的东西,又拿起一支烟。

  “怎么了?还生气,不原谅我啊?”女孩撅嘴回道,她把双脚放在凳子上,双手抱着膝盖,有点需要保护的模样。

  “没,只不过…事出反常必有妖,有什么事,说吧!”

  “没什么事啊,就是前几天看本书,上面写: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我就想,虽然我们是打游戏认识,但也没必要弄得一上线就吵,不如交个朋友,对大家都好?”女孩眼睛一撇,很得意的笑起来,像是她把我怎么地了似的。

  “你确定没事?我告诉你,我是个有节操的人,别指望对我提生理之类的要求!”我把烟头放进烟灰缸里,然后回道。

  “…..”先是打了一片顿号,又继续说“真没事,咱俩别说了,我带你上分!”

  我与她双排,玩了一把,毫无疑问的狂虐对面,即使我的战绩不尽人意。打完游戏,我给她发了一排大拇指。

  她没回,继续第二把,第三把,一直玩了五把,我成功升到青铜四。

  “不好意思,我不能玩了,我得回一区玩大号,直播,你要是想学技术也可以来看哦”

  “必须的”我有点美蒙了的回道,毕竟青铜五段位已经不能满足我的野心。

  “好的,到时候叫你朋友一起来看哈”女孩回完,直接下号,随即长出一口气,拍拍胸脯,嘴里嘟囔道“憋屈死老娘了,做个广告真费劲,带这个彩笔玩一下午….”

  看到最后一条,我终于反应过来,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啊!可是,人家已经付出了,再不去捧场,未免太不仁义,大老爷们吐口唾沫,都是个钉。

  按照她说的地址,在网上搜到,然后输入房间号,进入。

  现在已经能听见她说话,也能看见她电脑画面,但游戏,还没开始,刚上号。有个形容声音好听的词,叫天籁之音,意思是说,从天上传下来的声音,更有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可对于她我想用靡靡之音,这个贬义词来形容,因为她的声音很有磁性,很空灵,听起来更有点不现实,若有若无一般,简而言之:容易上瘾。

  不过,她作为一位新主播,还不漏脸,所以直播间内,只有几十位游客。

  弹幕处,有人说:能不能JB快点了,就等听你声撸一发呢!

  还有人说:没素质的滚,我是黑客,在BB封你ID。

  更有人说:大帝再此,我要号召凹凸曼人肉你们…

  反正都是在虚拟世界,吹牛逼不用上税,也不犯法,最主要华夏还这么大,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如果要是棒子国,打车,一个起步价,从这头走到那头,想吹装逼也不行啊,真挨干。

  我看着他们对话,只是呵呵一笑,无聊的看着她玩游戏,打发时间。

  突然,一条弹幕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贴吧两千万兄弟,每人一口唾沫,还淹不死你?”

  “这脑瓜子,咋跟让狗亲了似的呢”我一拍脑门,随即,拔出数据线,把手机连到电脑上,导入白姐给我发的照片,简单处理下,把白姐减掉,又把相片做成黑白,然后模糊处理。

  点开本市论坛,把照片发了上去,标题上写道“猜猜这是谁,答对有礼品哦…”白姐说,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我现在这么做,除我之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确切答案,还有礼品做引子,虽然没人知道真假,但国人,不就喜欢凑个热闹,占个便宜么。

  这是一招,也不能完全指着,有位伟人说过,要两条腿走路,才不会瘸。

  下午,失联几天的黄中心终于归来,进门直接躺在沙发上,眼眶子乌黑一片,小腹腰子处明显有两个凹陷,最搞笑的是:手指头,看上去都没少挨蹂躏,胖了不止一圈,这其中包括大拇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