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飞在二手贩子那,花一万二买的六手捷达,卡茨卡茨的行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基本上除了喇叭不响,其他地方全响,偶尔还能看出前机箱盖子上冒出一阵黑烟。

  斯南一紧张,还给玻璃上面的扶手给拽下来了,斯南小腿直颤抖的盯着前方“哥,咱这破JB玩意,就别当兰博基尼练漂移了呗?我是真害怕,在里面呆了三年半我活的好好的,别一出来给我干残疾,我才二十多,还没有小三呢…”

  “消B停坐着,我发现你在里面呆几年,给嘴还练出来了呢?”说着,大飞伸手就要拍斯南脑袋。

  “别碰我!停车!”斯南吓得嗷一声喊出来,惊恐的说道“快点滴,我高低在回去练几年胆,跟你真整不起…”

  “操…”大飞咒骂一声。

  “哥,真不是我胆小,你信不信,我就拿这个把手,能把门口那俩那冲锋的武警全干倒!”斯南十分激动“但他妈跟你真整不起…”

  一小时后,又是在碧海蓝天,大飞把石超张辉支开,独自与斯南坐在一起,两人一丝不挂,坦诚相见…

  “哥,你咋回来了呢?”斯南罕见的认真说道。

  “呵呵,主要是接你出狱,就这么一个弟弟…”

  “别跟我扯!你身上挂的A级通缉,说来回走就走的?二百米的道得换八辆车,到底啥事,快点说!”斯南略显激动,但声音不大,其他人听不见,毕竟是公共场合。

  “….”大飞低头沉默,随即吸了一口气“真没事!”

  “是不是因为我嫂子?”斯南脸色阴沉的问道。

  “跟她没关系,断了就断了,女人而已,行了,别瞎想了”大飞一拍斯南肩膀,随即站起来“过段时间我就走,给你扔点钱,自己看干点啥买卖,好好过,像个人似的…”

  “妈的…”斯南也跟着站起来,把挂在脖子上的毛巾一下拿下来,有点暴躁“这么跟你说,在号里,我手要不好使,晚上得撅屁股码成一排,选哪个还得看我心情,他们怕的是什么?谁JB拿钱能让七尺男儿卖屁眼子?”

  “人间正道是沧桑…”大飞沉重回道。

  “啥道是沧桑我不懂,我斯南这辈子就信奉一个原则:说话,得跪着,办事,得趴着,装逼,得能活着!”

  更新}x最3快上l◎酷匠v!网*

  另一边,旅店内大框基本建成,我正与阿残交谈精装修具体细节,村里的工人,我已经给送上车,并亲自买票,虽然钱不多,但是我的心意,而黄中心连面都没敢漏,他怕站着去,撅着回来,领头的在上车时,一把握住我的手,咬着嘴唇子,异常艰难的说道“子龙,要不是认识,这活说什么我都不干,因为这活不光伤身体,还伤生理啊…行了,这辈子不联系,赶紧把我电话删除”

  害的我回去洗好几遍手,总他妈感觉手上有不明生物在跳动,弄得我心里贼拉刺挠。

  “你这是干啥呢?你家水不花钱来的啊,刷刷的,一上午了,就没停过”阿残抱着肩膀,胳膊上夹个小包,事基本没谈上,就看我在这洗手了。

  “阿残爹,现在不都讲究,从娃娃抓起么,我寻思我先养成习惯,然后教我未来的媳妇啊…”我龇牙回道。

  “滚滚滚…我告诉你啊,在拿我闺女开玩笑,真跟你急!”阿残黑脸喊道。

  “那行,这次装修你多要点,就当我拿的彩礼了!”

  “卧槽你大爷,还有你这么做生意的?”阿残抻着脖子,眼珠子瞪的挺大“你说我这他妈是多要,还是少要啊!”

  “看是不是彩礼呗!”我擦手回道。

  “这他妈的….这单生意又赔了”阿残相当懊恼。

  我洗完手之后,简单与阿残敲定下装修细节,比如墙面也不用太好,贴上墙纸就行,地面上镶瓷砖,卫生间马桶只要不磨屁股就行…而阿残是铁了心不把闺女许配给我,包括工人、材料一共就要一万八千块钱,工期为十天,我也不用来现场,活包我满意。

  白姐已经很多天没去双鱼网咖,一直蜷缩在自己家沙发上,亚麻布窗帘把阳光阻隔在外面,房间内乌黑一片,白姐眼睛里布满血丝,呆滞的望着天花板,沙发角、地板上、茶几上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酒瓶子。头发乱糟糟跟个精神病人一样,如果不是咽喉会动几下,那么一万个人看,都会说是植物人。

  白姐伸手拿起茶几上的高脚杯,里面还有半杯红酒,嘴里吟诵着李清照的《点绛唇_闺思》“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青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哀草,望断归来路”

  说着,她头也没动一下,把高脚杯送入口边,血红色的液体,流入白姐口腔,嘴角,一缕红酒流出,顺着她脸颊,向下,划过高傲白皙的脖颈,不停留,直接进入白姐上身之中,这么一看,真丝睡衣,依然被打湿….怎一个愁字了得!

  白姐放下酒杯,再次伸手向茶几一划拉“呼啦啦..”空瓶子被划倒一片,一瓶酒都没有,白姐眼睛微闭,眼角一滴泪水流下,手再向侧面一碰“啪啪~”白姐用无力的手,拍打两下,转头一看,正是手机。

  “喂、喂…”我在电话另一边喊道,把电话拿下来,看了两遍,确认还在通话中“白姐?你咋地了?说话啊!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呗..”

  白姐眉头微微一皱,听着电话里我的咆哮,鬼使神差的报出地址,她自己都感觉到莫名其妙。

  “喂喂?还有啥?我用不用提前吃点药啥的!”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搞得我十分莫名其妙,这是要干啥啊?就说出个地址,明显让我去。

  我低下头,看看手指头,拨动两下,感觉频率不怎么够,又舔了舔嘴唇子…

  三十分钟后,我来到白姐报出的地址,很巧的是对面居然有家药店,犹豫好半天,最后还是理性战胜感性,没进去。

  没办法咱活好,就是任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