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行了,都散了吧!”黄中心挥着大手,轰散人群。

  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最理想状态,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思,自然是能看到我们血刺呼啦的挠一顿,才好。

  “叔,谢了哈”我从兜里拿出烟,给每人分了一只,并且帮黄父点燃。

  “你这是说啥呢,以后在这么说我可生气啊”黄父伸手拍拍我的肩膀,随即老不正经的用眼睛瞟这董小姐,趴在我耳边小声问道“这姑娘是谁啊?要说这模样我还真挺满意,你要不?不行让她给我当儿媳妇得了?”

  “…..”我一阵无语。

  黄父几人暂时在这住下,其实没打算有妇女这个话题,只不过正好赶到这了,原本是让他们帮装修下旅店,虽然他们水平跟正规装修公司比不了,但能在这几天就好…

  ……

  晚八点,太阳刚落山不久,地平线上还能看出残阳不愿离去而勾勒出的火烧云,惨红一片。

  某小区门口,三人站在保安亭旁边,低声交谈,这是一所高档小区,分前门和后门,前门是走人,进小区必须刷门卡,所以根本没有进去的可能。后门主要是走车,车可以开到地下车库,再从车库直接坐电梯。

  “大哥,这小区养了不少小三啊,你看车开的,百万以上基本都娘们,模样真他妈俊俏”石超舔着嘴唇子,组织自己语言,用他小学二年级学的词语,赞美一句。

  “小点声,别说话”大哥眉头一皱,回了一句。他略显激动,但不紧张,眼睛一直瞄着保安亭里的保安,寻找机会进去。

  他们这种人,干的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买卖,都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生活,谈不上谁怕谁,但很有纪律,大哥发话,石超不在说话。

  大哥对张辉使个眼色,张辉点头,随后装作喝多模样,一步三晃的向门口走去。

  “哎哎,说你呢!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咔咔就往里闯”张辉已经走进去十米左右,才被保安拦住,很不善的说道“去,赶紧滚蛋”

  “跟谁说话呢?我告诉你啊,我可喝酒了,捡起砖头子就往你脑袋上糊”张辉微闭着眼睛,有点不讲理的说道。

  “咋地!你还要干我!”保安向后一退,伸手拿起腰间的橡胶警棍,指着张辉“谁也不怕谁,你要是干我,我肯定得反抗,先不说你能不能干过我,你要是动手,肯定得蹲半个月,我还能得奖金!”

  “吓唬我?”张辉突然瞪眼问道,身体站直,眼睛一直在地上寻找,看着架势就是要找点武器,来场轰轰烈烈的撕逼。

  保安神色一红,立即拿起对讲机“队长,队长!我这里是后门,有人硬闯…”他一边说着,一边挥舞警棍向后退。

  “刷!”张辉听到这话,尥蹶子开跑,根本没有刚才那副气势。

  跑回之后,没等大哥问话,张辉轻轻说道“素质一般,能力一般,脑袋一般!”

  大哥点点头,随后回头对石超说道“东西拿好,随时准备!”

  两小时之后,进入的车辆逐渐减少,刚才那位保安也无所事事,低头玩着手机,门岗处的灯光也不像刚才那么明亮。

  大哥见机会到了,对二人摆摆手,毛腰蹲在保安亭外面,心里默默查三个数“刷刷刷“只见三道极快的黑影,穿入绿化带当中。

  三人进入之后,从绿化带里一直小心翼翼的穿梭,绕到楼前,才站直身体,跟没事人一样,走出阴暗处。

  顺着楼梯来到七楼。

  “咚咚咚…”石超一手摁住猫眼,一手敲门,说不紧张也不可能,张辉一手紧紧插在怀里,喉结在不停蠕动,看上去像极了行走在沙漠中,干渴的人。

  “谁啊!”屋里女人柔弱的声音。

  石超没说话,还在敲门,速度不紧不慢。有句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问话女人明显很单纯,只是简单问了一句,并没想更多,“咔”的一下把门打开。

  “鼓动!”门刚开一条缝,石超伸手进去,把门拽开,接着一手捂住女孩的嘴,另一只手挥拳,奔她头上打去,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直接打倒在地。

  张辉二人快速进入,把怀里的手抽出来,而他手里出现的赫然是一把五连发,他比石超做的更狠,枪托对女人后脑,重重锤下去,女孩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宝贝,谁啊?”这时传出一声问话,一位四五十岁的男人,从卧室走出来,光着上身,下身围着穿白色毛毯,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显然刚才是在洗澡。

  当他看见几人,明显一愣,脸色突然变得惨白,眼珠子一紧,都没看一眼女人,转身跑进卧室,把门锁上。

  大哥咒骂一句,快步跑过去,还剩两步距离时高高跃起,对着门,就是一脚。还算不错的门,剧烈晃悠,但没开。

  “速度,赶紧解决了!”大哥说道。

  张辉闻言,拿起茶几上矿泉水瓶子,套在五连发上“嘭”毫不犹豫的开枪,被矿泉水瓶阻碍的音波,并没引起多大响声,只是一声沉闷的响。

  “哗啦..”木屑蹦的到处都是,青铜的门锁也被打的残废,石超紧接着补了一脚,门顿时被踢开。

  只间,屋里中年男人,已经浑身颤抖,下身的毛毯也不知那里去,不算浓密的头发已被汗水打湿,一手正拿着电话,可事就发生在短短十几秒,电话还没打通。他颤颤巍巍的说道“大飞,你听我说,当年那件事我没参与,我敢对天发誓,我有钱,都在这,都给你,给我一条活路就行”

  他已经被吓破胆了,说话语无伦次。

  “呵呵…”大飞阴冷的盯着他,揉着脸蛋子说道“这个场合,不让你整两句对话,是不给你面子,可让你BB两句,我心烦”

  “大飞,不,飞哥,飞爷!钱都给你,让我活就行!”

  大飞伸出手指,说道“我回来就两个目的,一是拿你的钱,二是干你的人!”随即对张辉一摆手“杀!”

  *看L"正H版章c'节上酷w%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