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沙子一下破开。

  这绝不是董小姐给她拉出来的,而是她自己出来。在男人眼里,董小姐这张脸是倾国倾城,可在女人眼里,尤其是她这种老公跟人跑了的人眼里,就是可气,可恨!

  躺在沙子里的她,内心一下子怒火中烧,自己靠双腿蹬破沙子。

  “蹬蹬..”失去重心的董小姐向后倒退两步,我见机,紧忙上前伸手扶董小姐。后背直接仰到我怀里,这时没有过多想法,帮她稳住身体。

  “老娘今天挠死你!”说话间,她站起来,张牙舞爪的要过来,身上的全是沙子,一走还向下掉“让你就知道勾引男人,脸给你挠花了!

  “咕咚…”登时穿出来一脚,把她踹倒在地,是黄中心。

  黄中心一下挡到身前,凌乱的长发让人看出处深浅。这就是我愿意跟他共事之处,知道什么时候该上,知道什么时候往后靠。旅店开起来,老板肯定是我,如果这脚我踹,会让人在背后嚼舌头“就他那气度,还当老板呢,连女人都打!”

  可黄中心不同,至少他给外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办事的,谁能说他?就是说,黄中心回他一句“我就踢了,也不是你妈,你能咋的?”是的,谁还能说什么。

  “哎呀…大家快来看看,他们打女人了,打女人了,不要脸了!”她瘫坐在地上,哭唧尿嚎的喊道。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抓起地上的沙子,向这边洒。

  “一下也是打,两下也是干,你那B爪子再敢抬起来一下,给你插B里!”黄中心猛然抬头,向狼一样盯着妇女,阴冷的说道。

  妇女一愣,看着黄忠看她的眼神,有点怕了,倒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她知道,对面这人真不惯着她,真揍。抓起沙子的手,不自觉的放下去,哭喊道“没天理了,现在小孩打人都没人管,你们赶紧拿手机录下来,传网上去…”一边说着,一边躺在在地上打滚。

  顺心旅店正对面,一家名叫刘哥旅店的吧台内,坐着两位中年男人,手里清朝十二帝的扇子异常明显,这人正是刘瘸子,他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拿着劣质紫砂壶“滋遛滋遛”的喝着茶水。

  “刘哥,您这招高啊,说不定真能闹出个结果”这人眼睛盯着我们这里,谄媚的对刘哥说道。

  “怎么说也在道上混了几十年,大招都不放,就这一套小组合拳都能给他干蒙圈了,让他不要不要的”刘瘸子悠然自得的说着。

  “那是,您在道上混的时候,他们还撒尿和泥玩呢”这人撅嘴答道。

  “呵呵…”刘瘸子笑了笑说道“不过老王办事太不讲究,竟然兑给两个娃娃,整出这么多麻烦…”

  此时距离我们上楼已经过四十几分钟,即使以我的体力,在太阳的曝晒下也有点吃不消,可看热闹的人群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还都有点兴奋的感觉,不得不感叹国人对闲事的喜爱程度。

  看R。正u版_4章节上$2酷P\匠网`,

  “还不还我…还不还我..”妇女躺在地上,一遍一遍重复这句话,声音已经小很多,身上出的汗水,与沙子混成一片,满身都是泥,看上去跟要饭的一样,模样极其狼狈。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立刻起身,回家,以后不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第二继续在这躺着,不过有什么后果我可不敢保证”我感觉时间差不多,走过去,蹲在蹲在地上,对她说道。

  “你威胁我?”妇女瞪着大眼珠反问道,随即一转身,背对着我“我告诉你,小兔崽你,今天你怎么威胁我也不管用,租赁合同我从二十几岁就开始看,这地是公共区域,不属于任何一家,我愿意怎么躺就怎么躺,警察来都对我没办法!等会我打电话让人把行李拿来,以后我就吃在这、住在这”

  “呵呵,行!”我重重的说道。

  这时,就听一阵极为刺耳的声音,金属摩擦着地面“滋拉滋拉”让人一阵心烦。人群中渐渐分出一条道,就看几位身穿八十年代陆军迷彩服的中年,他们手拿铁锹,洋镐、抹子等物品,头上戴着安全帽,安全帽上一个大大的“拆”字。

  不得不说,这个字出现的不合时宜,但是在源远流长中华文化中,它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很是狰狞!

  “哈哈,大侄子,咱们又见面了,可想死我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黄父!刚看见我,就用他粗狂的嗓音迎过来。

  他什么也没拿,原本让黄中心给黄父打电话,在村里找几个会砌墙的人过来就行,没想到他亲自带队过来了。

  “叔,是这样的…”我迎过去,把情况简单说一下。

  黄父刚开始有点复杂,看了看地上的妇女,可一会儿就释然了,拍拍我肩膀,说道“明白了,大侄子,看我的!”然后转过身一挥手,对几人说道“兄弟们,和泥,砌墙!”

  “好嘞”几人答应一声,分工相当明确,有人拎出水泥,有人在放水,有人在弄沙子,这一切就在妇女旁边进行。

  “你们要干啥?我告诉你,咋弄我今天都不会走的!”妇女稍微有点突突的说了一句。

  可是,没人回答她,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大约十分钟之后,准备工作完毕。

  “兄弟们,开整!”黄父招呼一句。

  “咔蹬…..库擦…”一层砖在妇女前面二十厘米处码起。

  “咔蹬…..库擦…”第二层码起。

  …….这种墙不用地基,不用加固,就是简简单单的四寸,一个成手瓦工可以再一天之内码出一百米高,还是保守估计。转眼间,妇女四周就被围起半米高。

  “你要干啥,这是变相杀人知道不!”妇女有点急了,看着一圈一圈起来的高墙,有点慌,急头白脸的喊道。

  依旧没人回答。

  “扑棱!”妇女受不了了,当时站起来,瞪着大眼珠子喊道“给我住手!都住手!”

  可是,没人搭理她。

  “哗~”妇女一急,登时推到对面一面墙。

  “刷!”我猛然回道,伸手指着妇,说道“地方你能呆,墙我就能盖,今天给你B脸,明天你就能上房,我现在给你B脸,就想试试你能不能上墙!”

  “你是个疯子!”妇女抻脖子喊道。

  “呵呵,自有后人评说!”

  “蹬蹬…”是的,她跑了,跑的异常干脆,仅带走一身沙子,一腔怨气,甚至脸面都没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