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事大厅里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其他人不过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族长,此事副军统虽然做得有些偏激,但是也是为了羽家着想……不如,少族长和副军统各让一步,就让这件事过去吧。”

  羽无双终于肯开口了,可能是受不了其他长老给他的压力了吧。

  “各让一步?怎么个让法?”

  “呃……不如就先开仓救灾,然后……”

  “不可!我们羽家的存粮本来就不够,还拿什么来救灾!”

  羽华根本没有听羽无双把话说完就把他的话给打断了。

  “反正明年,四大家族的管理区会再换一次,这里的麻烦就让之后的家族来收拾吧。”

  “什么?等明年其他家族来处理?恐怕到时候洛河县就没有活人了!”

  “生死有命,怨不得谁!为了羽家,牺牲他们这些人也算不得什么。”

  “你!”

  我有些急怒攻心,但是更多的是独木难支的无奈。我环顾四周,这些人还是跟刚才一样,保持着沉默。

  “那好……那依羽华军统看,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时间过了,这件事慢慢就会自己解决的……”

  羽华很是得意,毕竟在他看起来我已经开始示弱了。

  “如果这件事情没有解决,反而恶化了呢?”

  我沉着脸盯着羽华!

  “如果出了差错,后果由我羽华一力承担!”

  “好好……很好……”

  我慢慢站起来,看了看在座的这些人,眼里抹过一道狠色。

  “既然在座的各位都认为羽华军统说得在理。我也就不再无理取闹了。从此以后,这件事无论结果怎样,我都不会再插手。”

  我留下断言,无视众人,径直走出了光武殿。

  那羽无双是唯一一个追着我出来的人,一路上他不断地劝我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太过意气用事。但是我不明白,这算什么意气用事?这是一个只要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人性的人都会干的事。

  我根本没有搭理他,他倒是锲而不舍,一直随着我回到了无极殿。

  “爹?”

  迎面走过来的是羽双虞这丫头。这么晚了,她还在无极殿干嘛?

  “双虞,这么晚了,你这这里干什么?”

  “我……我找羽之哥哥有事……”

  “这样啊。那刚刚好,你过来一下,父亲跟你说些事。”

  我见他们两父女在说着悄悄话,我也没兴趣继续留在这门外,就一个人进了无极殿。现在已经很晚了,冬儿不在书房,应该是陪小玲妹妹睡去了。

  我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对着天花板在发呆。到底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突然,书房的门被推开。这么没礼貌的举动,不用猜也知道是羽双虞。

  “喂!”

  “干嘛?我现在烦着呢?没看陪你玩。”

  “谁要你陪我玩啦?我是来找你说正事的。”

  羽双虞慢慢走过来,挨着我就坐了下来。

  “神神秘秘的,到底想干嘛啊你?”

  “我听爹说,你跟……”

  “对,我跟二伯他们撕起来了,还撕输了……”

  “哎!你怎么……”

  羽双虞激动地把手都举了起来,咬咬牙又收了回去。

  “你怎么敢这样!平时一直让我低调小心一些,你自己呢?冬儿妹妹那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替那些破坏羽家法纪的人跟二伯闹起来。你……”

  “我怎么了?你也认为我错了吗?”

  我没好气地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羽双虞。

  “干嘛!对我发什么脾气啊!明明就是你错了!”

  “我错了?我只是想救人而已!我错在哪里了?”

  真是够了,这些人都是有毛病的!我一气之下就站了起来,不理会羽双虞就要离开。

  “又想跑?你给我等一下!”

  羽双虞一个箭步追上来,一把扯住了我。

  “你到底想怎样?”

  “你把话说清楚!你自己要胡闹,别把我们所有人搭上去!”

  羽双虞也动怒了,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臂,都快让我的左手失去知觉了。

  “我胡闹?哼……这件事因谁而起你不知道吗?难道还是我求你们让我来当这族长的吗?”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事情你居然答应了下来,就应该把它做好。”

  “我在做啊!但是有些事情我做不来!要我为了迎合你家这些虎狼之辈而去残害无辜,我做不来!”

  我的眼眶有些酸胀,我根本没有想过,她居然会跟我说这些。

  “他们才不是无辜,他们坏了羽家规矩,他们就该死!”

  我才发现,或许我一开始就想错了。羽双虞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羽之,因为她也是像他一样的人,我的想法不过是我对她任性的一厢情愿而已。

  “那你不如把我先杀了,我坏的坏的规矩比他们多了去了,而且,以后我还会坏更多规矩。”

  我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羽双虞,一把挣开她的手,直接就出了门。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那里不是我的房间吗?我出来干嘛?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回去啊?

  正当我踌躇之际,羽双虞也打开门出来了。

  她眼角里有泪痕,看来刚刚是在房间里哭过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羽双虞走到我跟前,略带着哭腔,眼神空虚。

  “但是除了羽之哥哥,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你为什么老是要这么折磨我?”

  我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我跟她永远不是同一种人。

  “我哪里在折磨你啊。是你在折磨我……”

  我走上前,轻轻地替她抚去了眼角的泪水。

  酷匠v网$唯3一?正#版,B其L◇他都是盗z.版

  “我跟你实在是太不同了。曾几何时,我还一直想方设法想要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呢。”

  “哼!就你那些无耻下流的方法……”

  羽双虞微微别开了脸,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我的手。

  “谁让我不是你的羽之哥哥,谁让我只会这些……”

  “你是你,他是他。之前那次,我说得有些过火了……不过谁让你老是惹我生气。”

  “你说的是事实。今天的事,如果让羽之来处理,恐怕就没有这些麻烦事了……”

  “我知道你不想跟着羽之哥哥的脚步,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就不能稍微退让一步吗?”

  羽双虞抬起头看着我,眼泪又开始在她的眼睛里打转。

  “我不能退,我退了,那洛河县的万千灾民怎么办?”

  “他们不过是……”

  我伸出手捂住了羽双虞的嘴巴,我不想听见这句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我不想让自己最后的一丝幻想也就此湮灭。

  “双虞,你知道吗?我还没有遇到你们的时候,我其实挺敬仰你们隐世家族的人的。你看你们多厉害,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子都能打赢我……这样看来,我真是没用。”

  我把手往上抬,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寸寸青丝,她是多么完美的一个人啊。

  “你说,要是我没有羽之的这张脸,要是今天我就是活在洛河县的其中一个人,你还会如此绝情吗?况且,事实上,我连洛河县的人都比不上,我还凭什么能用他们这么多人小身家性命来换取我的苟延残喘。”

  “我……我,我,没有……”

  羽双虞的眼泪突然像缺堤一样涌出来,她手足无措地,只能紧紧地扯住我的衣服。

  我顺着心意,自然而然地把她拥入怀中,她没有抗拒,而是把脸埋在我的胸口,号啕大哭了起来。

  “你要是觉得我会破坏羽之的计划,或者担心我会连累了你,不如现在把我杀了吧。这是我给你的另外一个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