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玲来了无极殿,羽双虞也是三天两头就往我这跑,再添上一个丫鬟冬儿,我这无极殿也是慢慢就热闹了起来。羽家里面也有不少小孩子,既然他们的孩子王都跑到我这了,他们也整天地往我这里跑,幸好双虞和冬儿都很喜欢小孩子,这日子过得倒也是和谐愉快。

  至于工作方面,虽然之前堆积下来了不少事情,但好在有羽无双这个识门识路的人在,而且我做的大部分决定都是广言纳谏之后才做的,这倒也让那些长老对我更加满意了。

  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我开始觉得,这里的日子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熬嘛~忽然,羽华的声音把我从悠闲自得的神游中惊醒!哎呀呀,现在还是议事的时间呢,我怎么就分神了。

  “少族长,现在族里的大小事务基本上都稳定安排下来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举行族长继任仪式,让少族长正式继任羽家第四十八任族长了。”

  “继任仪式啊~也是,不过现在族里的状况也不是很好,不如就一切从简吧。”

  我被这突然的仪式吓了一跳。毕竟在这种仪式上,我无疑要面对来自各个家族,各派各门的前辈后辈,这对于我这个假货来说,绝对是一个劫难啊!

  “哎!族长的继任仪式怎么可以从简呢!其他家族那些孙子一直认为我羽家穷酸,我们这样不就更加落人口舌了吗?”

  对于我的建议,羽力第一个就投了反对票。

  “少族长,大统军说得有道理。这些日子以来,我们羽家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现在正是需要振奋人心的时候,所以我认为这仪典不仅仅要办好,还要办得比以往更好,更盛大!”

  连羽无双都这么说了~我看了看这群人,好像都对这次的继任仪式充满热情的样子,我此时也不好再泼冷水,只能也随着他们的意,答应了下来,让羽无双来操办仪典的事务。

  “那……不知道在座各位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就……”

  “少族长等一下,老夫还有一事禀报。”

  站起来说话的是一个我不太认识的长老,听说他是一个脾气很怪的老头,特立独行的,也没什么人跟他有特别近的联系。我看他那仙风道骨,不卑不亢的样子,觉得应该是这些长老中最硬的一块骨头了。

  “程长老,有话直说。”

  “洛河县今年的贡粮已经拖了半月,我们几次派人催促都无功而返,所以此事还请少族长定夺。”

  贡粮啊!这地主模式还真是让我觉得不爽,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土皇帝一样。

  酷6匠Il网唯+一rk正Gn版M,c其h他都是☆U盗Ab版vC

  “一个小小的洛河县的贡粮问题,你还要麻烦少族长,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羽华戏谑地笑了笑,看来这两人关系不太和谐啊……

  “既然程长老连这点事都做不了,那就让晚辈来试试吧,我倒是想看看,什么人敢在羽家的地盘上坏我羽家法纪!”

  “呃……那贡粮的事就劳烦二伯了。不过现在还是多事之秋,这些还是要低调行事。”

  “谨遵少族长吩咐。”

  羽华得意地向着程长老打了个眼色,那程长老叹了一口气,都没向我请退就独自离开了……

  什么意思啊?算了算了,现在还有个更大的麻烦呢。继任仪式吗……还是去找羽双虞这丫头商量一下吧。

  议事完了以后,我匆匆赶回无极殿,找上了羽双虞。

  “继任仪式?”

  羽双虞一愣,嘴巴长得比我还夸张!

  “惨了惨了……这个我也不清楚啊~怎么办,怎么办?”

  这羽双虞看起来比我还紧张~看来我还是只能靠自己了。

  “你来给我说说,跟羽家关系比较好的人的事情吧。”

  羽双虞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心思。她把我带去了一个小房间里,然后就给我慢慢述说了起来。

  时间悠啊悠,不知道过了多久。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听完羽双虞的介绍,我倒是有些惊讶了。想不到她在这种时候还能派得上点用场啊!

  “哼!本小姐是不是很厉害。以前爷爷去见客的时候,都会带上我和羽之哥哥的。”

  哦?看来羽觉对她倒是不错。

  “那个时候,我天天都能跟羽之哥哥在一起……啊~太好了。”

  羽双虞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幸福往事,旁若无人地在一旁嘻嘻地笑着。

  “你现在不也是天天跟本公子在一起吗?”

  “啊?”

  她立马皱上了眉头,一脸嫌弃地看着我。

  “你比羽之哥哥差远了~”

  现在倒是我不乐意了……

  “他不就出身比我高贵,打架比我厉害嘛~轮其他的,我陈钰哪里比不上他!”

  “你不如羽之哥哥的,多了去了……像是……像是,你没有羽之哥哥的风度。”

  “我没风度啊~那是谁任你欺负,任你无理取闹都一笑置之的啊?”

  “这……你没有羽之哥哥的……的气势~”

  “呵……那他有我平易近人吗?”

  “这……这……你没有羽之哥哥的魄力!”

  “呵~现在担起这整个羽家的可不是你的羽之哥哥啊~”

  “你!哼!反正羽之哥哥就比你强!”

  羽双虞说不过我,只能气呼呼地把脸转过一旁。

  “反正在你心里,他哪里都比我好是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好苦,那感觉又像是愤怒,又像是不甘,又像是无奈和落寞……

  “是!”

  她毫不迟疑地瞪了我一眼!

  “……”

  我很想再说什么,但是经管是千言万语,也像如鲠在咽,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站起来,推开门就出去了。

  “你干嘛啊?你怎么……你要去哪里?”

  羽双虞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就沉默了,突然就要离开,她忙喊住我。

  但是,就只有这一次,我没有理会她。我以为我是一个更加心宽的人,是一个更加淡泊的人。但是为什么我会如此心酸,我会如此无奈……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躲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下,脑里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那羽双虞的几句话居然完全让我心乱如麻,现在就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时间悠啊悠,不知道过了多久。

  “公子?”

  突然一个沁人心脾的甜蜜声音在夜色里传过来。我回过头一看,冬儿正拿着一件衣服给我披上了。

  “夜里风大,公子怎么还一个人在这院子里呢?”

  我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我拉起冬儿的手,一把把她拉进了我的怀里。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想抱一抱她。

  “啊?公子?”

  “冬儿,你还没有遇到我之前,对我的印象是怎么样的?”

  “嗯?嗯~冬儿几年前的确见过公子,但是那时候没什么太深印象。不过我听母亲说,公子天赋异禀,才华横溢,是羽家难得一见的天才。”

  冬儿乖乖地抱住了我,还不时地抚摸着我的后脑勺,像是在安慰我一样。

  “毕竟是天才啊~如果我不是一个天才呢?如果我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冬儿你……”

  “冬儿会一直跟着公子!”

  冬儿没有等我说完就把我打断了,这样的冬儿我倒是第一次见。

  “其实冬儿从来不慕公子的天赋之才,冬儿喜欢的是公子的善良,是公子的气度,是公子的正义,是公子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我笑了笑,赶紧打断了冬儿的自言自语,我都开始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抱着冬儿,静静地看着天空中的月亮。那残缺的弯月,何时才能真正的圆满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