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虽然我嘴上说得强硬,但是如果真要以家法论处这婆娘,恐怕惹出来的后果就有些难掂量了。

  我和羽无双他们久争不下,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让这件事大事化小了。我虽然是最终决定人,但是毕竟他们都是长辈,我也不能太过忤逆。所以我只好静下心来跟他们据理力争,一时之间,两方争执不下。

  那蔡夫人见大部分人都在为她求情,顿时也来了兴致。她又一次站起来,对着我指指点点。

  “羽大少爷,既然诸位长老甚至大管家都认为这不过是一件无伤大雅的小事,你为何还要一味针对我?”

  呵~这还敢责问我了?羽无双他们此时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也没想到这蔡夫人竟然如此得寸进尺。

  “你胡说什么!”

  蔡长老见状,连一把拉过那宋氏。但是那宋氏既然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他一蔡长老!那宋氏直接就把蔡长老给推一边去了,还走前两步,来势汹汹地瞪着我。

  “我就算不提母家,我也是羽家的一个长老夫人,我就是杀一个丫鬟,我也不需要理由!”

  蔡夫人彻底抓狂了。但是你做得不错,你已经彻底点燃了我的怒火。

  “好一个长老夫人杀丫鬟不需要理由啊!”

  我也站起来,我就不相信今天我还治不了这个婆娘!

  “那我堂堂羽家族长,难道杀你一个长老夫人还需要理由吗?”

  我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怒气,反而越发冷冽了起来,其中的杀意,不言而喻。

  “什么……你你你……你敢……”

  那蔡夫人现在真的是害怕了起来,她跌跌撞撞地走回蔡长老身边。那蔡长老现在也是脸色铁青,浑身发抖,就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了。

  “老蔡,你听见了,你们的少族长居然想要为了一个丫鬟而杀我,老蔡,你说话啊!你……”

  那婆娘越来越疯癫,对着蔡长老几番拉扯,其他长老看在眼里,也只能暗自叹息。

  “你闹够了没有!”

  突然,一直保持沉默的蔡长老大喝一声,把这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一把甩开宋氏的拉扯,转过身来狠狠地甩了她一个耳光,直接把她扇到在地上。

  这练武之人的一记耳光可不是开玩笑的,我看着那被扇在地上的宋氏,半张脸都被打肿了,嘴角还有血沫流出来,实在是狼狈至极。

  那蔡长老怒不可遏,走上前去还想动手,那些长老见状,纷纷跑下去把他给拉住了。我为了避免事态失控,也让人把那宋氏护在了一旁。

  “你这无知刁妇,娇横霸道,草菅人命还不够,居然还敢目无家法,聚众生事,冲撞族长!我蔡洪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了你这个无法无天的贱人!”

  那蔡长老虽然已经被其他人拦住,无法继续行凶,但是依然叫骂不止。

  “蔡……相公……我……我……”

  那宋氏怕是从来没有想到这平时任她欺凌的蔡洪居然敢打自己,所以现在居然有些害怕,服软了。

  “少族长,今日这刁妇犯下累累大不敬之罪,皆是我蔡洪管教无方所致。但我与她毕竟夫妻一场,且今日之事因我而起,蔡洪只能以死谢罪,还请少族长饶过她这一次。”

  蔡洪话未说完,便抽刀而出,挥向自己的脖颈!而我之前感觉到蔡洪行为的反常时就已经叮嘱羽无双好好看住蔡长老了。想不到他果然是要用自杀来替那宋氏洗罪。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羽无双手中的匕首已经飞出,铛的一声把蔡长老脖子边上的长刀给打掉了。其余长老趁此时机,连忙冲上去,一把把蔡长老擒住,以免他又做出什么危险行动。

  “老蔡!老蔡……”

  'N酷匠a网正版4首2@发》、

  那宋氏也顾不得危险,挣开护卫就跑到了蔡长老面前,一把抱住他。

  “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自寻短见,我错了,我去给少族长磕头认错,你千万别再自寻短见了。”

  那宋氏虽然娇横,但对蔡长老也还是有情有义啊!她二话不说,马上就跪在我的面前,为蔡长老磕头求情了。

  “你知道错了?”

  “是!贱妇知错了。贱妇不该造谣生事,不该滥用私刑,不过聚众闹事,更不该冲撞族长!千错万错都是贱妇的错,请族长发落。”

  那宋氏终于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她披头散发地,一边说,一边给我磕头请罪。

  “这件事蔡长老并没有大错,我自然不会迁怒于他,详细责罚就交给大管家拟定吧。”

  我知道大管家跟蔡长老关系很好,我这样做等于是给了蔡长老最大的宽恕。

  “谢谢少族长!那内人……”

  蔡长老也知道我的心思,不过似乎比起他自己,他更加关心宋氏的处罚。

  “谢谢族长对相公的宽恕,罪妇自知罪孽深重,愿意承受族长一切责罚。”

  那宋氏闭上眼睛,似乎做好了心理准备,包括死。

  我就算要杀她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她刚刚对族长的大不敬就足以让我判她死刑。

  “宋氏,我念在蔡长老多年功德和你们的夫妇情分上,你这一次的罪过就不以家法论处了。”

  我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也不知道我今日对他们的宽恕会不会让冬儿寒心啊!

  “白兰含冤至今,怕是死不瞑目。我就责罚你为白兰澄清谣言,并且为她风光大葬,还她一个长老妾室的名分,你可有怨言?”

  “此事自当如此。罪妇怎敢有怨。”

  “白兰之女白冬现在还是家奴之身,我责罚你交还她的卖身契,还她自由身,可有怨言?”

  “是!罪妇必定尽力补偿白兰遗孤。”

  “最后的处置。你几次三番对我不敬,藐视羽家,我责罚你到羽家祖祠诵经拜佛半年,以儆效尤,可有怨言。”

  “族长对罪妇已是宽恕至极,罪妇安敢有异议。罪妇自知罪孽深重,愿意在祖祠诵经拜佛一年,以超度白兰冤魂。还请族长对相公从轻发落。”

  宋氏和蔡长老也是一绝,我真心不明白这两夫妻到底是恩爱还是无情。如果恩爱,那蔡长老为何要勾引丫鬟,若无情,那蔡长老又为何要以死来保护宋氏。

  “少族长,蔡洪夫妇今日犯下大罪,承蒙族长开恩宽恕。我蔡洪自请免去长老一位,以谢族长恩德。”

  蔡长老冷静下来以后,走到宋氏身边,和她跪在一起领罪。

  “好了好了!我说过了,你的责罚由大管家论定,你就无需多言了。要想谢恩的话,以后就好自为之,不可再行不义了。”

  “是!族长。”

  终于,这件事有了一个落幕。蔡长老受了责罚,被调到前线去守卫领土三年。宋氏经过这一次的事端,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不仅仅认真地执行我给的责罚,还变得安分守己了起来,不再娇横霸道。我的风评也一下子上升了很多,下人百姓们都传言我善良公正,爱民如子。长老们也认为我不徇私舞弊,法纪严明,颇有老族长的风采。

  但是我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我自从那天起就再没有见到过冬儿,可能是我对蔡长老他们的宽恕让冬儿感到失望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