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趁着小玲妹妹还没醒,我便匆匆起来了,现在不开溜,一会怕是走不了了。

  回到别院门口,我就听见了女人的叫喊声从无极殿那边传过来。

  我连忙跑过去,这才发现无极殿前院里站着一个穿着打扮十分艳丽的中年妇人,而让我感到怒不可遏的是她正在一边揪着冬儿的头发,一边打她耳光。而在她们身边站着七八个长老,有些在交头接耳,有些更是置若罔闻。

  我一个箭步走上前去,一把推开那个妇人,把正在哭泣的冬儿护在身后。那妇人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对她动手,一个踉跄,栽倒在了地上,灰头土脸的,叫嚷不止。

  我没有理会她和其他长老,而是回过身来,细细检查冬儿的情况。看样子,我来得还不算晚,冬儿没有虽然受到了屈辱,但好在并没有受伤。冬儿见我来了,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委屈,躲在我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冬儿的哭声真是哭到我的心坎里了,明明已经下了决心要保护她的,却还是让她受此欺凌!

  那个不要脸的妇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骂个不停,她甚至还敢教唆长老来教训我~当真是一个很能撩起别人怒火的婆娘啊!

  那些长老一个个见我火气正盛,也没有一个人敢来打破这个僵局。

  我回过头,冷冷地盯着那个妇人,甚至一时之间还动了杀气。那个婆娘怕是也感受到了我的愤怒,一时之间居然住了嘴,躲着我的视线,自顾自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诸位长老,无极殿是我修养的地方,不是论事的地方,请你们带着这位夫人到光武殿等我。我随后就到。”

  我冷冷地留下一句话,然后一个公主抱把冬儿抱回无极殿内。

  我把冬儿放到床上,让她好好休息一下,我说我这就去替你讨回公道。

  “公子……其实昨天蔡长老说的也没有错。公子还是不要为了我一个小丫鬟去为难蔡夫人了,不然宋家那边可能会记恨公子的。”

  冬儿拉住我的手,言语之间透露着她无尽的担忧和焦虑。

  我笑了笑,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让她别再胡思乱想。

  “你的确只是个小丫鬟,但是你也是我羽之唯一的一个小丫鬟。”

  我把她的手拿开,放回被子里,然后捏了捏她那粉红的脸颊。

  “你要记住,只要有我羽之在,谁都不能欺负你。”

  对,我无权无势的时候尚且立志要保护身边人,现在我有能力了居然还要畏首畏尾。

  冬儿被我如此一阵安抚,已经羞得整个人都躲到被子里去了。

  令我惊讶的是,羽双虞居然也知道了这件事。我在去光武殿的半路上就被她和羽无双这两父女给截下来了。

  $$看》正a◎版章e节上酷匠网I&

  “羽歌,你想要怎样处置蔡夫人啊?”

  羽双虞这她爹面前还是对我很亲昵的。

  “家法处置。”

  我面不改色,这婆娘已经完全挑起了我的怒火,实在是饶她不得!

  “少族长,这蔡夫人虽然娇横,也其实犯了大错。但是看在蔡长老和宋家的脸面上,少族长不能太过铁面无情啊!”

  羽无双这权衡利弊的功夫还是很够的。但是我这一次绝对不能纵容这个婆娘,居然都娇横到了我的无极殿!简直目中无人到了极致!

  “我自由分寸,大管家不用再说了。”

  我甩了甩手,没有理会他们,快步往光武殿走去。大管家见我如此决断,也只好慢慢的跟在我的后边,随我一同前去。而羽双虞则神色复杂的看着我,我也知道她担心,但是有些事,我忍不了。

  来到光武殿的议事大厅,基本上所有的长老都聚集在这里了。两位伯伯倒是不在场。

  我不仅仅是带着羽无双一个人进来的,除他以外我还在门外带进来了几个羽林军。

  一进来我第一件事就是让羽林军把那蔡夫人,也就是今天到无极殿里欺辱冬儿的那个妇人给拿下来了。

  那蔡夫人大惊失色,慌慌张张的不知所措,只能向蔡长老他们投去求救的目光。

  “少族长,息怒啊!”

  “少族长……”

  那些长老见我来势汹汹,已知大事不妙,都纷纷跪在我的面前。

  “你们让我息怒……你们一大群长老,由一个妇人带着到我无极殿撒野!还敢让我息怒!”

  我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吓得连一旁的羽无双都跪了下来。

  “这……”

  那些长老面面相觑,不敢做声。

  “还是说我羽之让诸位有什么不满,诸位要一起到我无极殿逼宫吗?”

  “不敢不敢……”

  “我等岂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那些长老现在已经是汗如雨下,不知所措了。

  “少族长,此事因我而起,我愿承担一切罪责。”

  第一个站起来担罪的人果然就是那蔡长老。其实他刚刚并不在无极殿,这下子的顶罪,无非是想为他夫人开脱而已。

  “好啊!那你来说说贵夫人今日所作所为到底是何用意。”

  你要担罪,我成全你。

  “这……今日……”

  蔡长老顿时语塞,支支吾吾地根本说不出话来。我就知道,今天的事他根本就是毫不知情。

  “羽少爷!你不要太过分!”

  那个蔡夫人突然发飙,一把挣开身边的羽林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都快冒出火来了。

  “这件事跟老蔡无关,长老们也是我叫来的,就是想要来找你羽大少爷要个说法!”

  她站起来,装得趾高气扬的,似乎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说法?你找我要说法?”

  我一时间居然有些哭笑不得,莫非她还有理了,我还得给她一个说法……

  “哼!白兰那贱婢勾引我家相公,被我教训一番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她自己气不过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却揪着这件事来为难我家相公,还逼迫我相公处置我,这是何道理!莫非大少爷是想着要和咋们宋家过不去,想先拿我出气?”

  这婆娘的颠倒黑白的功夫也是一流啊,难怪宋家肯把一个嫡系闺女嫁给我们羽家的一个长老,怕是他们平时也在她那里受了不少冤枉气吧。

  那蔡长老见状,忙过去想让她夫人闭嘴,但是我挥手示意让他停了下来。

  “第一,是不是白兰勾引你丈夫,这件事你自己清楚。第二,就算白兰有错,你也没有权力对她动用私刑,你所谓的天经地义已经触犯羽家家法了。第三,我让蔡长老单独去处置你,是留了你们两夫妻面子,不然我直接就可以按照家法处置你们。第四,这里是羽家,你也是羽家人,不要用宋家来压我。”

  “我……”

  那蔡夫人被我一通数落,自知理亏,顿时就没了脾气。而其他那些长老现在倒有些幸灾乐祸地偷笑了起来,看来这蔡夫人的确不是什么受欢迎的角色啊!

  “好……我认错。在这件事的做法上我是稍有不当。”

  那蔡夫人气的七窍生烟的,但是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稍有不当……啊!”

  我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用手指着那个依然傲气逼人的蔡夫人。

  “造谣生事,颠倒是非,动用私刑,辱人至死,不知悔改,迁怒于人,你是否知罪!”

  我怒喝一声,那蔡夫人顿时就把那傲气收起来了,脸色也开始有些难看了起来。

  “目无法纪,聚众生事,以下犯上,不敬本家,你是否知罪!”

  那蔡夫人越听越慌,知道我这次是不会善罢甘休了,赶紧跪下来请罪。那蔡长老见状,也一起跪了下来。

  “大管家……以上罪责,按照羽家家法,该如何处置?”

  “啊!少族长,这动用家法是不是太……”

  羽无双一下子也慌张了起来,他清楚我话语中的意思,这些罪责要是真要以家法论处,恐怕那蔡夫人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

  “少族长,请少族长念在我的多年苦劳上,就饶过她这一次吧。”

  那蔡长老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为夫人求情。

  哼!这么轻易放过她,我还有何颜面去面对冬儿,我还有何颜面面对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