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便让冬儿先留在无极殿,而我还有一个重要的家族朝会要参加。

  我来到广武殿的议事大厅时,大部分都长老都到了,在座的还有两位伯伯和大管家羽无双。

  羽双虞倒是想要跟着我进来,可惜她地位辈分都不够,只能说让我好自为之了。

  大会倒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繁琐,而是十分有效率,直入主题。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我熬夜看了一遍长老们都奏帖,恐怕现在我就要丢人了。

  从内家管理到外联势力,从今日到年后,从军政到经济,族长几乎都要参与决策。反而我觉得他们长老倒是轻松,只需要负责落实,如果路子行不通也不是自己的责任。

  经过一个早上的讨论和磋商,我基本上把之前堆积的事务都处理了个大概。迫在眉睫的重要事务我昨天晚上已经想好了处理方案。不算太急的或者不是太重要的事情我都均衡地分给了各位长老们,让他们给我写方案,然后交给羽无双审核,最后交给我决断。

  这个方法我也是昨天才想到的。一来可以减轻我的负担和责任,二来可以让羽无双更多地参与家族事务。也就是说我有意提拔羽无双。

  虽然我是初来乍到,本来不该轻信于人。但是羽无双的为人的确很让人敬佩和信服。听说他本来不姓羽,是老族长当年捡回来的一个孤儿。他跟了老族长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为羽家立过很多汗马功劳。所以老族长便赐他羽姓,让他成为真正的羽家人。

  对于他的忠义,别说在这中部隐地,就是宫格也听说过他的贤德。其实最重要的是他那两个宝贝女儿,既然两个女儿都是善良忠义之人,那我想这个做老子的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对于我的做法,一些长老显然是有些不高兴的。毕竟他们认为羽力、羽华才是真正的羽家人,我却要更加信任羽无双。但是,这种情况下,既然羽华都没有反对,他们也不好发作。

  所以所有事情很顺利的决定了下来。

  “这些事务,自三弟失踪以来,堆积已有百日。想不到这不过才就一个晚上,就全让侄儿妙手圣断了。你这侄儿当真是让我这当长辈的汗颜啊……”

  羽华不仅仅没有生气,反而倒是挺开心的。

  “对!比你爹来得好,做事够爽快。”

  大伯也是一样,似乎对我的安排很是满意。

  既然他们两个都这么说了,那些长老也纷纷跟风,都快把我捧上天了。

  “这还是承蒙在座诸位的支持。今日如果没什么事了,议事就到此为止吧。”

  我站起来,把他们一个个地送了出去,唯独留下了蔡长老。

  “少族长,不知道您找老夫有什么指教?”

  这就是差别,支持我的人基本上都是称我为少族长,不支持我的都是叫我少爷,虽然只是细微末节,但是足可见识人心啊。

  我让他别着急,跟我回无极殿再说。

  无极殿内~“蔡长老,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一个叫白兰的丫鬟?”

  我在上座坐着,蔡长老则在一旁坐着,除我们二人以外,一侧的房间里还有冬儿。

  “认识。不过……”

  蔡长老似乎发现了我的用意,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她是我之前的一个丫鬟,不过现在已经去世了。”

  我发现蔡长老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里还是带着几分忧愁和不安。

  “算了,明人不说暗话。今日我找你来,正是为了这件事。希望你可以对这丫鬟白兰的死给我一个说法。”

  那蔡长老愣了一会,见我如此坚决,只能硬着头皮,把整件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他说的跟冬儿说的也差不多,这倒是让我对这个蔡长老有了一丝敬佩。毕竟还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你为了自己,冤枉一个丫鬟,害得她被你夫人凌辱而死,你居然还能无动于衷吗?”

  “我是对不起白兰。但是,我那夫人是宋家的人,这件事已经是我无理在先,如果我再不顺着她的意,怕是会影响我们两家的情宜。”

  蔡长老长叹一声,神色也暗淡了起来,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十岁。

  “哦?这么说,你冤死丫鬟,纵妻行凶还是为了羽家了?”

  我说到这里,已经开始有些动气了。

  “啊!蔡洪该死!请少族长息怒。”

  那蔡长老见我动怒,连忙从椅子上滚下来,跪在我面前。

  “你夫人宋氏,宋家六公主,娇贵蛮横也难怪。如果是在宋家,我自然也不敢干涉,但是这是在羽家!岂容她一个外姓之人目无法纪!”

  我虽然生气的是他们的无情和残忍,但是这里毕竟是隐世家族,主子下人,贵贱已分,所以我只能从家法上对他们施压。下人有什么不妥,他们理应交给管家处理,而不是动用私刑。

  “蔡洪知罪。”

  “那你说我该如何处置这件事。”

  我稍稍稳定一下情绪,毕竟他还是长老,我不能太过火了。

  “蔡洪愿意接受少族长任何惩罚。”

  蔡洪对我还是十分忠心的,但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做点好事呢?

  “你的责罚自然是少不了的。而我想说的是你要怎么处置你的夫人。”

  对,蔡洪不过是软弱了一些,结果我的深入考究,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夫人宋氏的手笔。她发现自己丈夫和丫鬟相好,心里吞不下气,便以母家势力逼迫蔡洪冤枉白兰,她再趁机教训白兰,结果想不到白兰撑不过去,死了。然后她还是不知悔改,继续让教唆自己的丫鬟继续欺凌白兰的女儿白冬。不过这后面的事,蔡洪应该就是不知情了。

  最q5新☆章节(r上酷匠网NU

  “少族长。我蔡洪愿意替她接受任何惩罚。少族长年少气盛,但是千万不要为了一个丫鬟而让羽宋两家交恶啊!”

  孰轻孰重,我也知道,但是做人还是得有些原则的。

  “宋家也是赫赫有名的一支大家,如果他们真的有传言那般公正无私,那么想必也会认同我的做法;若是他们是一些是非不分,欺世盗名之徒,那么我羽家也不屑与其交好。”

  “少族长,三思啊!”

  “无需多言了,如果你不敢处置。明日,你带上你的夫人来到这里,我亲自处置!”

  “少族长……”

  “我意已决,退下吧。你的责罚,处置了令夫人之后我会再考虑的。”

  我站起来,背过身去,下了最后的逐客令。

  那蔡长老无可奈何,也只能悻悻离去。

  我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早就听闻这宋氏十分泼辣,看来明天更是一场恶战。

  忽然,一双小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按捏了起来。冬儿这按摩的手法,还真是可以啊!如果不是有她在,昨天晚上看了一晚上奏帖,今天又开了一天的会,我不得累死……不过我现在突然进入这么一个温柔乡,精神还真是有些恍惚啊~我有些迷迷糊糊,仿佛又听见了冬儿的啜泣声。

  我想转过头去看看,但是马上就被冬儿制止了。

  “公子,不要看……”

  她把脸贴在我的后背,应该是不想我看见她哭吧。

  我和她都沉默着。我放松身心,继续享受着冬儿的温柔,不知不觉之间,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