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饱喝足之后,也便是5点多了,虽然我已经很小心不吃多,但还是架不住李田的热情,我说我喝不了酒,愣是让我喝鲜榨的果汁,一杯接着一杯。

  李田提出要载我回家,我连忙摆摆手“别,李老板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再搭车回去。”

  李田见我坚持,便不再强求,而王凯旋还有周董则是陪我一起回去。

  路过自由搏击馆后王凯旋则是下了车,周董再坐了一站,听他说,家里在这附近。

  回到了家里,已经六点多了,打开门就问到饭香味,本是八分饱的肚子一下子就咕咕叫。

  “我回家了。”我故意在门口大声嚷嚷着。

  陈童彤穿着拖鞋就跑了出来“来来,洗洗准备吃饭了,我做了好多菜。”

  我换上了拖鞋,闻着香味快步走了过去,一看我就已经惊呆了,花椰菜,卤猪蹄,苦瓜汤等,这无疑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

  陈童彤红着脸“家里人倒是没留下什么,倒是给我留下了这一手火火最爱的手艺。”随后陈童彤便叫来了我妈,还有很久不见的我爸,这倒是有些惊奇。

  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在家里吃着饭,感到非常的温馨,外面虽好,但还不如家里的温馨。

  晚饭明明吃了很久,我却觉得时间很快,上一世因为工作原因,完全没有时间去陪父母,现在倒是了了我的心事。

  洗洗躺在的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总结了下,发现,很多事已经脱离了原先的轨道进入已经回不去的一条轨道。

  那最后会按照和以前一样的剧本和林梦洁在一起么?

  我有些害怕以后的事,青龙说的不完全都是错的,他说当我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后,我的寿命会一直增加,而林梦洁则会是慢慢衰老,我父母也是一样,我有得再次体会亲人分离的痛苦,我用力摇了摇头,这事太费脑筋了。

  陈童彤擦着头走了进来,坐在了我旁边“今天去哪里玩了?”

  我还是看着天花板“找了王凯旋,去了趟自由搏击馆,然后是王氏当铺,古川炼铁厂,滨海大酒店。”

  说到滨海大酒店我愣了下,反应了过来,看着陈童彤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我轻松了一口气。

  陈童彤马山反应了过来“火火!海滨大酒店!!”

  “是是是,是咱们上次去的,和高主任一起的。”

  or更新|最快S上酷M√匠;网

  陈童彤抓着我的手摇了下“那里很贵,你们去那里干嘛啊?”

  我叹了口气“今天和王凯旋出去然后见到一个王凯旋的长辈,他就邀请我们吃饭来着,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是去海滨大酒店的....”

  “好啦好啦。”陈童彤打断我的话“由于你最近表现不错,所以就破例一次,下次就算是别人请客也不能乱去别的地方吃饭了哦,很危险的。”

  我坐了起来,拿过陈童彤的毛巾慢慢擦着陈童彤的头发“好啦,我知道了,一下一定不会,长辈问我一起去吃饭吧,我就拒绝,不去,我家里还有个美娇娘在等我,我要回去了,这样说好不好?”

  陈童彤这才笑了起来“火火你臭小子,谁是美娇娘,看我不打你。”陈童彤纵身一跃就把我推到在床上,对我我的屁股就是狠狠的抽了下去。

  我假装发出惨叫,接着就是求饶“别别别,女侠饶命,别动我的菊花,女侠女侠,哎,童彤,你戳哪呢?”我明显感觉不对,菊花一阵收缩,我翻身把陈童彤压在床上。

  陈童彤脸上有些许红润,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

  陈童彤微微闭上眼睛,这动作就很明显,我就这样看着她,陈童彤觉得闭上眼睛还不够明显,居然慢慢撅起嘴巴,我哭笑不得,陈童彤见我没反应,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我正在看她吓了一跳,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

  “你你干嘛?”陈童彤先问着。

  我绕绕头“我看你一会儿闭眼以为你累了,想睡了,然后你就撅起了嘴巴,我想你一定是在做梦,我就怕打扰你,就在一旁看着。”

  陈童彤被我说的有些哭笑不得“你,你坏。”

  “我怎么坏了?”我假装摸不着头脑样子,挠了挠头发“我没做什么啊!!”

  “你木头,呆鱼,我说你坏就是坏。”陈童彤一副街上泼妇的样子,双手叉腰要用语言与我大战300回合。

  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抓着她的手轻轻一拽,就跑到我的怀里来,接着关上了灯,满房子春色。

  梦境里。

  一晚上用昨晚领悟出的破坏力风丸愣是把周边的石柱都给毁了,可是昨晚那种奇妙时间减慢的感觉却没有再出来过,一晚上被石块射中了三次,最严重是小腿上的,一小块的石块直接射在小腿上,紧接着就是很多石块飞了过来,让我没有时间去顾忌还在疼痛的小腿。

  陈童彤从巨石后出来就惊呆了,进来时我跟她说,就等一会儿,让她在巨石后面躲一会儿,谁知道,一会儿居然是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还是无尽的声响,巨响。

  所以等陈童彤出来后,就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刚刚还是阵阵的石柱,现在慢慢都是废墟,甚至有石块都射在巨石上,甚至有个已经穿透了,紧紧塞在巨石上。

  陈童彤走了过来,看见我流了一身汗,用着手上的袖子给我擦了擦,不经意撇到了小腿上的鲜血。

  陈童彤惊叫了声,捂着嘴,然后蹲了下去“怎么办怎么办,这要怎么办。”

  我刚要说没事的,接着就是撕的一声,陈童彤把身上的白色衬衫撕掉了一半,蹲下直接缠在我的伤口上。

  我静静看着这一幕,疼痛什么的早已经飞走了。

  陈童彤美美给我打了一个蝴蝶结,站了起来扶着我“能走么?会疼么。”

  我一思索,大叫一声“好疼呀~”然后踉踉跄跄的倒在陈童彤的怀了,陈童彤扶不住我,直接坐在地上,我则是顺势枕在了大腿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当时间滴滴答答的走过时候,我们已经在考场,12年的努力在这一刻绽放,家人期待着,朋友鼓励着,兄弟在后面推了一把,我很满意,就算不能上榜,家人虽然会觉得可惜,但是绝对不会在我面前表达出来,十几年的感情,我很了解他们,也祝现在在考场的兄弟姐妹们顺利考上大学,相信自己是最棒的,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