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工厂大门下车,保安拦住,走了过来。

  “我们是来和你们老板谈一个生意的。”我直接开门见山。

  保安也不确定,让我们等一下,则是跑进保安室传递信息去了。

  过了一刻钟保安再次来到我们面前“走吧,我们主管想见见你们。”

  我咳了咳大步向前走,王凯旋则是紧跟在我后面,默契十分好,如同一位保镖一样。

  我们经过了厂子,见到了红滚烫的铁水。

  走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办公室,保安敲了敲门,确定可以进去后,便打开门,一开门就看见一位瘦矮的中年人坐在办公桌那里,中年人还在低头写写着。

  “坐。”中年人连头都没抬一下,直接吩咐我们坐下,而自己还在写写画画。

  王凯旋刚要上前理论,被我挡下来,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沙发上,我拿过关于古川炼铁厂的资料看了起来。王凯旋见此瞪了中年人一眼,便站在我身边,我对着王凯旋使眼色,哎呦不错呀,能做好一个保镖的本分,真的有进步了,王凯旋终于有些懂事。

  更新最快!%上U%酷匠F^网/'

  王凯旋得意的笑了下,我便继续看了起来,古川炼铁厂是政府投资的一个工厂,算是有通行证吧,挂上了很多牌子,也同时限制了很多,比如很多事要做的非常到位,而那些出售的轨道,直接能完全交给政府。

  我点头感叹了下,那时候政府也要用这种形式让我的公司挂上这种牌子,不过我拒绝了。

  我思索了一会儿,中年人这才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啊,你好你好,因为有些比较特殊的文件需要处理,所以疏忽了你们,不要在意哦。”

  我伸出手和中年人握了一下“你好,我叫陈炎。”

  中年人愣了一下“哦哦,你好,我叫华和安,请问你到炼铁厂,刚刚听了保安说了,是要合作,不知道是怎么一个合作方法。”

  我轻微笑了下,想必这个人并没有闯荡过商场吧“我有个请求,当然,资金肯定是足够,就是我希望,你们炼铁厂每个星期能给我制造两个空心圆球,一定要厚,我一星期能5000提供给你们制作,并且工钱也会在5000里扣,我相信我给的钱绝对超过那些铁球的价值。”

  华和安点点头,已经有些心动,我添油加醋着“华主管你现在咱们签订下合同你怎么看,向我提供一个月的铁球。”

  华和安想了下“这样,你的条件我答应你,而我也不给你占太多便宜,这样,我给你一星期10个铁球,然后你给我说看看,要做多大的铁球,然后联系电话,送去的地址,还有你本人姓名,身份等。”

  我倒是忘了这茬,未成年不能签订合同。

  我给华和安解释了一番,他也懂我的意思,然后为了保险一点我先交了订金,然后剩下那些等这个月过后一块给他。

  之后我们握手证明我们的无合同式正式开始了。

  这次我算是抛弃了以前商场的做法,而是无条件相信了合作伙伴,要是以前我肯定会留下一些心眼,但现在,我确实是无条件相信了华和安。

  这算是进步吧,也算是退步吧,华和安给我签署了一个有他签名印章的条约表示出他的诚意,我这才相信了他。

  华和安承诺,两个工作日必须送到,我们也就离开了炼铁厂。

  手上提着还有48万,我觉得是不是得办张卡啊,可我未满周岁这倒是个问题。

  王凯旋兜里直接掏出一张银行卡给我“放心老大,这是我家人给我的,被我用完了,是空卡,我给我爷爷说一下他肯定支持你存在里面,哦。这卡的密码是6个6。”

  我接了过去“好吧,那我收下了。”

  随后去银行存了钱,出来后,一身轻松。

  看也不早了,送了王凯旋回到自由搏击馆,听王凯旋说,他现在几乎都是住在那里,家里给自由搏击馆投资了些,自由搏击馆的老板直接给安排了间上等的房间。

  进了自由搏击馆,教练一直在盯着我,磨拳擦脚的,我靠近了王凯旋,小声的说“你教练这是对我有兴趣么?”

  王凯旋看着教练热情似火的模样,嗤笑道“我们教练欣赏强者,我早上把老大你吹的天花乱坠的,他肯定对你有兴趣。”

  教练慢慢走了过来“那个,还没请问尊姓大名。”

  我伸出了手,握了教练一下“陈炎,教练你?”

  “我姓周,董。”

  “哦!周董。”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周董把手伸了回去,手弯曲的时候,手上的肌肉明显可见,周董似乎做出了一个决定,双手抱拳真诚的说道“陈先生,我希望能够与你切磋几回合。”

  我愣了下,王凯旋也楞了一下。

  周董看了我们的表情有些尴尬“是我,太冲动了么。”

  王凯旋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马上就意会到,点头“可以。”

  周董开心笑了“真的,好的好的,那个陈先生你先热身,我,我去安排。”周董说完,一下子就如同小孩一样跑开了。

  我和王凯旋对视了下,无奈的笑了。

  我也并没有热身,没这个必要,过了一会儿,周董收拾了一个能打斗的拳击场出来。

  周董戴上了拳击手套,看我没有扔了一双给我,我摇头表示不用,他也没有坚持,收起了手套自己就先进去拳击场。

  我也上去“那个,周教练,我事先说好,我不会拳击,我用别的格斗方法可以吧。”

  周董摩拳擦掌“可以可以,可以开始了么?”

  “哦,开始么,那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我瞬间就冲了出去,化为一道残影,一声鞋与地急促的摩擦声,扫堂腿,周董来不及反应就倒在地上。

  这只是我没状态的战斗力,也发挥了不出百分之十的战斗力,但是对于普通人,足够了。

  周董吃惊的揉了揉眼睛,看了自己的确倒在地上,看着我已经回到原先的位置,我抱拳“承让了。”

  然后走了过来,伸手把周董拉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终于还是等到要考试了,给个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