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的风高速度旋转了起来,慢慢凝聚成一个球形状的风丸,但是还欠了什么?

  我记得我第一次因为陈童彤离去内疚,怨恨自己,召集来的风有很大的杀伤力,如同刀片一样,每一下都能置普通人于死地,我就思索着能不能让这风改变形状,现在是如同一个球形毛线一样,我也曾让风聚集成球形套在手里,不过我觉得威力还能加强。

  马上就开始实践了起来,当我尝试着将风丸改造成风刀丸,外表可能没什么改变,可是里面蕴含却是无尽的危机,刷的一声,彭着一下,皮球就炸开了,顿时我就懵逼了,王凯旋一下子就吓得站了起来,四周看了看“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事?”然后目光落在我手里残破的皮球,王凯旋蹭一下就跑了上来“老大,真破了?你臂力怎么这么强,我都弄不破。”这时候班级并没有什么人,我与陈童彤吃好便来到的学校,也意味着,我们提前来了。

  我看着手里的破皮球不说话,把皮球里面翻开一看,阵阵细小的刀片留下的痕迹,最大的缺口也如同被刀劈开一样。

  王凯旋见我不说话,便回到了座位,静静看着我。

  我换了另一个皮球,先开始凝聚起一个风丸,然后瞬间改变成风刀丸,这个皮球坚持了一下,也逃不过破损的命运。

  彭的一声。

  皮球也炸开了去,我翻了翻,也是被刀片一样被切开了。

  我陷入了沉静,现在如果这样的话,那再多的皮球也练不成。

  我放下了皮球。

  看来得花笔重金去打造一个空心有厚度的铁球了。

  王凯旋再次吓了一跳,不过这次不敢打扰我了,而是静静在后边看着,见我放下的皮球后,便开口“老大你究竟在干嘛呢?彭彭的,另一个球也破了?”

  我回头身子倚着椅子说道“我在练习一个东西,然后你知道这里附近有打造什么炼铁的还有就是当铺,当东西的!”

  王凯旋思索了一会儿“当铺倒是知道,我爷爷就是开当铺的,不过你说那种炼铁的我就不知道了,老大你很缺钱么?我可以给你啊!”

  我从王凯旋眼里丝毫看不到那种多余的杂质,就是我是很想帮助你,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就手里有几件很老的东西,就想找个好的价格给转走。”

  王凯旋点头“那星期天行么?星期天的话,当铺应该还开着,不过距离有些远。”

  我点点头“可以,那就这样定下来了,那么明天我去找你。”

  “老大,自由搏击馆,你懂得。”王凯旋给了我一个眼神,可是,这眼神忒猥琐了。

  班级渐渐人多了,我们就没有再闲聊下去了。

  南门晴虹来到之后,捡起地上的破皮球,诧异看着我,一脸嫌弃的样子。

  我指着王凯旋“不是我的,是老王的。”

  “哎,老大,兄弟不是用来出卖的啊!”王凯旋耳尖,直接就听见了。

  我一阵尴尬“是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错。”

  晚自习上到一半的时候。

  班级门被敲响,同学们都看了过去“陈炎出来一趟。”

  我一听就知道是谁,嘴角微微扬起,不过是有些邪恶的笑容。

  我走了出去,还是一样的样子,还是白西装,一头梳的非常猥琐的头。

  没错,这就是咱们学校最好的英语主任,高驰。

  高驰一脸鄙视看着我“陈炎同学!”

  我迎了上去“呦,高主任,好久不见了,最近是不是在外面奔波一些事?”

  高驰脸皮抽了一下,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高驰苦笑了下“陈炎同学,其实我找你是有些事的!”

  我手抱胸,一副很欠揍的样子“噢~那么,高主任这么高大有气质怎么有事找我?”

  高驰咬牙切齿着“陈炎同学,既然那天有这么多是你点的,那你得和我分担一些啊,不然的话,在学校我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让童彤老师失去工作,比如,让你失去学业!”高驰一脸高傲的看着我,一脸就是你怕了吧的样子。

  我摇了摇头,“月考要到了,高主任我不能分心的,不过你那些话,我会参考一些,毕竟还在你的管辖区域。”

  高驰有些不耐烦,想了想,还是妥协了,“那我就等你半个月的时间!”

  我轻笑了下“可以,高主任,我能回去复习了么?你这样搞得我很不自在,等下我考差了,我也就没信心再去上学,到时候还请高主任把我送回家,我....”

  “好了!”高驰打断了我的话“去吧去吧,多复习一些,最近我不会去打扰你的,你放心吧,不过时间一到,我要看到你的诚意。”

  我听完不回答走了回去。

  王凯旋里面对着我一直竖着大拇指。

  我耸了耸肩,而南门晴虹则是有些担心看着我,我回了一个放心的笑容。

  回到座位上,我靠了过去,小声的说着“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啊?”

  更新最}快o上酷匠网e{

  南门晴虹没有回答,我不要脸说了句“你要是担心我的话就给我说一个,我不给别人说的。”

  说完我就后悔了,巨大的疼痛从腰部传来,我愣是忍住没有叫喊出声音,南门晴虹面带微笑看着我。

  我小声沉声说着“姐,南门女侠,我不敢了,不说了,安静学习,你不是有不会的题目,我给你看看,哎哎,小点力,要断了。”

  南门晴虹放开了后,我掀起衣服一看,被捏的地方整块青黑,我现在的身体强度已经上了一个层次,但是还是架不住肉这样被扭。

  晚自习结束之后,在和陈童彤走回家的路上,我不断着按摩着腰部,这的南门晴虹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陈童彤有些担心看着我“怎么了?”然后看了看四周没有没有,确定了前面远远有个,她便小声的问“是不是肾不好?”

  我抬头直接看着陈童彤,陈童彤也一脸无辜。

  “男人可以没车没房,就是不能没有一颗好肾,晚上等着吧!!”

  我快步走了过去,陈童彤追了上来,一直求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伙伴们,评论刷起来吧,你们回复一些好的不好的都行,只要让我感觉有人再看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