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便不再玩下去了,衣服也破的不成样子了,脱了下来,露出均称有力量的肌肉。

  我回头一望,果然陈童彤脸红着撇到一边去,我扛起巨石,一声卧槽脱口而出,这这加了太重了吧,我双手扛起来就挺吃力的。

  然而陈童彤就在后头,我憋红着脸用单手扛了起来,上下做了几个来回,我就撑不住了,只好换手,我和别人不怎么一样,别人是右手比较有力气,而我则是平均,两只手力气差不多,在上一世我能做到双手共用,一心两用。

  也是几个来回,我便仍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地也轻微晃了一下,陈童彤双眼都瞪直了,后来吐出一句“哎呀我的妈呀,这还是人么这是。”

  虽然我现在是黄阶初期巅峰,但是,我并不能运用灵气,我没有心诀这种东西去调动灵气。

  打消了想要用升阶变强的想法,老老实实的举起了我的巨石,世上只有两种人能成功,一种是无比聪明的人,一点就通,还能举一反三,一种是无比努力的人,点不通就努力学习,甚至把所有的都给学下来,一步一个脚印,既不是雏鹰,也不是鸽子,而是一只蜗牛,想要在顶峰,就要自己去创造奇迹,想要看的更远就爬更高一点。

  而我,我既聪明又努力,就这样坚持下去,我没有理由不成功的。

  我艰难扛着巨石慢慢奔跑,我必须努力,因为巨石是逐步增加重量的,也许我偷懒了一会儿,下一次我就举不起来了呢,那到那个时候我怎么办。

  所以我无比努力着,脱了衣服之后,身上没有遮盖物,慢慢的皮肤就磨破了,出血甚至,汗水流过伤口,简直了,剧痛。

  我忍着痛坚持到一轮的训练结束,打了几套太极,我发现,我对风的控制越来越娴熟了,以前还得感受,现在随手一捏,小风卷就出现在我手中。由于陈童彤在一旁,所以我不敢放手去打太极,风还是围绕在我旁边,我明明很尽量的控制了,别让风过来,还是控制不住,虽然娴熟了,但是对与风的控制还是不能随意。

  休息了一阵,陈童彤走了过来,惊叫了一声“呀,火火,你后背怎么都破了!”说着就要给我治疗,可是,梦境哪里来的药物啊。

  我很感动,连忙说不用,再大的伤痛我都经历过。

  陈童彤沉默了一会儿“是上次在学校那晚上么?”

  我回想了起来,那晚上我在虚脱状态,也是和陈童彤发生关系的那晚上,我艰难的点了头。

  陈童彤一下子就跪着抱住了我,我坐在地上,头被抱在胸部。

  陈童彤轻轻摸着我的头发“辛苦了,辛苦了,你受苦了。”

  我心一颤,离开了那温暖的怀抱,起身,对着小屁屁拍了一下“少废话,别这么肉麻,那点小伤痛对我只是一小困难而已。”

  接着继续扛起巨石继续加强着身体素质,经过了很久的训练,现在的我已经可以称为练体二层中期。

  醒来之后,手里拿着丹药有些动摇,昨晚吃了很快就突破了,如果我再吃了的话,会不会直接到黄阶中期?我烦恼着考虑着。

  C最A‘新章节f√上Li酷KJ匠s网\

  最后塞进罐子里,还是缓缓再说吧。

  来到学校之后和陈童彤分开,来到教室后,明显气氛不对劲,而且,张柴还有张绍都在场。

  我进去后他们都把目光移到我这边,一脸忧愁。

  “怎么了?这是。”我放下背包,突然想到什么,心一沉“是不是体校又招惹了?”

  张绍点点头,但并不敢说着什么,上一次让我出去已经是很大的勇气了,但这次他选择让张柴过来劝说,不得不说这个人,有思想,不死板。

  我站了起来,往后看看,王凯旋还没来。

  收拾着桌子上面的东西,一大群人目光都投在我的身上,但没人敢说一句话。

  收拾好之后我便转身面对着他们“体校有说什么么?”

  张绍倚在旁边的桌子上“老大,他们没有说什么,昨晚几个兄弟高高兴兴去打台球,结果就被一群人给围了,而且专门挑咱二中的学生下手,所以我初步断定是体校的人,咱们与他们的恩怨也刚结下,所以最有可能是他们。”

  我思考了一下,点头表示认同,因为这可能性真的很大很大。

  张绍直接把主导权交给我“老大,所以咱们要怎么办?就这么被动!”

  我抬手,道“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确定是体校的人之后,战!”我眼光坚定的喊着最后一字。

  张绍也被传染一样“战..战..战。”

  一个接着一个,整个班级都喊了起来。

  我站了起来,便安静了下来“兄弟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诛之。”

  整个班级的人异口同声,响破天际。

  “干啥呢,你们,造反呢!”

  我们正处于热血澎湃的一瞬间,回头一看,瞬间就没脾气了。

  教务处主任正站在门后边,一个地中海有些驼背的老头,但非常有精神气,指着我们就大骂着“造反呢这是。”

  张绍直接上去解释“诶诶,王主任,我们这是玩呢,你看有谁造反喊战的,我这不是心平气和给你说,证明我们是清白的。”

  王主任直接戳了张绍两下“你张绍什么想法我会不知道啊,少废话,都回各班的班级,不然去我那里喝茶去。”

  张绍对着后面挥手“哎哎,都散了,都散了啊。”

  王主任这才点头“下次注意点,别再让我路过楼下再听见你们一群人要造反。”

  张绍一群人这才跑了回去,王主任跟着离开了,瞬间班级就还剩下几个人了。

  “哎,老大刚刚什么情况啊”我回头看,王凯旋这才过来。

  我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要战斗了,保持最好状态啊。”

  王凯旋瞬间眼睛就亮了“好啊,好啊,我最喜欢战斗了。”

  我一眼看了过去,王凯旋马山改口,“我最喜欢和老大除外的人战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来啊来啊,沉浮又更新了哈,来啊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