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了澡回房之后,陈童彤就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我锁上门,坐了过去,轻轻从背后抱住她“怎么了?还惦记着晚上这件事呢?”

  陈童彤摸着我的手“火火,那时候枪指着我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快死了呢!”

  我反手摸着她的手“不会的,有我在,不会出事的,放心吧。”

  √酷@?匠网Z$正8o版/首}发b◎

  陈童彤没有回答,任凭这样被我抱住,慢慢的她睡了过去,整个眉头都快要挤在一起了,我把她抱上了床,躺在一旁静静看着她。

  为什么你的睡梦中都充满了这么多险恶?难道是里面有我么?

  我轻轻抚摸着陈童彤的脸颊,不带一点杂质,溺爱看着她,实际年龄我比你大多了,我怎么可能会不懂你所想的。

  轻轻抬起陈童彤的手,自己手挤了进去,垫在陈童彤头下,另一只手抱住她。

  用风轻轻一晃,电灯的开关关掉了,被子盖好后我也便进入了梦乡。

  还是熟悉的感觉,我睁开眼睛,熟悉着附近的一起,梦境,我又来了。

  “火火?”

  我回头,吃惊看着站在我面前的佳人,陈童彤?

  我吃惊的看着陈童彤“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梦境里?”

  “这明明是我的梦。”陈童彤撇着嘴说道,好像真的一样。

  “火火你为什么穿着这么破烂的衣服啊?”陈童彤指着我身上的衣服说道。

  由于衣服还是第一次进去梦境时候的衣服,到现在早已经破烂不堪了。

  我苦笑了下“我有些事要给你解释下,有些事你也该知道了。”

  陈童彤顿时就火了“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难道除了你说的那个我还有一个姐妹么?”

  我连忙摇着手解释“不是,不是,你别着急,慢慢听我给你解释。”

  陈童彤这才点头,坐在了一个破裂倒在地上的石柱。

  我苦笑了下“这得从我上一世说起,其实我是重生的人!”

  陈童彤马上就要说着什么,我打断了她“你先别说,我跟你说。”

  陈童彤又坐好,像一个要请教老师的学生一样,静静听着。

  我从上一世大学与林梦洁相恋开始说起,一直到林梦洁去世的时候,陈童彤脸上已经挂满泪水“呜呜呜,火火你得好好对待那个女孩,不然的话,我,我我饶不了你。”

  “哎,你听我说,我这不是回来了么,第一件事就是挽回并不让梦洁出事。”看着陈童彤一副要打我的样子,我便连忙解释着。

  陈童彤这才重新做好,双手抱胸,等待着我接着要讲的事。

  “然后就是我遇见的离奇事件。”

  “嗯。”陈童彤如同一个好奇宝宝瞪大了双眼看着我。

  “其实我是死不了的,然后是一个小鬼误把我从医院抓了回去,接着我就遇见了阎王了。”

  “阎王!”陈童彤惊叫了出声,然后捂住了嘴。

  “是阎王没错,然后他给了我几个机会,我选择了重生回来这个时代,你还记得我脖子上挂着始终没拿下来的玉佩么。”

  陈童彤想了想,点头“嗯,我还记得,你好像很宝贝的样子。”

  “那玉佩是阎王送的。”

  陈童彤再一次震惊了“不会吧。”

  “那玉佩封印了一神兽。”想到了青龙,我心里又不好受了“是古代相传的四大神兽之首,青龙。”

  我右手向上抬,张开,召唤,手中马上就聚集着一股风,为了更真实我卷起了些许尘土,看起来像是小型的风暴“这就是青龙大哥教我的。”

  陈童彤嘴已经O成不能再O了。

  我向着远处的石柱,扔了出去,风团发出呼呼的声音,随着一尖锐的响声,石柱中间留下了一螺旋般的洞。

  陈童彤跑了过去,对着石柱看了看,摸了摸,又跑了回来“哎,火火,你这个梦好真实的感觉啊!”

  我笑着不语,这个梦镜本就可以算是另一个独立的世界。

  陈童彤跑到我身边“然后呢,然后呢,那个青龙大哥呢?”

  我心情沉重了下来“在前几天为了救我,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量,现在陷入沉睡了。”

  陈童彤发觉了我的心情,轻轻摸了摸我的肩膀,衣服破洞太多直接卡住手,我笑着把陈童彤的手从破洞里拿出来。

  “我没事的,现在我就要努力修炼,然后让青龙大哥恢复顶峰状态。”我坚定的说着这些,我永远忘不了,他要沉睡时最后给我的笑脸,有仇必报,有恩必报,这是我做人的一贯原则,从未改变。

  在陈童彤惊奇的眼中,我举起了已经涨到千斤的巨石,开始奋斗了起来。

  最后一套太极下来,周围的风墙散了过后,陈童彤满发飘扬的看着我,接着鼓掌起来。

  我笑着接受了。

  随后,我便离开了梦境,带着陈童彤出来,眼前一黑,然后就像坠落悬崖的感觉,我已经熟悉了,陈童彤还是第一次,直接挣脱我的怀抱坐了起来,张大眼睛看着我。

  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我去晨练!”

  陈童彤点头“我去准备早餐,今天早点回来,别又忘记了时间。”

  我带上电子表,在陈童彤面前晃了晃“放心吧,保证6点半回来。”

  “6点半?”陈童彤一听,看了下闹钟,这才5点3分,翻了下白眼“好啦,我给你准备好一点的。”

  我换上衣服,走了过去直接在脸上嘴上亲了几下。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锻炼的很充沛,甚至流出来了汗水。

  算是晨练的常客了,路上大爷们大妈们一直打着招呼,我一一应了回去。

  打了一套太极回到家刚好6点半,我对着陈童彤笑嘻嘻走了过去,洗了澡,吃了一顿真正的爱心早餐,看的出,陈童彤是花心思了。

  陈童彤一直在一旁给我夹着菜,我妈一脸睡脸走了出来,打着哈欠,然后看了眼“有童彤就是好,连小炎的早餐都准备好了,你们吃好就去学校吧,我再睡会儿。”

  “好的婶婶。”

  我则是没空回答着,嘴没空。

  陈童彤吃了一些就好了,我倒是吃到打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maps,这首歌真的不错,有空可以去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