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紧紧盯着大汉,生怕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陈童彤也发现我的不对,也发现了大汉不对劲,夏天穿着一件风衣,就算是傻子也看的出来,陈童彤轻轻撞了我的手,我回过头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

  眼看车子就要离开了树林的包围,大汉一着急,手伸进风衣里,我并没有行动,这距离我不能肯定是否能直接制服他,而且我还没达到练体三层,也就是说,我现在还是可以伤害着的。

  之前大汉一手掏出一把匕首,另一只手居然拿着一把土枪!

  我马上按住陈童彤,把她的头压下去,陈童彤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并没有反抗。

  大汉走到驾驶员旁边,拿着匕首指着她大喊“把车停下。”

  驾驶员已经吓懵了,慢慢的把车子开到路边。

  大汉另一只手拿着土枪“你们都给老子站起来!”满脸胡子,我很清楚看到他眼里的从容,这个人,不简单。

  坐在我们后面的一个女同学已经战战栗栗的站了起来,我闻了闻,一股骚味扑鼻而来。

  酷:M匠网正版首;Z发a(

  还有两个中年大妈应该是一起的,也站了起来,我和陈童彤见此也站了起来。

  大汉大喊“把手中的包都扔过来。”

  我很听话把自己的背包扔了过去,另外三人见此也照做,而陈童彤不带包。

  大汉马上发现,把枪对准我们“你为什么不扔。”

  陈童彤有些害怕而颤抖着“我我,我不带包,你刚刚不是有,有看见么。”

  大汉马上把目标转移,抢过了驾驶员的包,就直接走了,消失在小树林里。

  后面的女同学直接软趴趴坐在了椅子上,接着大哭了起来。

  我抓着陈童彤的手,却望着窗外大汉消失的方向,陷入了沉默。

  其中一位中年大妈大喊着“报警啊,你还干嘛?”然后指着陈童彤“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们差点死掉了,你还不拿包报警!”

  另外的大妈破口大骂着“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藏起来的包,我们差点死掉了!”大妈眼里充满了恐惧,愤怒还有一丝的冲动。

  我眼睛瞪了过去“骂够了没有?她本来就没有带包,这么生气怎么不去找大汉去理论为什么抢你们的包。”

  大妈就不爽了“哎,小伙儿你怎么说话的,还有没有一点尊老爱幼了?”

  “那也得看是什么人值得我尊敬,就你这种欺软怕硬的在世界上也是害虫,你怎么不去问大汉你还有没有一点尊老爱幼了,你怎么不说,话说你不是没事,动不动就死人,最毒妇人嘴。”

  “你。。”

  “够了!”随着陈童彤一声大喊,整个公交车安静了下来。

  “开车吧,到最近的电话亭报警。”陈童彤对着司机说着。

  大妈见此有嘟囔了几句便坐了下去,我本来是要继续理论的,陈童彤抓着我的手,苦笑的摇了摇头,我反手紧紧抓着她的手。

  而后面的女同学,早已经哭不成样子。

  当车子走了几站,司机下车后跑到了附近的电话亭报了警。

  按照规矩,我们都得留下来做笔录,两个大妈一直对我们指指点点。

  “哎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两个大妈不停的说,我直接就火了,你说一句发发牢骚可以,从一开始说道现在,还是没有一句话是能听的,“从一开始就倒逼叨叨,谁没有损失东西,你们丢的很多么?多上报警察局啊,说这么多就是不敢去反对对抗大汉,欺软怕硬。”

  “你一个小伙都没上,我们上干嘛。”

  “对啊,是啊,你都不上,让我们两个老的去,安得什么心啊。”

  我摇了摇头便不在回答。而两人并没有要停嘴的的意思,叨逼叨叨个不停,我也不去听,自个觉得无趣便谈别的事情了。

  陈童彤一直紧紧抓着我的手,我握紧了些许,能给她带来些安全感吧。

  后面的女学生停止了哭泣,整个人站了起来,颤抖着要走出去,嘴里念叨着“我要回家,我要去找我妈妈。”

  有些黄色的液体随着女同学的移动,在地上留下了痕迹。

  从我身边经过之后,我抓着她的手“必须要等警察来才能离开。”

  女同学又是泪眼珊珊“我要回家,我要去找我妈妈。”那是那句话。

  大妈又开口了“人家要回家你干嘛拽着她,你是不是想吃豆腐,小小年纪就干这些偷鸡摸狗,不见天日的事情,真不害臊。”

  我瞥了一眼“不明白就别乱说,一定得等警察录完笔录才能走,出了事情你负全责么?”

  “我...”另一个大妈拉了她一下,大妈便安静了下来。

  女同学已经是崩溃了,一直想回去,被我一拉整个人坐在了地上,也不哭泣,目光呆呆看着面前,一直重复说着“我要回家,我要去找我妈妈。”

  司机已经回来了一会儿,由于离市区比较远,警察比较晚点来到。

  在警局做了笔录出来后,已经是八点多,两个大妈大汉没有说多少,硬是在我们两人身上下功夫,说是我先扔的包,大汉也是和我一起上来的,后来被警察说了说,说要是诽谤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告你们,然后大妈又说了实话。

  我像提供了大汉的脸,还有手中的武器“他手里有把抢你们注意一点啊。”

  警察确定没问题就让我们离开了,至于那个女学生,被吓得神志不清已经被送往医院。

  出去吃了顿饭,陈童彤心情一直不好,情绪很低落,我一直安慰着她。

  到了家里之后已经是八点半了,还没敲门我妈就着急的迎了出来“我在阳台看见你们回来就出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这么晚,晚饭也没吃,是在学校吃的?”

  我刚要解释,陈童彤先行一步“婶婶,就是学校搞一个活动,时间来不及,然后就在学校里吃饭,没事的。”

  陈童彤的笑容让我妈姑且相信了“去洗洗吧,我远远闻着就有味。”

  我听着感觉身上嗅了嗅。

  我妈笑着“跟你开玩笑呢,傻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今天拍了毕业照哦,去理了个头发,我跟你们说,在上一次,因为天气不好,阵雨,也是那次我被淋了一身,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