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呆站在那里,很快做出反应,坐在水下,用感觉风的那一套来感觉水,不过,旁边倒都是风,水,是被风吹动,我失望了下,又恢复了自信,有开头必定有结果,凡是不着急这一刻。

  匆匆擦擦身子,穿着大裤衩和背心就走了出去,不得不说,这冷水泡的是一阵爽。

  陈童彤早就在外面等着,看我笑嘻嘻白了我一眼便走了进去。

  “小炎。”我妈在客厅喊着“哎,干嘛?”

  “你过来,我跟你谈谈。”

  我走了过去,坐在沙发上,顺手拿了个西红柿吃了起来“干嘛啊?”

  我妈坐近了一点“妈跟你说啊,童彤父母不是离世了么。”

  我点点头“你说这个干嘛。”

  “哎,你听着,我跟你说,妈是这样想着,你跟童彤不是青梅竹马,也可以称之为姐弟,然后我就寻思着,把你童彤姐认干女儿。”

  我睁大眼睛看着我妈“不是吧。”

  我妈拍了我一下“别这么大声,怎么样,你的意思。”

  我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其实咱么家保持这样挺好的,如果你觉得童彤是却是家人的话,那大可不用担心,现在她就把咱们当成一家人了。”开玩笑,变成我干姐姐的话,那关系不就乱了。

  我妈看了我一眼“哎,我就没想到,你书读的少,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那行吧,咱们就先这样,事先说清楚啊,这次考试你得进步啊。”

  听了是我的学习之后,我摆了摆手“学习这事你就别担心了,我自有分寸的。”

  我妈点点头“那进去休息吧,等童彤出来不会的就问童彤,手里拿着一块宝呢你,别的学生还求不来。”

  我赶紧跑了进去,我妈念叨起来那是跟唐僧是一个样子的。

  舒服躺在床上,陈童彤不一会儿就擦着头进来了,我看着她对着大腿处拍拍,让她上来。

  陈童彤红着脸骂了句色狼,不管我走到书桌那边去了。

  “火火。”

  “嗯?怎么了?”我坐了起来。

  “刚刚婶婶找你什么事情啊?”

  我下了床,笑着说“我妈,我妈刚才要认你做干女儿来着。”

  陈童彤转过身来,直接愣在那里了。

  我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哎,怎么了?”

  陈童彤才反应过来“婶婶要让我做干女儿?”

  “对啊,怎么了?”

  “那我刚才出来,她就问了我你学习,没说要认我做干女儿啊!!”

  我扑哧一笑“行了,我妈问了我一下,我就打消她这个想法了。”

  “为什么啊?”陈童彤抬起头来盯着我。

  我深情望着她“你这不是废话么,你做我妈干女儿的话,那你不就是我干姐姐,虽然干姐姐很正常,但是,这不就乱了,放心吧,变成媳妇更亲。”

  陈童彤抬起手来,轻轻往我额头一点“你脑袋瓜尽是不干净的东西。”

  我想到事情,沉声道“我有件事必须想你坦白。”

  陈童彤轻笑了下,站了起来,把我抱住“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

  我差异看着她“你怎么会知道。”

  陈童彤摸着我的脸“女人的直觉可不是说一说的,我始终感觉你的心还有人。”

  “我对不起你,我...”

  陈童彤用食指挡住我的嘴唇“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心里有我就行了。”

  我嗯了下,把头埋在山峰里。

  陈童彤一开始还挺浪漫的这样,慢慢的感觉不对“哎,火火你别舔,哎,别咬,嗯~。”

  自然而然又是一晚春色。

  我就像掉进悬崖的那种感觉,一惊。

  双眼一睁开,看着附近,我在梦境里。

  我站了起来,看着面前已经是废墟的乱石阵,还有那块每天都锻炼的巨石。

  我走了过去,单手抬起,虽然有些困难但单手还能举起,这还不是我的极限,石头似乎听见我心里话,瞬间沉重了一些。

  我就在梦境里锻炼了起来,一开始举着很困难,慢慢的我都能背着巨石奔跑了起来。

  一身汗水早已把身上的衣物全部都浸湿,也在地上留下些许痕迹。

  我感觉快要道极限的时候把巨石往地上一扔,开始练起太极,久而久之慢慢的在梦境里以我为中心卷起一个飓风,连巨石都被吹动,可见飓风的威力。

  一套太极下来,最后一收,双手一震,飓风随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躺下,离开了梦境。

  现实中醒来,才5点,天微微亮,些许光芒透过窗帘,我清楚看着睡在我旁边的尤物,轻轻笑了笑,在陈童彤脸颊上轻吻了一下,陈童彤嘴唇嘟了嘟,也不知道梦见什么了,我便起床穿衣,刷下之后叫陈童彤起床便下去小区跑步了。

  带着很多老人打了太极,不知不觉忘了时间。

  ;!酷匠:网永久KH免g◎费看小R说

  “小炎,我们要回去吃饭了。”

  “对啊小炎,你不是要上学么,快迟到了。”很多老人和我打招呼提醒着我。

  我一套动作下来后,停了下问“现在几点了。”

  “都快7点了。”

  “对啊,你们不是7点多就要上学么?”

  我大声和后面的老人告别着,直接撒腿就跑。

  喘着气回到了家里,电梯还在顶楼,我直接从楼梯跑了上来,打太极平静下来的心境,现在全混乱,陈童彤才穿戴完毕刚要出去“火火?”

  我见她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好奇便问道“那是什么?”

  “你的早餐啊,我以为你会很久,所以就给你留了一份。”陈童彤拿着塑料袋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看了一眼“等我。”直接冲进了浴室。

  5分钟过后,穿戴完毕站在陈童彤面前。

  陈童彤把早餐交给我,双手拍了起来“人才啊,火火,我觉得你读书是掩埋你的才华。”

  我轻轻笑了笑“你会知道我另一个才华的。”

  陈童彤一想,脸直接红了,留下了一句色狼就离开了家里。

  我哭笑不得,我是说我学习也是很厉害的啊,最近爱爱太频繁,都敏感了。

  我摇晃着头追了上去,又跑了回来,背包忘拿了。

  跑到电梯那边,果然,陈童彤在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我码这章的时候,现在是五月二十号下午六点二十一分,然而今天,我不敢打开朋友圈还有空间,大家知道么,在五月二十号,农历是4月初三,历史上是潘金莲毒死武大郎的日子,我没别的意思,望大家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