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着头发走了出去,穿着背心,陈童彤抱着睡衣站在门口,脸一直红着。

  我看了看没人,脸凑了过去,轻轻亲了一口,啧,我舔着嘴唇“好甜啊。”

  陈童彤嘟着嘴,白了我一眼,对着我的脚踩了一脚,我假装非常痛的样子,陈童彤才满意进去浴室里。

  在房间无聊摆弄着玉佩,青龙不见后,我就很少训练了,渐渐的有时候,我甚至会忘了他的存在,我坐了起来,使劲摇了摇头,我怎么可以这么混蛋,青龙是我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青龙,我早就被毒死了。

  更Z%新^最快y*上^酷P匠OP网X

  重新把玉佩带好,盘坐了起来,心中自然有太极,一阴一阳相补相助。

  我惊喜的发现,我对太极的领悟,更深刻了,随手一召唤,手里慢慢出现一个小型的小龙卷,现在对风的领悟,我觉得比以前更为深刻。

  房门一动,我手一挥,小龙卷便从空气中散去。

  陈童彤穿着连衣睡裙擦着头走了进来“火火,今天布置的英语题目看了没,趁头发还没干我给你讲讲。”

  陈童彤如同出水芙蓉,我眼睛不转的看着那白嫩嫩的长腿,咽了咽口水,陈童彤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小小得意了下,哪个女孩都希望自己对自己的男人有吸引力。

  坐在了椅子后,便从我背包拿出了课本,转过身来对我招了招手,我从床上蹦了下来走到了书桌前,从上面清楚的看到了那如同深渊的沟,我坐在后,便不去想,陈童彤把课本移到我面前。

  “这个你读一下。”

  我那过来一看,便把课本盖上。

  顺口直接念了出来,陈童彤先是点点头,然后一脸惊喜看着我“原来你都会啊。”

  我邪笑道“会有没有奖励啊?”

  陈童彤红着脸“可是这么频繁,你受得了么?”

  我一听就来气,走过去,打开门一看,整个大厅黑黑的,都睡下了。

  我便关门锁住,关灯,顺着窗户照进来的微光,抱起陈童彤,扔在床上。

  互相褪去衣服之后,用力进去。

  “嗯~”

  满房春色,一夜无话。

  早上起来之后,看见陈童彤还抱着我的手睡着,那巨大的胸部把我手狠狠的挤了进去。

  我试着抽了抽,完全不能动弹,于是对着屁屁扇了一巴掌,陈童彤惊吓后,起来不满看着我。

  我嘻嘻一笑“乖,起床啦。”

  陈童彤揉揉眼睛,“几点了?”粉色的身子毫无遮盖在我面前,我拿过睡裙一套。

  “穿穿赶紧起床刷牙去,我先去刷牙,你快点。”

  陈童彤坐了起来如同小孩般嗯了声。

  我狠狠对着脸亲了一口便刷牙去了。

  交代了一声出去晨练,跟着老人们打太极,老人也十分喜爱,看我过来一个个迎了上来。

  “小炎,今天也打太极啊?”

  “来来来,让老张看看小炎你的太极。”

  “小炎,来来,来我面前打太极,来带我。”

  最后我站在了最面前,后面都是一群老者,形成了小区一个较特别的风景线。

  半个小时后,便与老人们辞去。

  回家后已经我妈已经买来了豆浆,肉包,还有蒸饺。

  陈童彤正往着嘴里塞着,我跑了过去,抢过她手里一个咬了几块的肉包,吃了起来“你倒是给我留一些。”

  吃完了之后就去冲了个凉,吃了个肉包还有一碗豆浆便与陈童彤上学去了,在路上,刚刚打太极的老人刚回去,看见我一直打招呼,我也对着打招呼。

  “小炎,这是你女朋友啊?好水灵。”

  “呦,小炎真是有福气,找了个这么好看的女朋友。”

  我也懒着解释着,抓着陈童彤的手直接走了过去。

  路上,我对着陈童彤说“高主任昨晚找我了,说要约你吃饭,我给你转达下。”

  陈童彤嘟嘟嘴“不去,那个高主任第一次看就觉得他色色的,我感觉他不是个好人。”

  我耸耸肩,“我也只是给他转达下,去不去决定在于你。”

  陈童彤突然想到什么,皎洁的笑着“要是我去的话,你会不会生气啊?”

  “那当然了,我又不是那么大气的人。”我有些不满,陈童彤居然拿这种事来调蓄我。

  陈童彤抓着我的手撒娇摇了摇“好啦好啦,我就不去了。”

  “去,怎么不去。”

  画风突变,陈童彤诧异看着我。

  “我陪你去。”我对着陈童彤眨了眨眼,而脑海里却是思考着怎么狠狠宰高驰一顿,居然敢色色看着陈童彤。

  回到了教室里,今天早上下午都有陈童彤的课程,而我已经把所有本学期课本都浏览了一边,如同背了很多课本然后忘了很久,再捡起来,这样不仅记得很快,还记得很紧。

  这样也就是,我上课已经没有意思了,所以与王凯旋都一样,除了英语课,其他的课程都趴在桌子上睡觉。

  待我醒来之后,班级已经没有人了,看了下时钟,12点30分,揉了揉眼睛。

  “诶?”在我面前是一份快餐。

  我四处找了找,在快餐地下压着一张留言:上课的时候,看你一直睡,就知道放学肯定不会醒,昨晚累坏了吧,本宫赏你的,补一补。。。

  我轻轻笑了笑,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脑海里还残留着陈童彤写这封留言时皎洁的笑容。

  我起身,拍了拍王凯旋的头,王凯旋打着哈欠醒了“老大放学了?走,吃饭去吧。”

  我摇了摇头“今天你自己去吃吧,我有这个。”我拿着快餐在王凯旋面前晃了晃。

  王凯旋盯了盯,吃惊看着我“大嫂回来了?”

  我才想起林梦洁,看着王凯旋,摇了摇头“不是,是其他的。”

  王凯旋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说了声肚子饿了,便离开了教室。

  我回到座位上,翻起快餐,挺丰富的,有些凉了,想起是陈童彤给买的,便是一阵温暖。

  吃好之后把餐盒往垃圾桶一扔,来到了学校后边的小树林里。

  “火火哥。”我抬头一看,张柴一伙人在树林下抽着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然而并没有拍了,真是的,等了这么久,我还去理了个头,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