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天花板,青龙怎么才能回来,第一次他说过在玉佩被封印了很多个年头。

  青龙在玉佩里,会很孤单吧?微微叹了口气。

  我闻了闻身上的味道,皱了下眉头,汗臭味好重,特别是腋下。

  我慢慢爬了起来,脱下了上衣,展现出不是很巨大,却是很完美的肌肉线条。

  在衣柜拿了件宽松的衣服,慢慢走到浴室门口,我的房间是没有浴室的,浴室在房间旁边,我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敲敲“童彤,你好了没有,我全身都是汗水,难受死,要洗澡。”

  里面传来声音“好了好了,我穿衣服,你等等。”

  我站了一分钟左右,浴室门打开,一阵幽幽的烟雾从里飘散出来。

  我愣了下,陈童彤见我的疑问,红着脸回答“我习惯洗热水。”

  烟雾散去,陈童彤如同出水芙蓉,特别是,胸部,就要呼吁而出的感觉,快要崩开的感觉。

  陈童彤拿着自己带来的衣服,用另一只手敲了敲我的脑袋,用口语说:不正经,还不洗澡。

  穿着我的篮球裤,走近了我的房间。

  我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微微冲了下凉,沐浴露什么的都随便抹了,我就一个目标,就是赶紧洗完澡,回到房间里。

  匆匆洗了头,刷了牙,擦了擦,穿上衣裳,就走了出去。

  打开房门,陈童彤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她拿着一本书回头看了看我,对着旁边的椅子拍了拍,我走了过去,坐下。

  她把书往我这边靠了靠,我看了下,这是英语课本。

  她眨了眨眼睛“我教你一会儿怎么样?”

  我瞥了嘴,起身,走到床上,重重躺下,弹了一下“不了,太困了,我要睡觉。”

  陈童彤走了过来,爬了上来,躺在我身边“火火。”

  “嗯,怎么了?”

  “明天跟我去拿衣服,我住你家了。”

  我坐了起来,陈童彤对我眨了眨眼睛“我就住你这了。”然后眯了眼“你有意见。”

  我举起手“不不不,我很乐意。”然后有些疑问“不过你出来这么久了,怎么都没看见叔叔婶婶。”我记忆中陈童彤的爸妈都是军人。

  陈童彤眼神明显有些躲闪。

  我摸了摸她的头“如果不想说的话没关系的。”

  陈童彤坐了起来“那一年我17岁,我爸是国家特种部队的队长,仇家满天下,当时一个矿山的大老板盯上了我家,我爸当时是在部队里而我和我妈离开了大院,在我爸部队所在的市区安顿了下来,因为我爸当时的任务是监视那个矿山老板,矿山老板犯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就只知道,那个矿山老板非常生气,而找不到可以对付他的弱点,他就把目标定在我们两人身上。”

  陈童彤说着说着眼泪留了下来“那一次在中学里,我刚要回家,然后我家里遭受了攻击,我妈被抓了,我当时在买东西逃过了一劫,我爸去当了人质,把我妈换了出来,可我妈刚走到半路,就被狙击手射死,而我爸也被歹徒杀害。”陈童彤痛哭了起来。

  我轻轻把她拥入了怀抱中,陈童彤反手抱住我“所以我找到你了,我不想失去你,呜呜呜。”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渐渐的,陈童彤停止了哭泣,心里一种特殊的情感悠然升起。

  “火火。”

  “嗯,怎么了?”

  “你身上挺烫人的。”

  “怎么会。”

  陈童彤离开了我的拥抱,我重重喘着粗气。

  “火火?”

  这一声清脆的声音如同火源点燃导火线一样,我重重抓着陈童彤的肩膀就吻了上去。

  把身上的衣物撕裂后,便动了起来。

  痛苦缠绕着迷人的呻咛声。

  一阵舒爽后便沉沉睡去。

  陈童彤轻轻摸了摸我的脸,泪水掉在我的脸上“火火,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盖上被子,头轻轻倚在我的胸部,睡去,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吃惊看着赤身裸体的我们两人。

  陈童彤抓过被子遮住少儿不宜的部位,脸红着说“看什么呢?”

  我眨了眨眼睛“昨晚?”

  “是啊。”

  “我们?”

  “对啊。”

  “做过了?”

  cP最…$新K$章节,上#酷Q匠W$网oM

  “嗯~”

  我沉默了,坐了一会儿。

  陈童彤见我不怎么对,便询问道“火火怎么了?”

  我自嘲笑了笑,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我抓着陈童彤的手。

  抬头看着陈童彤“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陈童彤看着我噗嗤一笑,轻轻一笑“好。”

  我抓起被子“见光啦。”

  陈童彤见小火火在眼前,羞得直接遮上了眼睛。

  身体的虚弱感也解除了,我才想起来,我妈昨晚给我喝的药,不会是春药吧?

  我想了想,也是因为喝了那些才迷失了意志。

  看了一眼还在拉被子挡身子的陈童彤,不由自主的一笑。放开了被子,陈童彤如同一个充满怨气的人幽幽看着我。

  我跑到衣柜换上了衣服,给她拿来了她带来的衣服,亲眼看着她一件一件穿上,大饱眼福,小火火又站起来。

  吃了饭便一起到了学校,今天没有晨练,而是早早搀扶着陈童彤来到了学校,昨晚有些疯狂。

  在家里,床单陈童彤趁早就把床单上的血迹给洗了。

  把陈童彤带到年段室之后,我也回到了班级里,王凯旋过了一会儿打着哈欠到达班级“诶,老大每天都这么早啊。”然后趴在桌子上滴滴嘟嘟的说“我就先睡了,吃饭叫我。”就是一阵轻微的呼吸声。

  我笑着摇摇头。

  上课了之后,我没有看见南门晴虹的身影。

  还是孤独一人。

  第三节是英语课,早上来的时候陈童彤说自己能行,自己能走到班级。

  刚上课她就打开门走了进来,坐在了讲台桌前的椅子上,满怀歉意的说“抱歉大家,因为老师脚有些不舒服,所以今天就坐着上课。”

  “没事的老师,我们可以的。”

  “对啊,老师身体要紧。”

  “不用顾忌我们,你脚不舒服还来给我们上课,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陈童彤已经是欲哭无泪了,这帮学生们怎么这么可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这是第二个,而作者给大家承诺,主角绝对不是一个花心的人,也不是看见美女就想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