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梦洁愣了下,也很热情的回应着。

  持续了5分钟,分开后,林梦洁喘着粗气双眼迷离看着我。

  我再次吻了下去,这一次,不分你我。

  我渐渐褪去她的衣物,抚摸着颤抖又熟悉的身子。

  林梦洁始终叫着我的名字。

  我把最后的内裤褪去,“我要进去了。”

  林梦洁一动,自己把它装了进去。

  “嗯~啊。”林梦洁眉头紧闭着。

  不服输的样子,直接抱住了我,在上面自己动了起来。

  “啊,啊,啊~”我发出一声舒服的怒哄,把体内积蓄的都给释放了出来。

  林梦洁紧抱着我,发出蚊子般的娇喘,狠狠的在后背上挠出血痕。

  我也紧紧的抱住她,“我爱你。”

  林梦洁离开了我的怀抱,诧异看着我。

  我被她的样子逗笑,轻轻给她拂去粘在脸上的头发,温柔轻声一字一字说。“我..爱..你..林..梦..洁。”

  林梦洁什么都不说,就看着我,眼睛的泪水关不上般的留了下来。

  林梦洁主动吻上了我。

  “哇。”还没分开的我们,林梦洁自己上下动了起来。

  “我爱你,我爱你,陈炎,我不想和你分开,我爱你。”林梦洁一边动一边在我的耳边说着。

  “我们不会分开的。”我抱着她安慰道。

  这一晚,我们没有分离,始终在一起着。

  “陈炎,对不起。”林梦洁幽幽的说着。

  我摸着她的头发,温柔的说。“怎么了?”

  “我就要转学了,我们就要分开了。”林梦洁抽泣着。

  “转学就转学,反正你很快又会回来的。”我安慰着说道。

  她以为我说的是假的,抱得更紧了。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好了,你现在都是我的人了,我还能让别人抢走你啊。”

  林梦洁伸出了手,用小指头轻轻勾住我的小指头,“拉钩上吊100年不许变,变得是小狗。”

  最后用大拇指来个印章。

  我轻轻吻了下她,“好了现在两个印章了。”

  身子分开时,林梦洁一阵颤抖,精液随着我抽出而流了出来,混着一丝鲜血,流淌在被子上。

  林梦洁见我看着这一幕,一羞,赶紧捂住了下体,嘟起了嘴。

  最后脸色煞白,“糟了。”

  “怎么了?”

  林梦洁看着我说道。“咱么刚刚做那事的时候没有做安全措施,我会不会有孩子啊?”

  我轻弹了她的额头,“怎么会,就算有,那就生下来,我养你们两个。”

  林梦洁摸了摸额头,我的眼光顺势而下,林梦洁赶紧再次捂着,嘟着嘴,“色狼。”

  我趴了上去,“哎呦,刚刚谁主动奢求来着,还说我色狼,不行不行,必须教训。”

  林梦洁赶紧抱住了我,“啊,救命啊,救命啊。”

  我轻咬住胸前的小樱桃。

  “啊~”林梦洁眼睛马上就变了迷离了,身子轻微颤抖着。

  暗想道:小样,你哪里敏感我会不知道。

  快5点的时候,我离开了林梦洁的家里。

  离开之前,林梦洁塞了一个纸条给我,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我马上就懂了。离开时看着她不舍的眼神,我真的很痛苦,可是,很快就能再相聚了。

  听班主任说,这次月考是进行全国统计的,初步了解我们现在的真实水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与林梦洁的恋情应该是被她爸发现了,不然的话,林梦洁不可能刚开学就转学的,我没有想错的话,她爸应该还在监视我,只要这次我的成绩超过林梦洁她爸的预期,那么,林梦洁很有可能再次转学。

  在附近吃了份豆腐花和馒头,便坐早公交车回到了学校。

  整个晚上,我都没有回家过,想必,我妈已经着急透了吧。

  放下背包。

  “炎小子,这样你就满足了?”青龙幽幽的传音道。

  昨晚青龙还在阻止我并劝我不要沉迷与女色。

  我当然知道青龙什么意思,可是,林梦洁不同,他是我这辈子最爱,最亏欠的女人,我必须用我所有的一切来对她好,不然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原谅自己,上一世亏欠她太多了。

  昨晚实在太累,都不知道射了多少,现在脚有些微微发软。

  我很清楚的知道,这得归功于练体,要是上一世的我,现在可能还在床上,可不是微微发软这么简单。

  王凯旋也早早来到了学校。

  诧异看着我,然后高兴扑了过来,“老大。”

  “滚开,”我一脚踹了过去,王凯旋马上闪开。

  我眼睛一亮,“有差别哦,和你昨天。”

  王凯旋放下背包,得意的笑着,“昨晚三个小时,我都在练习反应速度,现在总算有些收获。”

  我笑了笑。“行啊你,有些专业了,怎么着,以后打算练武?”

  王凯旋想了想,说“老大,其实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越练着,就觉得越有趣。”

  “这小子倒是个练武的材料。”青龙传音道。

  我也有些意外,青龙居然会去评论王凯旋。

  我拍了拍王凯旋的肩膀,“加油吧,有什么不懂可以来问我。”

  王凯旋点头后便趴在了桌子上,“现在的事就是先睡一会儿,太累了,我脖子手臂大腿都是酸的,刚刚躲你那下是下意识躲过去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呢。”说完就睡了过去。

  我无语着。

  刚刚吃了份豆腐脑,现在倒是有些尿急,上了个厕所。

  洗完手刚要走回教室。

  “哎,小子,是你啊。”突然后边传来一个叫声,我慢慢的回头。

  南门晴虹!

  我差点就跪了,后退了几步。

  警惕看着她。“你你你你...来这里干嘛。”

  看清楚她腰上没有别着唐刀,我松了口气。

  深呼吸,在吐气,害怕一个女人是在是太没有面子了,假装镇定再次问。“南门晴虹,你来二中干嘛来了。”

  }最新d章a#节上+☆酷Y匠{》网

  她把头发扎成马尾,穿着一白色T桖和浅蓝色短裤,加上一双白色运动鞋,倒是有邻家姐姐的感觉,可是那如同鹰眼般犀利的眼睛倒是出卖的这一切,这女人,不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我老家里背后一个非常高的山,然后山上有很多当时抗日留下来的房子什么的,还有横穿整个大山的山洞,然后我们会聚集很多小伙伴去爬山看那些风景,一天,有个小伙伴上去之后肚子疼了,然后跑去山洞大便,我们一群人商量着,然后石头剪子布,选了一个人,往山洞里面扔了一个石头,然后接着里面就是一顿骂,骂完之后,幽幽的说,有人带纸了没?我屁股都粘上了。我们拿着一包5毛钱的手纸,抽出一张,然后再分成两张,一张一张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