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王凯旋穿戴整齐背着背包跑了出来。

  “走吧。”我说完就往学校方向走了过去。

  王凯旋紧紧跟在我后边,“老大,你打斗方式和上次的完全不同啊,我记得上次,你也是有些像自由搏击的,可是这次完全不一样了。”

  我上了公交车投了币说道,“上次我的确是自由搏击,这次是根据太极来与你对练。”

  “太极。”王凯旋愣了下说道,“太极不是爷爷奶奶健身的么?”

  我笑着给他解释道。“对,可是,太极不仅可以来健身,也可以运用到实战来,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卸你力量时候的感觉吧。”

  王凯旋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时候,我感觉好像打在棉花的感觉,突然力气好像没有地方发泄,怎么说,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我点了点头,说“这就是太极精髓所在,以柔克刚。”

  王凯旋使劲摇了摇头,说道“太难了,不想了,太饿了。”

  过了一会儿,车到站了,我俩下车后来到学校附近的小吃店,看王凯旋大吃大喝,我着实有些饿,于是点了些跟着吃了起来。

  一顿饱饭过后我已经是十分饱了,都走不动了,坐在小吃店里休息了一会儿。

  “老大。”

  “恩?怎么了?”坐着王凯旋叫了我一声,我应道。

  “老大,你真的不担心嫂子么?我好久都没看见她的。”王凯旋谈起林梦洁。

  我想了想摇了道“不想是假的,可是既然她没事的话,我就不必担心了。”

  王凯旋也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妥,换了个问题说,“老大,太极得练多久才能与你一样啊。”

  我眯上眼睛,“学功夫不在一朝一夕,如果你有坚持下去的一份心的话,那再难的功夫也会被你练成的。”

  王凯旋有些不满这个说法,“说来说去也就是很久吧。”

  我点点头不再回答,王凯旋见此也不再提问。

  我脑海里全部都是林梦洁的身影,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在干嘛呢。

  坐了一会儿,便起身与王凯旋来到教室里。

  肚子有些撑,跑了厕所一趟。

  回到教室,坐了一会儿,“陈炎出来下。”刚上课班主任就在门口叫了我。

  出去后,班主任靠在走廊的扶手上,我走到了一旁,问。“吴老师,叫我有事?”

  班主任点点头,有些担心说,“今天你母亲给我打电话请假了,没什么大碍吧?很快就要月考了,自己得照顾好身子啊。”

  我站在一旁说。“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早上起来有些头晕脱力,是在没有办法上学才让我妈请假,调养了一天也差不多了。”

  班主任拍了拍我的肩头,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过几天我再给你安排个同桌,两个人交流学习总比一个人傻念还要好。”

  “诶?”我楞了下,“为什么要给我安排同桌,林梦洁不就是我同桌么。”

  班主任转头说着,“林梦洁啊,对啊,可是她今天刚转学了,她这几天家里人一直给她找学校来着,最后决定在首都亲戚家附近的学校里,挺好的一个女孩,”

  我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好了,赶紧进去吧,外面冷别在冻着了....陈炎?....陈炎?”

  “啊!哦,好。”我反应了过来,走了进去。

  坐在座位上,感觉,整个世界都已经失去了一样。

  “喂,炎小子,你不会这点挫折就打退堂鼓吧?林丫头活着好好的,这不就够了?”青龙传音道。

  我摇摇头,“你不懂,爱一个人是多么的想和她在一起,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想看看她的笑脸,我想一直一直和她在一起,不管多久。”

  青龙再次传音,“是么,可是你修炼青龙绝后,你的寿命会随着你的能力增加,至强者是能无线活在世上不受天地的审判的,等你等到林丫头头发苍白,整个人全是皱纹,你还是保持年轻的样子,我倒是很期待,你会如何选择。”

  我轻轻一笑,“我宁愿不学青龙绝。”

  青龙吓了一跳说不出话,最后叹了口气。“这就是你们人类口中的爱情,七情六欲,唉,炎小子,我也不劝你了,你自己想想吧。”

  我并没有把青龙的话放在心上,因为,林梦洁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可能抛弃她,更不可能放弃她。

  放学后,学生们都涌出了校门口。

  学生们每个人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可是,我就是笑不起来。

  心情无比沉重。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班主任说过梦洁今天刚办的转学手续,也就是,她可能在还在家里。

  带着这份期望,我做公交车来到了沿海小区,找到林梦洁的家。

  远远看着,整间房子灯都已经熄灭了。

  而我静静的在一旁站着,最后终于做了一个决定,轻跑了过去轻松爬上了二楼。

  根据上一世的经验,我清楚的知道,林梦洁的房间在阳台的左边,窗户微开着,透过窗户我清楚的看到,那隆起的被子。

  梦洁还没走,我高兴的想着。

  轻轻打开窗户爬了进去,透过月光,清楚的看到那精致的脸皱着眉头,眼睛微肿着,看来是哭过了。

  轻轻摸上林梦洁的脸,那紧皱着的眉头才慢慢舒展了起来。

  “陈炎...”林梦洁吐出我的名字,原来是梦话。

  我轻轻的摸着她的脸。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我,眼睛瞬间湿润。

  拉开被子直接抱住我。“陈炎,陈炎,陈炎。”一直叫着我的名字。

  我轻轻摸了摸她的后背。“嗯,我在呢。”

  很久很久,她抓着我后背的衣服,始终不松开,好像很害怕失去我一样。

  :/酷tl匠{网Q永久z免3费;看^*小{…说:

  夜慢慢的深了,我们两个人始终抱在一起。

  慢慢的林梦洁沉默了下来,离开了我的怀里。

  两对眼睛对视着,在皎洁的月光下,我盯着她的眼睛,如同灵动的精灵一般,林梦洁慢慢闭上了眼。

  我对准林梦洁的嘴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是李四兄弟说:

作者正在奋力码字中,所以,各位看官,给点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