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话音未落,会议室就掀开一场轩然大波,一些冲动的忍不住直接开口指责欧卿祺。

  大多数人还是保持着沉默不说话,因为好像终于有人发现了,欧卿祺并不是那种可以任意拿捏的货色。

  这个时候明显还是需要观望的,欧卿祺的态度不明确,如果欧卿祺真的可以做宋家的主,那么让出这些,貌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如果为了现在这点利益就得罪了欧卿祺,那么貌似有点得不偿失了,尽管欧卿祺目前只是代理总裁,可是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情况呢?

  4Q最新'章i(节上gC酷:匠!网b

  而且就目前看来,不少人都觉得,欧凡不会是欧卿祺的对手,所以欧家的大局未定,一切说起来都还太早。

  杨家倒了,对于欧凡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失去了一个家族的支持的欧凡如果跟能够掌握宋家的欧卿祺对上,胜负可真的就是不确定了。

  这样一想,原本摇摆不定的人就沉默了,有很多时候墙头草虽然不讨人喜欢,可是却也是获得的利益最大的,活得最久的这一点也不假。

  欧卿祺坐在上边,自然是把那些人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看着那些人脸上变化的表情,欧卿祺的眼底浮现出淡淡的冷笑。

  一只手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欧卿祺挑眉看着吵闹不住的人,轻飘飘的说:“那你们想要怎么样呢?”

  “这个不行,最起码得压低七个百分点签约!”一个气冲冲的说,仿佛欧卿祺刚刚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一样。

  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眼里里笑意更甚,轻轻的反问:“七个?要不十个吧,凑个整数,怎么样?”

  欧卿祺突如其来的话让在场的人微微一愣,根本就没有搞明白欧卿祺是什么意思,刚刚不是还说要提高吗?

  现在怎么就同意压低了?而且还是压得那么狠,十个百分点,那么宋家就真的是连和辛苦钱都没赚到好吧,就是白跑腿了,而且估计还得自己贴钱才行。

  “要不,就八个吧,毕竟宋芦是欧家的二少奶奶,也不好做得太过分,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就直接签约吧。”

  “是呀,毕竟欧家跟宋家是姻亲,这样也算是互相帮助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欧卿祺一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幽深笑意,众人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欧卿祺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看着欧卿祺的表情也不是开玩笑的啊,一时之间就没有人拿的出主意了,愣愣的看着欧卿祺不说话。

  “怎么样,或者说是直接让宋家把工程送给欧家得了,这样多好呐,免得麻烦,你们说行吗?”

  欧卿祺话音未落,会议室陷入了一片死寂,傻子也听出来了欧卿祺语气中的寒意,而且欧卿祺后来说的这个也太不靠谱了好吧。

  “这个只怕是不行,说出去也不好听,还是好好签约合作吧,要我说,按照欧总说的提高五个我们也不吃亏,而且也赚的不少,何必呢。”

  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的刘云开头说话了,旁边的人听到刘云这帮着欧卿祺的话立马就不乐意了,看着刘云:“刘总,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们这不是也是为了大家的利益着想呢嘛!”

  “是呀,跟宋家合作也是看在宋家跟欧家是姻亲的情况下才合作的,这是给宋家解了困境,怎么看也是欧家吃亏才对,怎么能说我们不吃亏呢。”

  刘云似笑非笑的挑眉,赶着找死,谁救得了你?想着自己得到的消息,刘云低着头不说,只是微微摇头的动作还是表达了自己不赞同。

  欧卿祺多看了两眼帮自己说话的刘云,轻轻的勾唇一笑,慢条斯理的说:“哪里会不好听,反正也不会有机会合作,空想想,也还是不错的。”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一群人愣了,只有刘云跟杰瑞还有几个支持的人露出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意味深长的笑意。

  “欧总,你这话什么意思?哪里会不能合作,只要大家同意了,这事儿我就包了,下午我就让人去找宋芦谈谈。”

  欧卿祺闻言不可置否的抬头看着说话的人,眼里划过一丝戏谑,懒洋洋的敲打着桌面。

  “我不同意,你试试行不行?”欧卿祺这话说得实在是太霸气了,各种霸气外露,可以说甚至是狂妄自大了。

  可是看着欧卿祺的模样,就没有人能生得出怀疑的心思来,只是各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欧卿祺,希望在欧卿祺的脸上找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情绪。

  “我就不信了,宋家到底还是姓宋的,欧总难不成就可以一手遮天了。”一个再三挑拨欧卿祺的刺头再次发言。

  欧卿祺目光轻飘飘的一扫,记住了这人的德行,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要怎么收拾这厮才可以,至少短时间内真的是不想见着这货了。

  “不信,你大可以试试,反正我没有意见,在此恭祝黄总马到成功。”欧卿祺对这人的挑衅淡淡的无视,笑得和善。

  “我这里倒是有宋家总裁助理的电话,要不黄总试试。”刘云唯恐天下不乱的说,看着挑衅欧卿祺的人目光戏谑不定。

  称为黄总的这人是欧凡的亲信,但是人实在是没有什么脑子,欧卿祺觉得,欧凡肯信任他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人没脑子,好操控,不然欧卿祺实在是找不出这人还有什么优点。

  就像此时此刻一样,受了些许撩拨这人就打通了刘云给的那个电话,非要用自己屈辱的经历来践行欧卿祺说过的话,让人阻止都阻止不住呐。

  “喂,我是孙岩,请问您是?”欧卿祺听见孙岩的声音微微皱眉,黄总得意洋洋的说:“我是欧氏的黄军,想要跟你们宋总裁谈谈一些事情,你看方便吗?”

  说着对欧卿祺挑衅的挑眉,欧卿祺无语的两手摊开,示意你不用管我,自便就好,黄总气得吹鼻子瞪眼的。

  “宋总说过,欧卿祺可以做主宋家的事情,你有什么直接跟欧总说就行。”挂断了电话,会议室一片寂静,欧卿祺似笑非笑的挑眉:“各位,有意见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