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色阴沉得可以拧出水来的宋菲,宋芦真的是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好吧,看到宋菲能够控制住情绪没有冲上来跟自己打架,宋芦都突然觉得宋菲怀孕了以后长脑子了。

  宋菲本来就因为秘书那句江太太是客人气得够呛,窝了一肚子的火气,看到宋芦笑吟吟的走进来看着自己,心里的火气蹦的一下就更大了。

  /最、新章节x上酷匠(P网)

  “宋芦,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没等宋芦说话,宋菲就阴沉沉的对着宋芦说,宋芦闻言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菲,貌似很不解的问:“江太太是指什么?”

  本来江太太这三个字是宋菲很开心听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宋芦嘴里蹦出这三个字宋菲就会感到一种无尽的嘲讽,仿佛自己永远都低了宋芦一头一样的不自在。

  “你敢说你不是故意让人拦着我的,宋芦,许久不见没想到你倒是会玩这些阴招了。”

  宋菲冷冷的看着宋芦,想起自己被拦在宋芦的办公室外边的事,原本就黑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宋芦无辜的耸肩,这事儿宋菲倒是真的是冤枉宋芦了,宋芦是真的不知道宋菲今天要来啊!

  所以根本就没有机会安排什么人去吃饱了撑的拦着宋菲不让进好吧,再说了,宋芦觉得才没有那么无聊呢。

  尽管说宋菲的确是被拦在外边了,可是宋芦可以保证,自己真的没有安排过任何类似的事情。

  所以说,要怪也只能是责怪宋菲自己的人缘太差了好吧,这个能怪的了谁呢?不过宋菲显然是不可能会相信这样的解释的,所以宋芦也懒得解释。

  “江太太,我有你想象中那么无聊吗?”宋芦挑眉看着宋菲,轻飘飘的问,眼里毫不犹豫的显示着自己的不屑讥讽,让宋菲的脸色好一阵变换。

  宋菲看着宋芦的笑意,突然就笑了,只是那笑声中夹杂着难以掩饰的尖锐,让宋芦不悦的皱眉。

  “宋芦,我以为你现在没有心情跟我吵架呢,看样子宋家还没有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不然你怎么舍得跟救世主,争吵呢?”

  宋菲看着宋芦的目光实在是太过刻薄,宋芦不由得微微皱眉,心里不住的咆哮:救世主?你丫的还圣母玛利亚呢!滚犊子吧你!

  “救世主?我以为你知道,我不信基督。”宋芦淡淡的看了一眼宋菲,不以为意的耸肩,嘴角勾起的弧度恰到好处的表达了自己对宋菲的不屑。

  不管什么时候,宋芦的骄傲从未改变,在宋芦的面前宋菲始终都觉得自己低了宋芦一头。

  尽管现在自己手里握着比宋芦更好的优势,可是宋芦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这一点,是宋菲永远都达不到的,也是宋菲嫉妒宋芦并且不惜一切想要破坏的。

  “宋芦,我不想跟你绕弯子,你应该知道,我有你想要的东西,我可以帮你,你只需要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可以,怎么样?”

  宋芦一听宋菲这话就笑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宋芦真的很想问宋菲,你丫的是把我当傻子呢,傻子呢,还是傻子呢?

  你一手造成了这一切,然后打着救世主的旗号出来拯救我,祸害我以后还要我对你感恩戴德,宋芦忍不住感慨,之前咋就没发现宋菲还有这种异想天开的才华呢?

  “停,我对你说的拯救没兴趣,如果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那么你可以走了,我忙着呢,没空陪你玩。”

  宋芦似笑非笑的对着宋菲撇嘴,明显不把宋菲的提议放在心上,而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明显激怒了宋菲。

  没有什么会比遭到宋芦的无视更加的让宋菲感到愤怒,特别是在宋菲兴致勃勃的想要看着宋芦求自己的的时候。

  结果发现这人对自己的筹码根本就不感兴趣,真的是没有什么会比这个的打击来得更加的强烈了。

  看到宋芦作势要走的模样,宋菲瞬间就急眼了,双眼赤红着低吼:“宋芦,不要我帮忙,你是想要看着宋氏毁在你手里吗?你这样,对得起爸爸吗?只怕天堂的爸爸,也不会安心吧。”

  听到宋菲提起了宋耿秋,宋芦漫不经心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的变化,不过却不是宋菲想要的变化。

  宋芦冷冰冰的回头看着宋菲,嘴边浮现出淡淡的冷笑,目光锐利得仿佛可以撕开宋菲的表面,看透最阴暗的腐败。

  “这个问题,就不麻烦江太太操心了,再说了,就算宋氏毁了,那也是我的宋家,关江太太什么事?”

  宋芦的答案跟宋菲想要的完全不一样,听到宋芦语气中的寒意,宋菲不由得微微一顿,对宋芦话语中的拒绝更是有种一拳打到了棉花上的无力。

  宋菲指着宋芦的笑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宋芦看着宋菲被自己气得通红的脸,满不在乎的挑眉。

  突然就觉得这几天心里憋屈着的感觉消散了不少,不由得默默感叹,真的是需要一个无私的出气筒来让自己发泄发泄呐,不然再这样憋着,估计自己都害怕得抑郁症呐。

  “还有一个问题,江太太,我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告诉你,那是我的父亲,跟你没有关系,所以,拜托你不要随便乱认亲戚。”

  说完宋芦也不顾宋菲难看的脸色,直接转身走出了会客厅,任由宋菲在身后的屋子里咆哮,懒洋洋的伸手揉了揉被宋菲的尖锐声音蹂躏的耳朵。

  在门外守着的秘书看着宋芦出来了不由得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看着秘书紧张的模样,宋芦好笑的伸手拍了拍秘书的肩膀:“没事儿,那么紧张干什么?”

  “夫人,二少爷特地安排我跟着您,可不是看您跟危险份子接触而无动于衷的。”宋芦闻言满脸的黑线,宋芦怎么不知道,宋菲那样的德行也能被称为危险份子……

  “丽萨,相信我好吗?真的没事儿,再说了,欧卿祺安排你跟着我,也不是让你给我摆脸色的呀。”

  宋芦正色看着满脸严肃的丽萨,心里默默的嘀咕:必须把丽萨心里不正确的想法打压下去,不然就单单是丽萨这句危险份子,宋芦估计自己在欧卿祺那里都讨不了好。

  丽萨对宋芦的话表现出了高度的不可置否的不赞同,宋芦无奈的扶眉,摇了摇头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好吧,还是小白比较好忽悠,宋芦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小白要回来,把丽萨这尊大神给欧卿祺那厮送回去,实在是太不好掌控了有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