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岩看着宋芦满脸疑惑的模样,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不知道吗?宋菲来了,而且是打着帮宋家脱离危机的旗号来的。”

  孙岩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透着浓浓的嘲讽,下边的人不清楚,可是孙岩却是知道全部过程的。

  如果不是宋菲执意要把宋家所有的资金撤走,宋氏根本就不可能会面临现在的危机,现在看着宋氏出问题了,又打着帮助宋家的旗号出现,宋菲的苦心可真是让人感动。

  宋芦闻言微微皱眉,脑海里好像突然划过一丝亮光,但是宋芦还没有来得及抓住的时候就消失了。

  以至于宋芦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却死活想不起来:“我不知道这事儿,再说了,她说她会帮忙,你信吗?我更相信,她是来嘲笑我的。”

  孙岩闻言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怒气,转身就要往回走,宋芦一把拉住了怒气冲冲的孙岩,挑眉问:“你要干什么去?”

  “你先别上去,我去给她赶走,免得看见那人耀武扬威的德行就来气。”宋芦好笑的看着孙岩,有些哭笑不得的说:“来都来了,我就见见又如何,再说了,她肚子可不比我小,你们可惹不起她。”

  听到宋芦这样说,孙岩才想起宋菲皮球一样的肚子,眼里划过一丝懊恼,心里更是烦躁得不行。

  就像宋芦说的那样,与其说宋菲是来给宋家提供帮助的,还不如相信宋菲是来嘲笑宋芦的。

  因为宋菲跟宋芦的关系真的可谈不上是什么友好的,或者说一直都是宋菲单方面的针对宋芦而已。

  “没事儿,你去忙吧,在哪儿呢?我去看看去,看看江家的少奶奶,打算给我们一份什么样的惊喜。”宋芦似笑非笑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抬步朝前走去。

  孙岩看着宋芦的背影,一咬牙跟着宋芦走了上去,看着孙岩,宋芦奇怪的挑眉:“你跟着我干什么?今天很清闲吗?”

  “我不放心你,宋菲那个疯子,谁知道她会干什么?”宋芦满头黑线,眼里划过一丝戏谑:“你觉得,宋菲是觉得她肚子里的江家继承人重要,还是跟我同归于尽重要?”

  孙岩闻言微微一顿,疑惑不解的看着宋芦,宋芦淡淡的勾唇一笑:“放心吧,最多就是来炫耀炫耀,顺带隔应隔应我的,没事儿。

  酷$N匠V2网K。首发()

  宋芦没有说的是,宋菲必然不会是心甘情愿来的,宋芦终于想起的那个被自己遗漏的地方是什么了,那就是江风。

  宋菲会主动想要帮自己,这个认知呀宋芦的心里比欧凡会喜欢杨雨菲一样的不可思议,毕竟宋菲到底有多想看自己的笑话,这一点宋芦可是很清楚的。

  排除了宋菲自己的因素,那么就只剩下江风了,江风自以为很了解宋芦,却也忘记了宋芦也了解他。

  江风并不是那种懂得知难而退的人,这一点从宋芦已经跟欧卿祺感情和睦的时候江风还对宋芦不死心就可以看出来。

  所以在提出了帮助宋芦被拒绝之后江风会另外想办法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奇怪的是,江风怎么会认为宋菲是想要帮助宋家的?

  宋芦是真的觉得很搞笑呐,江风跟宋菲结婚多久了,连孩子都快要生了,结果江风还不明白宋菲对宋家的恨意,对宋芦的恨意。

  宋芦真的不知道是应该感慨是宋菲隐藏得太深,还是江风对宋菲的无视已经到了一种境界了。

  孙岩看着宋芦淡然无比的笑意,相信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无奈对着宋芦说:“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先去处理个文件,行吗?”

  宋芦对着孙岩无奈的点头,眨巴眨巴水蒙蒙的大眼睛,仿佛是在无声的保证:放心嘛,我真的不会有事的咯!

  孙岩目光夹杂着担忧走了,宋芦一个人走进了宋菲所在的会客室,说起宋菲在的地方还有一点说不清的小误会。

  那就是宋菲觉得自己是打着帮助宋家的旗号来的,那么宋家的人就必然会对自己感恩戴德的。

  可是宋菲却忘记了,如果不是自己执意移走所有的资金,宋家又怎么会面临现在的危机?

  然后,就在宋芦不知情的情况下,宋菲实实在在的尴尬了一把,被人给请到了会客厅,这对于宋菲来说,绝对是一个奇耻大辱。

  宋菲原本是想着直接到宋芦的办公室的,结果还没走到那个楼层呢,宋菲就被尽职尽责的秘书小姐给拦住了。

  作为客人,而且还是没有邀请和预约的客人,宋菲不应该出现在宋家高层的办公区域。

  这一点宋菲当然清楚,可是事情的重点是宋菲并不觉得自己是客人,然后矛盾就这样简单的产生了。

  最后宋菲被人威胁,如果不去会客厅,那么就请出去,或者不如说是赶出去,看着丝毫没有跟自己开玩笑的秘书,宋菲很清楚,如果自己再坚持,那么自己真的会被赶出去。

  所以最后宋菲屈服了,被人带到了会客厅,还有个人陪自己,据说作用是解闷,可是一言不发的秘书丝毫让宋菲的感觉不到这人解闷的功效,相反倒是觉得看见那人冷冰冰的一张脸就牙疼,浑身不舒坦。

  宋芦听到宋菲在会客厅的时候略微惊讶了一下,毕竟宋菲的德行宋芦也是知道不少的,宋菲可不会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进宋芦的办公室。

  一开始宋芦以为自己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到耀武扬威的宋菲,没想到这人却是在会客厅。

  “宋菲,怎么去的会客厅?”好笑的想了想宋菲可能会有的表情,宋芦不由得微微挑眉,唇边带着淡淡的讥讽问。

  一旁的秘书笑着说:“一开始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是这里是宋氏,江家的少奶奶,也只是客人而已,哪里可以不遵守规矩的道理。”

  宋芦赞赏的看了一眼含笑盈盈的秘书,眼里划过一丝戏谑:“是呀,客人就应该有客人的觉悟,做得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