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饱喝足之后宋芦懒洋洋的趴在欧卿祺的胸口歇息,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欧卿祺的胸口健壮的肌肉,过了许久才慢悠悠的说:“欧家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的?”

  欧卿祺轻轻的伸手揉了揉宋芦的额头,眉眼含笑的说:“欧凡暂时不能去公司,由我代替他处理公司的事情。”

  “那欧凡干什么呢?”宋芦疑惑的抬头看着欧卿祺,宋芦心里下意识的觉得欧凡不会那种坐以待毙的人。

  欧卿祺闻言嘴角勾起一个愉悦弧度,带着淡淡的讥讽:“这是母亲的安排,他不满意,又能有什么办法?”

  宋芦轻轻的嗯了一声,趴在欧卿祺的身上不再说话,欧卿祺沉沉的在宋芦的耳边轻轻的说:“沁儿,一切有我呢,放心吧。”

  宋芦闷闷的嗯了一声,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欧卿祺低头看着宋芦发出的舒缓而平静的呼吸,眼里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小东西,一切都有我呢,你好好的就行。

  第二天早上宋芦醒来的时候欧卿祺已经不在了,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宋芦不由得微微皱眉,习惯了第一眼睁开眼就看见欧卿祺的身影,突然就不习惯了。

  看到欧母的时候宋芦再次发现了什么叫做不习惯,欧母目光淡淡的在宋芦的身上扫了一眼,眼底划过一丝幽光。

  “妈,昨天晚上休息得还好吗?”欧母是长辈,宋芦总不可能等着欧母主动开口打招呼,沉默了片刻宋芦就对着欧母说,打破了两人相对无言的沉默。

  “还行,你要去公司吗?”欧母漠然的说,宋芦再次挑眉,心里的疑惑更甚,宋芦是真的不明白欧母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

  宋芦下了楼下意识的往厨房看了一眼,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有淡淡的失落,笑着对欧母说:“宋氏有个案子需要处理,所以我打算晚点再去医院看看大嫂。”

  欧卿祺原本跟宋芦说的是让宋芦不用去医院看杨雨菲了,毕竟杨雨菲刚刚流产,而且再也不能怀孕了,看到怀着孩子的宋芦何尝又不是一种打击。

  当然,欧卿祺担心的也不是害怕打击到杨雨菲,只是单纯的觉得不想吓着宋芦而已,宋芦也觉得没有异议,毕竟宋芦自己真的很忙呐,哪里有空去看欧凡跟杨雨菲的家庭伦理剧。

  可是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感受到欧母对自己的不满之后,宋芦不得不开始怀疑,欧母是不是对自己自从杨雨菲出事之后没有出现过而心怀不满,所以才会表现出对自己的敌意的。

  所以看着欧母淡漠的神情,宋芦悄悄的改变了主意,反正不就是去看看杨雨菲嘛,多大点儿事呐,只要欧母别对着自己摆脸色,宋芦觉得也无所谓了。

  听到宋芦这样说,欧母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宋芦一看默默在心里嘀咕:你看吧,我就就知道是这样……

  “你有这份心就好,既然公司有事,你就忙你的就行,你大嫂那里有你大哥看着呢,再说了你怀着孩子,去那种地方也不合适。”

  欧母淡淡的对着宋芦说,宋芦明显没有想到欧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眼里划过一丝惊讶,不过还是顺从的点头,废话,能不去谁乐意去啊!

  王叔从外表溜达进来看到宋芦连忙说:“二少奶奶,二少爷出门前给您把早饭做好了,在微波炉里热着呢,我现在去给你拿出来。”

  看到欧母目光有些不善的看着宋芦,王叔心里咯噔一下,笑着对欧母说:“夫人,要不您也再吃点吧。”

  “不了,老二给老婆做的,我就不沾那个光了,我有点事出去一趟,你待会儿去一趟医院。”欧母从宋芦身上收回了自己审视的目光,慢条斯理的说。

  心里却因为王叔刚刚的几句话而掀起了惊涛骇浪,欧卿祺对宋芦的在乎超乎了欧母的想象,欧母觉得,自己也许需要跟欧卿祺好好谈谈了。

  看着欧母走了,宋芦才真的是松开了紧绷着的神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眉心,疑惑的问:“王叔,你觉不觉得,妈妈对我有意见?”

  王叔布满皱褶的老脸上划过一丝尴尬,轻轻的笑着说:“哪能啊,夫人刚刚回来家里就出了那么多事情,只是累了而已,二少奶奶您可别多想,想多了对孩子不好。”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有了弧度的肚子,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可是心里的疑惑依旧不解,宋芦是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欧母突然就就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意见呐。

  宋芦想不通,就放弃了跟这个无聊的问题继续挣扎下去的欲望,自顾自的去吃欧卿祺精心准备的营养餐去了。

  王叔拧巴着一张脸心里翻涌着跟宋芦一样的疑惑:欧母怎么会突然间就表现出对宋芦如此大的敌意?

  以前欧母虽然对宋芦不好,可是无视也是一种特殊的福利,至少被欧母无视了之后,宋芦做什么都没有人搭理。

  而且欧母对宋芦跟欧卿祺的态度一向是散养,根本就不在乎宋芦跟欧卿祺干了什么根本就没有喜欢,那么自然就不存在厌恶了。

  可是这次欧母对宋芦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但是显然这种改变并不是什么好的改变,欧母终于不无视宋芦了,直接变成了敌视。

  王叔郁闷的伸手抓了抓自己没有剩下多少的头发,心里嘀咕:晚点问问欧卿祺那小子,宋芦现在可是个孕妇,哪里受的了什么委屈。

  宋芦到宋氏的时候恰好就撞上了急匆匆的从里边走了出来的孙岩,宋芦疑惑的看着孙岩,不解的问:“你怎么了?火烧眉毛的模样?”

  孙岩看着宋芦,满脸的焦急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宋菲怎么来了?是不是你叫她来的?她是来干什么的?”

  《G看(正版$…章2节K上m^酷j匠_网C

  孙岩一连串的问题把宋芦砸得那个叫一个晕头转向,满头雾水的宋芦抓住了孙岩的肩膀,目光定定的说:“你说什么?谁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