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闻言目光微微一沉,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宋家手里停滞的那两个工程你知道多少,你觉得,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出钱,你觉得你会获得多大的收益。”

  江风说出的宋菲也不是傻子,几乎就是在转眼间就已经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宋菲当时在宋家的时候,那些高层的东西也是接触过得。

  所以不用江风说,宋菲都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在这个时候插手那两个工程,自己能够获得多大的利润。

  可是宋菲也清楚,宋芦这个人的个性,从小到大和宋芦斗了十几年,宋菲从来都没有觉得宋芦会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或者说,宋芦有一些看起来貌似很无关紧要,但是宋芦却死活坚守的所谓原则,所以宋菲觉得,宋芦是不可能会同意自己的提议的。

  “就算没有多大的收益,如果宋家需要我,我也不会看着不管,可是问题的重点是,你觉得宋芦会接受我的帮助吗?再者说了,我真的没有那个实力,拿的出那么多钱,我应该用什么名义帮助宋家呢?”

  江风闻言微微皱眉,沉默了半响对着宋菲说:“用你的名义,我给你拿钱,过后的利润算是你的零花钱,怎么样?”

  宋菲听到江风这样说突然就笑了,眼里一闪而过一丝讥讽,嘴角勾起一个凉薄的弧度,似笑非笑的说:“江家果然财大气粗,几千万上亿的利润,就这样给我当零花钱。”

  江风自然是听出了宋菲语气中的讥讽,不过还是皱眉说:“你就说,你去还是不去?”

  宋菲笑着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轻轻的说:“去,当然去,怎么说宋芦也是我姐姐,在这种时候,不去看看她,感觉怎么都说不过呢。”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江风扭头走进了浴室,宋菲看着江风毫不犹豫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恨意。

  白皙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掌心,低声呢喃:“我当然得去,不去,怎么可以看到高高在上的宋小姐,狼狈的模样呢?”

  宋芦回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带着一身的疲惫走进了家门,宋芦的鼻子一酸,突然就觉得好累。

  宋芦没有想到的是,欧卿祺居然还没有睡,看到宋芦进门了,坐在沙发上宛若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欧卿祺才起身站了起来,眉眼含笑的看着宋芦。

  “卿祺,你怎么还没睡?”宋芦有些惊讶的看着欧卿祺,愣愣的问,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走到宋芦的身边貌似哀怨的说:“老婆不在家,一个人不敢睡觉,怕黑。”

  宋芦满脸无奈的对着欧卿祺笑了笑,哪里是不敢睡,只是担心自己罢了,看着欧卿祺关心的目光,宋芦只觉得心头一颤,一股浓浓的暖意从心底开始弥漫。

  “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欧卿祺接过宋芦的外衣,看着宋芦微微凸起的小腹目光微微一沉,轻声问。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宋芦倒是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饿了,对着欧卿祺瘪嘴:“饿了,什么快做什么,不然估计你还没做好呢,我就先睡着了。”

  听到宋芦这样说,欧卿祺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心疼,伸手捏了捏宋芦小巧玲珑的鼻子,没好气的说:“行,我的小祖宗,你再这样饿着我大闺女,你信不信我不让你出门了?”

  宋芦对着欧卿祺俏皮话吐了吐舌头,转身朝着楼上走去:“我先去洗个澡,你记得快点啊!我真的是很饿很饿很饿……”

  看着宋芦的背影,欧卿祺宠溺的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厨房,切菜的时候想起了宋芦脸上显而易见的疲惫,眼里划过一丝暗芒,看样子真的得加快了,看到宋芦这样累,欧卿祺真的是心疼啊!

  洗了个热水澡,宋芦神清气爽的走到厨房边上看着欧卿祺专心致志的忙碌着,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带着无尽的幸福满足。

  “你做的什么?”宋芦好奇的探着脑袋看着那个在欧卿祺手里逐渐成型的白色小团子,眨巴眨巴眼睛问。

  欧卿祺用自己沾染了面粉的手指在宋芦的鼻子上点了一下,对着宋芦骄傲的扬了一下眉毛:“虾肉馄饨,还有皮蛋瘦肉粥。”

  闻到一股浓浓的诱人的香味,宋芦有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面上却是鄙夷的看着欧卿祺,戏谑的说:“你行不行啊,看你这样,做出来的能吃吗?”

  面对宋芦的鄙视,欧卿祺表现出来极高的自信,报复性的伸手捏了捏宋芦小巧的鼻子:“得了吧,您瞧好勒,不好吃不要钱行不行?”

  宋芦闻言微微撇嘴,看见一个小巧精致的馄饨在欧卿祺的手中成型,突然就玩心大起,扯着欧卿祺的衣服说:“哎呀,我试试,我还没有包过这个呢。”

  宋芦看着跃跃欲试的宋芦,额头上划过无数条黑线,宋芦了没兴趣去管欧卿祺的表情,直接洗干净了手就动手从欧卿祺的手里拿过了一个面皮,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旅。

  事实证明,不管在哪个领域,都是有白痴跟天才的区别的,就像此时此刻,在欧卿祺的手里服服帖帖的面皮到了宋芦的手里就变得极为不听话的倒霉孩子,捣腾来捣腾去,就是没办法变成宋芦想要的模样。

  酷(i匠@3网(唯8一X…正U版0H,H其他Ki都p是盗/%版

  看着宋芦跟面皮较劲,欧卿祺狭长的眸子里飘过一丝宠溺,心里还惦记着宋芦说自己饿肚子的可怜巴巴的小模样,不动声色的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宋芦终于历经了千辛万苦将肉夹到了面皮里,真的是夹进去,然后再极其勉强的用水糊上的,看起来丝毫没有馄饨应该有的模样,看起来倒是像个畸形了的汤圆。

  “好了,我包好了。”宋芦有些得瑟的把自己的成品捧在手心里给欧卿祺看,欧卿祺眉眼含笑的看了一眼宋芦,笑着说:“嗯,包得不错,去玩吧啊!”

  宋芦满头黑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