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欧凡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太实质性,欧卿祺终于在老婆开着车出了门之后发现了丫的还有个人看着自己呢,懒洋洋的回头看着欧凡,眼底划过一丝戏谑。

  欧卿祺心情颇好的哼着小调抬步上楼,开玩笑,跟欧凡这厮多呆一会儿欧卿祺都觉得有侮辱自己智商的嫌疑,尽管欧凡真的没有欧卿祺嫌弃的那样笨。

  “欧卿祺!”欧凡实在是忍不了了,两只手狠狠地握成拳头对着漫不经心的欧卿祺低吼。

  欧卿祺爱搭不理的回头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欧凡,似笑非笑的挑眉:“怎么,想吵架啊?”

  欧卿祺现在心情很不好,因为宋芦始终都不愿意告诉自己宋家的事情,其中有不想麻烦自己的意思,可是又何尝不是宋芦对自己的实力的不信任。

  欧凡这个时候来找欧卿祺的麻烦,欧卿祺是真的跟不介意好好的收拾一下欧凡,让这丫的明白什么叫做审时度势。

  欧凡搞不清楚,为什么突然之间欧卿祺就变得如此暴躁,满身的怒气顿时被欧卿祺冷冰冰的语气给冻结了。

  欧卿祺目光淡淡的瞟了一眼欧凡就走了,留着欧凡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暴走,欧凡猛地就把沙发上抱枕给扔了出去,赤红着双眼低吼:“欧卿祺!你一定会后悔的!”

  看(√正版"章}S节上◇酷i\匠!s网.

  欧卿祺走到书房里的窗户边,看着宋芦刚刚开车离开的方向,低着头默默的沉思,现在自己已经如愿以偿的拿到了欧家的大权,那么准备好的事情,真的就该动手了。

  “喂,要你干的事怎么样了?”正在享受着小白的特殊待遇有些乐不思蜀的杰瑞被欧卿祺一个冷冰冰的电话打断了美好的生活。

  杰瑞手忙脚乱的咽下了口中的苹果,然后有些含糊不清的对着话筒说:“都整理好了,不是说了明天早上用吗?现在要给你看看吗?”

  “你能不能把嘴里的吃的咽下去在跟我说话,不然我不介意把你的牙全给你敲了,让你再也没有口齿不清的烦恼。”欧卿祺有些嫌弃的说,吓得杰瑞隔着话筒也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你丫要不要那么暴力,这样真的好吗?听到欧卿祺的话,杰瑞突然就怀疑,自己在欧卿祺的手里被反复折腾了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活着,真的是你他妈的太不容易了好不好!

  杰瑞瞬间都被自己强大的生命力给震撼了,习惯了杰瑞半路走神的欧卿祺无语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紧紧皱着的眉心,无声的叹气。

  “记得安排好明天的事,出了什么差错,我就撕了你。”欧卿祺冷冰冰的对着杰瑞说,杰瑞从后背上升腾起一股凉意。

  直到挂断了电话,杰瑞还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趾高气昂的冲着厨房的方向喊:“小白,我受伤了!快来看我!!!”

  厨房一阵手忙脚乱,小白围着围裙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难受了?要不要去医院啊?”

  杰瑞享受着小白毫不掩饰的关心,从骨头缝里冒出一股美美的暖意,唉,受到了无良上司欧卿祺的摧残,还能享受到小白的温柔安慰,人生突然就美好了很多有没有。

  欧卿祺站在窗户边任由火红的烟头无声的燃烧,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那条通往外边的路,眼底浮现出淡淡的失落。

  江风这几天很不正常,他的不正常表现在对宋菲不同寻常的关心上,江风对宋菲的态度可谓是真的经历了百转千回的曲折。

  从一开始的厌恶避之不及,再到后来的漠视无情,最后到现在的悉心呵护,变化真的是大到了哪怕是当事人宋菲自己也不是适应了。

  宋菲觉得,江风必然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江风自己不说,宋菲也不不打算去问。

  洗完澡后宋菲回头看着坐在床边的江风,眼里划过一丝惊讶,嘴边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漫不经心的问:“你是有什么事情吗?这几天看起来魂不守舍的。”

  江风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皮,似乎对宋菲的措辞有些不满,可是还是沉声说:“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

  宋菲对江风的说法表现出来了明显的不以为然,可是也不追问,自顾自的摆弄着自己的头发,江风目光沉沉的看着宋菲,一言不发。

  “宋家的事你知道了吗?”过了半响,江风白沉声问,宋菲闻言整理头发的手微微一顿,低垂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恨意。

  随即宋菲的神情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然,仿佛刚才的狰狞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语气平淡中带着疑惑:“知道,怎么了?宋家现在跟我大概也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就关注得少了些。”

  宋菲这话可就是实实在在的假话了,事实是自从宋菲把属于自己的资金从宋家移走之后,宋菲就对宋家的去向表现出了高度的兴趣。

  不为别的,只为了看宋芦的热闹,宋菲就不愿意错过任何关于宋家的情况,事实证明,尽管宋菲的实力不如宋芦的卓越,可是宋菲经过了宋耿秋的悉心栽培,一点前瞻性还是有的。

  至少在判断宋家出问题这一点上,宋菲判断得很准确,宋家真的是到了危机四伏的时候,而宋芦也真的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困境中了。

  看到宋芦吃瘪宋菲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痛快和报复得逞的刺激,所以宋菲是真的很期待,宋芦会用一种怎样的姿态,在自己的眼前落败。

  “你明天去找宋芦,就说你愿意出钱帮她。”过了许久,江风才沉声对着宋菲说,宋菲闻言微微皱眉。

  尽管心里咆哮着无尽的怒气,可是面上宋菲还是维持着淡然的笑意:“怎么了,宋芦只怕是不乐意我这样说吧,就算我说了,宋芦也不会答应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