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母目光沉沉的看着欧凡,带着难以掩饰的失望:“对于杨家的事,你怎么想的,说来我听听。”

  欧凡仿佛没有感觉到来自欧母语气中的失望,依旧自顾自的说:“妈,杨家倒了,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

  杨雨菲还不能生孩子了,我肯定是要跟她离婚的,而且杨家的罪名可不小,我们现在必须跟杨家的人保持距离。”

  听到欧凡貌似很有道理的话,欧卿祺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这个人真的是没有被打成傻子吗?这样的话真的是经过脑子的吗?

  欧母突然就笑了,伸手揉了揉自己保养得当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欧凡说:“杨雨菲不能生孩子,是谁打的,欧凡,这事儿你如果敢这样干,你就真的是可以坐牢了,知道吗?”

  欧凡有些愣愣的看着欧母,对欧母的话有着明显的不以为意,杨雨成还在的时候都搞不过自己,现在杨家倒了,欧凡丝毫没觉得杨雨菲能够成为什么有实质性威胁的存在。

  “妈,您想多了,杨雨菲孤家寡人一个,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只要我想,我就能直接弄死她,您放心吧。”欧凡有些不耐烦的说。

  欧卿祺真的是笑了,对欧凡的天真笑了,欧卿祺敢肯定,如果不是欧母在,估计欧凡真的能干得出那样的事情,然后后果真的是难以估计的了。

  杨雨菲被欧凡打到流产切除子宫,这件事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如果欧凡真的这样干了,那么欧凡的形象就真的是一落千丈了,估计欧家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可是事情的重点是,貌似欧凡完全没有发现过这种可能,依旧在那里自鸣得意的接着说:“而且这事儿本来就是杨雨菲做得不对,一个跟我戴绿帽子的女人,留着她干什么?”

  欧母意味深长的目光在欧凡的身上停留,许久之后才缓缓的说:“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你真的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了吗?”

  欧凡闻言微微一顿,不解的看着欧母,根本就不明白这样理所应当的行为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对欧母的担忧用不屑的目光表达了自己的不屑一顾。

  “卿祺,你说说,这事儿应该怎么处理。”欧母转而看着始终一言不发的欧卿祺,沉声问。

  欧卿祺听到欧母问自己有些不悦的挑眉,天知道,欧卿祺到底有多想上楼去抱着自己的亲亲老婆,在这里听着教训一个白痴,真的是很没有营养的一个话题好吗?

  “我觉得,欧家不但不能不管大嫂,还要更加的对大嫂好,这样才能堵住那些人的嘴,不会对欧家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欧凡抬头不爽的看着欧卿祺,冷笑着说:“如果是你老婆生不了孩子,你还会要她吗?站着说话不腰疼。”

  欧卿祺淡淡的瞟了欧凡一眼,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跟这个白痴计较,自己不能跟白痴计较。

  “大哥,容我说句实在话,大嫂生不了孩子是谁害的?你这样做就不怕别人说你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欧母的目光微微一沉,欧凡也无声的张大了嘴,欧凡不是笨蛋,之前脑子不开窍无非就是因为被气昏头了。

  现在经过欧卿祺有意无意的调拨,立马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脑门上不由得浮出一层薄薄的冷汗,脸色也变得煞白。

  “想明白了吗?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吗?”沉默了许久,欧母才缓缓的说,看着欧凡的目光带着淡淡的的锐利。

  kX更%新最快Z上K_酷匠J网

  欧凡无声的点头,欧卿祺看了一眼脸色煞白的欧凡,轻轻的撇嘴,就这种脑子,跟自己斗真的没问题吗?

  欧凡也反应过来了,低头沉默着不说话,欧母目光淡淡的的在欧卿祺的身上看了一眼,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后轻声说:“卿祺,明天你跟我去公司看看吧。

  以后你大哥那里你记得搭把手,这段时间你大哥身体不舒服,为了照顾你大嫂就不去公司了。

  公司有什么你自己做主就好,等到你大嫂身体恢复了,欧凡再回去,到时候你跟你大哥商量着处理公司的事情,知道了吗?”

  欧母这样的举措,可以说是带着无可奈何却又是理所应当的,因为欧凡目前这满脸青紫的德行确实不应该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欧卿祺就成为了唯一能够处理事情的人选了,不过欧母话音未落,欧凡的脸色就腾的一下铁青了。

  甚至还带着无尽的扭曲,欧卿祺敢肯定,欧母要让自己跟欧凡一起处理公司的事情这件事欧母之前肯定没有跟欧凡说过。

  不过欧卿祺懒得搭理欧凡神奇的脸色变换,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神色狰狞的欧凡,轻轻的嗯了一声。

  安排好了眼前棘手的事,欧母也悄然松了一口气,对着欧凡说:“你这次做的事太过冲动,以后有卿祺提醒着你,记得别再犯这样的错了。”

  欧凡阴沉着脸色嗯了一声,欧卿祺不可置否的点头,不过对于欧母的安排欧卿祺还是感觉比较惊讶的,跟欧凡比较起来,欧母显然更多了一分当机立断的决断。

  尽管欧卿祺本来就打算趁着这次的事情从欧凡手里夺权的,这样就可以完全不受控制的帮助宋家脱离危机。

  可是如今是欧母亲自吩咐的,倒是比从欧凡手里直接抢夺多了一分名正言顺,有了欧母的保驾护航,欧卿祺也懒得去用那些费劲儿的方法夺权了,反正有更加容易的方法,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