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不明白,欧母对自己显而易见的敌意是从何而来的,可是为了保险起见,宋芦还是迟疑了一下对着欧母说:“妈,我先上楼去换件衣服。”

  欧母对着宋芦淡淡的点了点头,宋芦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转身上楼,离开了欧母的视线,宋芦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喂,你要到了吗?”宋芦给欧卿祺打了一个电话,想要跟欧卿祺打听打听欧母到底是怎么了,这样莫名的被人嫌弃,宋芦真的感觉自己很无奈。

  接到宋芦的电话,原本因为欧凡的事情而闹心的欧卿祺脸上也绽放出了笑颜,用一种甜腻腻的声音拖长了尾音喊:“沁儿,想想我了没有?”

  因为欧卿祺这一声一波三折的呼唤,宋芦蓦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没好气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你够了,什么时候回来,会麻烦吗?”

  欧卿祺闻言微微皱眉,看了一眼还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杨雨菲,眼底闪过一丝幽光,漫不经心的说:“大嫂还没醒,大哥和我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回来了,有事吗?”

  咬了咬牙,宋芦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问欧卿祺了,想想欧母心情不好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管是谁好不好的被自己的大儿子打打儿媳妇这种奇葩事情从国外拽回来,心情估计都不会好的吧。

  “没事儿,就是随便问问,路上小心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厨房给你做。”宋芦看了一眼紧紧逼着的房门轻声说。

  欧卿祺的嘴角勾起一个柔情的弧度,眼里弥漫着淡淡的笑意:“你先好好休息一会儿,待会儿我就回来了,听话。”

  挂断了电话,宋芦才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是有点累了,躺在床上思考着如今宋家面临的困局,眼皮越来越重,不一会儿就意识模糊,陷入了睡眠。

  欧母看着宋芦上楼的背影眼里划过一丝暗芒,想着欧卿祺对宋芦的在意,欧母心里就跟卡了一根刺一样的不舒坦。

  如果欧凡真的难成大器,那么欧家就只能依靠欧卿祺来一力支撑,如果欧卿祺真的太过在意宋芦了,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欧卿祺是普通人,那么夫妻和睦自然是好事儿,可是如果欧卿祺注定了要成为一家之主,那么太过看重什么,对于欧卿祺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想了许多可能,欧母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目前的情况瞬息万变,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欧凡很不想跟欧卿祺一起回家,可是由于杨雨成下手太狠,欧凡的右手手骨骨折,开车什么的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再加上现在围在医院外边等着欧凡出去的记者并不少,欧凡很清楚,如果自己一个人出去了,估计就真的是糟糕了。

  所以哪怕是很不爽,欧凡还是铁青着脸跟着欧卿祺从后门走到了车库,可是当看到那辆明显就很有年代的汽车是,欧凡的眼角还是忍不住扯了扯。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好上复古这一口了。”欧凡面露讥讽的对着欧卿祺说,欧卿祺不以为意的挑眉。

  “不,我不喜欢复古的东西,我觉得那些老旧的一早就该退休了,所以说,其实我还是比较嫌弃那些老古董的。”欧卿祺一边慢条斯理的说,一边动作麻利的发动了汽车。

  欧凡嘴角勾起一个冷笑:“哎呦,那你这车可真的是够年轻的啊!”欧卿祺哪里会听不出欧凡的嘲讽。

  可是欧卿祺本来还是想给欧凡留那么一丢丢面子的,既然欧凡自己刨根问底的,欧卿祺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跟欧凡客气了。

  于是轻飘飘的说:“只不过是我有洁癖,自己的车不方便大哥上,所以就跟王叔借的车,大哥别嫌弃。”

  欧凡闻言感觉就跟吃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的难受,心里咆哮而过无数个草泥马,暴躁的抓狂:他妈的!我就说这车怎么该死的眼熟!洁癖!你咋不去死呢!

  欧卿祺说自己有洁癖,无非就委婉的说爷不想让你坐我的车,所以就随便借了一辆车,虽然欧卿祺说得比较委婉,但是在欧凡耳中听起来就是真的不能再直白了好不好!

  不过经过了跟欧卿祺斗嘴多年从来没有获得一次胜利的经验告诉欧凡,不能跟欧卿祺动嘴。

  $6更CE新最7_快上酷/O匠*=网0

  所以欧凡只是微微张了张嘴就又死死地闭上了,任凭心里的狂躁咆哮,就是铁青着脸不搭理欧卿祺。

  一路上没有欧凡跟自己吵架,欧卿祺突然就觉得接欧凡这种任务少了很多乐趣,百无聊赖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长长的叹息,无敌也是一种不可复制的寂寞啊,欧凡真的是太弱了。

  欧凡跟欧卿祺回家的时候欧母还是坐在沙发上的,所以欧凡铁青着脸一进门就看到欧母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欧卿祺跟在欧凡的身后进的门,看到了欧母只是微微一顿,然后一如既往的挑眉轻笑:“妈,大哥接回来了,你们聊着,我上楼去看看沁儿。”

  欧母稍微迟疑了一下白反应过来欧卿祺口中的沁儿是宋芦,目光微微一沉,沉声说:“你打大嫂的情况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的。”

  欧卿祺有些意外欧母没有先跟欧凡说话,只不过还是恭敬的说:“我问过大嫂的主治医生了,子宫不可避免的切除了,但是人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情绪不大稳定。”

  欧卿祺没有说的是医生对动手打杨雨菲的人一顿臭骂,欧凡的脸色可是跟个调色盘一样的精彩纷呈的。

  欧母闻言微微皱眉,看着欧凡的目光多了一丝凉意:“就这样吧,你先上去,我有事跟你大哥说,还有,记得安排人去守着你大嫂,杨家没了,她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知道了吗?”

  “妈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看着欧卿祺稳重的模样,欧母的眼里划过一丝欣慰。而从头到尾都被欧母全程无视了的欧凡心里不爽了,又开始了间歇性的抽风。

  欧凡铁青着一张眼色繁杂的脸咬牙切齿的说:“妈,那个女人你们还管她做什么?等她醒了我就要跟她离婚的。”

  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看着欧凡的目光就跟看笑话一样的戏谑,欧卿祺突然就很想问问刘均,你丫的没打欧凡脑子吧,怎么把一个原本就不聪明的人给直接打傻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