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仿佛感觉到了宋芦的怒气,眼里的笑意更甚,低下头在宋芦的粉色的唇上咬了一口。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w小说

  笑眯眯的说:“沁儿,江总算起来也算是你妹夫,倒是真的也不是陌生人,有空不妨叫上宋菲来家里做客。”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虽然搞不懂欧卿祺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宋芦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江风看到宋芦毫不犹豫的点头的动作,目光微微一沉。

  欧卿祺挑眉看着面色有些阴沉的江风,嘴角勾起一个凉薄的弧度:“江总,你请自便。”

  说完欧卿祺也不搭理江风到底是什么脸色,直接搂着宋芦就走了,看着扬长而去的欧卿祺,江风的手紧紧的捏着水杯,眼里划过一丝阴郁:“欧卿祺,你一定会后悔的!”

  欧卿祺的心情极好,看到门口杵着的刘均也难得的没有变脸,愉悦的神情一点都不像是抓奸的怨夫,倒是像表白成功的男人。

  刘均看着面色红润恨不得在脸上写上几个大字证明自己心情好到不得了的欧卿祺,刘均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担心实在是太多余了。

  看着别人夫妻间相处融洽的模样,刘均突然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看着欧卿祺志得意满的模样,刘均恨不得在给自己打上几个大嘴巴子,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也许是刘均身上散发的怨气实在是太大了,宋芦哪怕是不认识刘均,也不得不回头看了一眼刘均哀怨的小脸,看到刘均脸上精彩的颜色,宋芦不由得微微一愣。

  “卿祺,那人你认识吗?”欧卿祺闻言扭头嫌弃了看了一眼哀怨兮兮的刘均,不悦的皱眉:“你在这儿干什么?”

  刘均看着欧卿祺那个嫌弃得恨不得把自己扔到太平洋的表情,就恨不得把欧卿祺这厮给撕了以解自己心头之气。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欧卿祺的语气实在是太不客气了,刘均跟欧卿祺明显就是认识的,轻轻的扯了扯欧卿祺的衣袖,低声说:“我先上车等你,你说好了再来找我。”

  说完宋芦就拍了拍欧卿祺的手上了车,走到刘均的身边的时候对着刘均笑了笑,刘均也收敛了自己黑化的脸色对着宋芦点了点头,然后阴沉着脸看着欧卿祺。

  欧卿祺没有搭理刘均,就用一种很嫌弃的目光看着刘均,刘均看着欧卿祺看自己那个跟看什么脏东西一样的小眼神立马就不淡定了。

  “欧卿祺!你丫别以为老子不敢揍你!”刘均怒了,指着欧卿祺低吼,结果欧卿祺丝毫不在乎刘均的威胁,目光淡淡的撇了恼羞成怒的刘均一眼,轻飘飘的说:“你打得过我吗?”

  这个残酷的事实让刘均感到由衷的悲伤,不是不敢打,而是打不过啊!被欧卿祺呛了的刘均没好气的白了欧卿祺一眼,咬牙切齿的说:“你到底要不要那些资料了,你确定是要惹我吗?”

  欧卿祺目光终于有了一丝焦距,眯着的眼睛透着一股危险的目光:“你确定?”再一次面临欧卿祺的威胁,刘均再一次没有骨气的屈服了。

  “这是关于宋耿秋的车祸调查结果,我研究过了你给我的那份血液检查报告,如果可以证明宋耿秋不是在自愿的情况下吃下的药,那么谋杀就是成立的。”

  欧卿祺闻言微微皱眉,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安在宋菲手机里的那个监听器似乎还没有排上用场。

  “行,我知道了,对了,我给你一个频率,你记得监听,如果我没猜错,事情的突破估计就在这里。”

  欧卿祺淡淡的看了一眼坐在车里的宋芦,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柔情,语气却是刻骨的凉薄。

  刘均闻言微微一顿,有些好笑的看着欧卿祺哭笑不得说:“你什么时候都整上监听器这种高档玩意儿了?就你那智商,你搞得定吗?”

  欧卿祺目光阴沉沉的瞟了一眼还在笑着的刘均,刘均没出息的撇嘴不说话了,心里默默嘀咕:该死的法西斯……他妈的就会欺负我……有本事你折腾你老婆去啊!

  “行了,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有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杨雨成那里记得别松口,既然进去了,就别出来凑热闹了。”

  刘均闻言微微耸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刘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欧卿祺就阔步走开了。

  看着欧卿祺透露着迫不及待的背影,刘均无声的吐槽:他妈的!谈恋爱的都是大傻逼!欧卿祺你他妈傻逼!

  欧卿祺上车了之后看着宋芦靠在车窗上发呆,眸光微微一闪,伸手理了理宋芦的头发,轻声说“沁儿,怎么了?”

  宋芦回头看着欧卿祺,微微挑眉一笑,捏了捏欧卿祺的俊脸,慢条斯理的说:“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你怎么过来了,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宋芦没有跟欧卿祺提起自己为什么跟江风见面的原因,尽管欧卿祺心里有点隐隐的失落,可是欧卿祺还是不愿意逼问什么,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妈妈回来了,还有,大嫂流产了,之前没有告诉你,生怕影响你的情绪,现在情况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今天你跟我去看看吧。”

  听到欧卿祺一次性说出了那么多的消息,宋芦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欧卿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诧异的问:“你说什么?大嫂什么时候流产了,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漫不经心的对着宋芦说:“那些事我能处理好,哪里用得着你操心,你只要好好的保养好自己的身体就行,别累着我亲亲的大闺女儿。”

  宋芦满头黑线的白了欧卿祺一眼,好半天才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流淡淡的说:“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的?”

  宋芦总是感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一种诡异的联系,就像为什么在欧凡跟杨雨成打架的进了警察局的时候杨家就恰好出了问题。

  还有就是欧凡的问题好死不死的暴露了出来,这些种种让宋芦不由得觉得头疼,好像其中有什么特别被自己忽视了的线索,可是宋芦怎么也想不通这其中的蹊跷到底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