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均正准备低头跟电话里的欧卿祺调侃两句的时候发现电话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挂断了,不由得额头上挂下无数条黑线,这都什么人啊!丫的过河拆桥倒是快!

  刘均出现在这里纯属意外,其实刘均就是想要进来买点喝的就走的,谁知道好死不死的恰好看到了江风跟宋芦单独在一起的场景。

  打着为好兄弟把关实际是为了隔应隔应欧卿祺的想法,刘均不但给欧卿祺发了一张宋芦和江风在一起的照片。

  还坏心的开通了免提,让欧卿祺也能清楚的听到江风跟宋芦到底谈了些什么,谁知道,最后不但没有隔应到欧卿祺,还让人无形的秀了一把恩爱,狠狠地给自己喂了一把狗粮。

  看着黑屏了的手机,刘均的眼里划过一丝羡慕,唉,欧卿祺这种人渣都找到真爱了,老子的真命天女在哪里呢?

  欧卿祺是真的按耐不住心里的激动了,在宋芦拒绝了江风提出合作的一瞬间,欧卿祺的心就被一股暖洋洋的气息所覆盖,再也装不下一丝一毫别的。

  可是真的当发动汽车想要去宋芦那里把宋芦狠狠地抱到怀里,然而欧卿祺又不自觉的犹豫了,生怕宋芦觉得自己不信任她。

  再三纠结之下欧卿祺拨通了宋芦的手机,忐忑着心情问:“沁儿,你在哪儿呢?”宋芦不知道欧卿祺什么都知道,看了一眼江风笑着说:“我在外边呢,怎么了?你的事情都办好了?”

  欧卿祺有点紧张的问:“我来接你好吗?妈妈回来了,今天回家吃饭吧,行吗?”宋芦闻言微微挑眉,欧卿祺什么变成那种会跟人商量的人了?

  不过宋芦还是笑着说:“行呐,你来接我吧,反正江总你也认识。”欧卿祺听到宋芦毫不避讳的说自己是跟江风在一起,欧卿祺的心里就更开心了,如果有人灌一桶水,欧卿祺的心底立马就能开出一朵花来。

  宋芦隔着话筒也感觉到了欧卿祺的欢呼雀跃,不过宋芦明显不能理解欧卿祺的开心从何而来。

  挂断了电话,江风意味深长的看着宋芦,许久才缓缓的说:“我以为你不会告诉他,我们在一起。”

  “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再说了,我们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人,有什么不可以告诉的,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把宋菲叫出来,一起吃顿饭也行。”

  宋芦漫不经心的说,江风的心里却因为宋芦的简单一句话而掀起一了惊涛骇浪,微微闭眼,掩饰眼底呼啸而出的苦涩。

  欧卿祺的速度很快,在刘均还来不及感慨的时候欧卿祺就已经到了,猛地看到了欧卿祺兴冲冲的走了进来,刘均心里咯噔一下,妈蛋,不会是来捉奸的吧!

  可是脸上看起来那么高兴,貌似也不大像被戴了绿帽子的神色啊!那么这货是来干什么的?

  刘均想不明白欧卿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生怕欧卿祺这头驴犯犟不肯听宋芦解释而吵架,急忙走到欧卿祺的跟前想要拦住看起来杀伤力极大的欧卿祺跟欧卿祺好好说说。

  谁知道欧卿祺这厮直接一把推开了很想要做好事的刘均,直直的走向了宋芦,刘均一看江风看着欧卿祺的目光实在是谈不上友好,心里咆哮了一声真操蛋连忙跟了上去。

  “欧总,来接太太回家吗?”宋芦还没来得及开口,江风就先张嘴了,语气里夹杂着淡淡的挑衅。

  刘均闻言微微皱眉,看着江风的目光多了一丝探究,这厮是在挑拨离间是吗?太阴险了……

  欧卿祺笑容不变,走到宋芦身边看到宋芦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连衣裙,微微皱眉,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宋芦的肩上。

  温声细语的说:“沁儿,不是说了出门记得带外套的吗?今天早上我都给你放在出门的衣架上了,又忘了是不是?”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宋芦微微一顿,貌似想起了某人给自己放好的衣服,有点心虚的低着头说:“这天儿不是不冷吗,没事儿的。”

  欧卿祺满脸宠溺的看着宋芦,笑着在宋芦的头顶揉了揉,这才抬头看着江风,眸子中笑意依旧,不过温度却是在缓缓降低。

  “是呀,江总什么时候有时间不妨带着宋菲来家里做客,反正江总家喜事也快要到了,还想着到时候沾沾江总的福气。”

  江风没想到欧卿祺完全没有追问自己为什么会跟宋芦在一起的意思,然而江风绝对想不到是欧卿祺一直就听着呢。

  @`最W新D章I《节上。=酷…匠@网

  “什么福气不福气的,还没有来得及恭喜欧总,快要当父亲了。”江风不甘示弱的掩饰住眼底的惊诧,淡淡的温润一笑对着欧卿祺说。

  欧卿祺毫不谦虚的对着江风点了点头:“同喜。”身后跟了上啦的刘均有点搞不清楚欧卿祺到底是在闹哪样,这个不符合欧卿祺一贯的风格啊!

  按道理来说欧卿祺不是应该二话不说冲上去给江风那个试图撬墙角的小白脸一个狠狠地巴掌,然后霸道的宣布自己的主权的吗?

  这个看起来笑容灿烂正在跟试图撬墙角的小三聊天互相恭喜的男人,真的是那个缝醋必吃,大小不论的欧卿祺吗?

  欧卿祺可没有跟江风纠缠不清的意思,搂着宋芦对着江风歉意的笑了笑,尽管那个歉意也没有带着多少成分罢了。

  “江总,家里还有事,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有什么需要叙旧的不妨下次再聊,你看行吗?”

  欧卿祺笑得实在是太欠揍了,而且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欧卿祺的心情很不错,尽管没有人知道欧卿祺这厮到底是在乐什么。

  江风笑着:“自然,欧总有事不妨先去处理,反正我跟欧太太也是熟人,什么时候见面了再说也不迟。”

  面对江风显而易见的挑拨,欧卿祺不可置否的挑眉,抿着薄薄的唇但笑不语,反而是欧卿祺怀里的宋芦眼里划过一丝不悦,不挑拨你是会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