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眼底因为江风的声音而出现了片刻的恍惚,欧卿祺一直都叫宋芦沁儿,只有江风,会叫宋芦芦儿。

  到底是太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叫法了,宋芦不由得有一瞬间的恍惚,可是回过神来眼底只剩下淡淡的笑意,不达眼底。

  “是呀,好久不见,宋菲也快要生产了吧,还没来得及恭喜你,要当父亲了。”宋芦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慢条斯理的对着江风说。

  听到宋芦提起宋菲还宋菲肚子里的孩子,江风就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当时被宋菲用孩子威胁的事,眼里划过一丝怒气。

  “说到恭喜,你也快有好个月的身孕了吧。”江风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苦涩,宋芦闻言微微皱眉。

  宋芦很清楚,自己跟江风已经过去了,或许刚刚跟欧卿祺结婚的时候宋芦对江风还有一点别的想法,甚至还不切实际的想过要跟江风私奔这样的事。

  可是在后来,知道了江风跟宋菲的事情之后,宋芦就真的是对江风死心了,宋芦相信江风心里是有自己的,可是宋芦也相信,在江风心里,自己比不上那些利益。

  欧卿祺跟江风是属于完全不同的人,欧卿祺不会轻易说爱,可以嬉皮笑脸游戏花丛,可是一旦说了,那就是一生,欧卿祺永远不会对所有人都笑脸相迎,只有那个特别的,才会被呵护以待。

  而江风不一样,江风从小受到的教育让江风周身都弥漫着一股温润的气息,江风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温和有礼,这样的人心里永远不会给任何人留出一个地方,哪怕有爱,也只是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丢丢而已。

  {“最/,新'。章8V节5上4:酷匠…X网r

  宋芦觉得,江风如今对自己的念念不舍根本就不是因为到底有多么的爱着自己,只是因为看到自己跟欧卿祺相处和睦心里不悦罢了,说到底只是心里的一股怒气作祟而已,与爱无关。

  “是呀,三个多月了,难为你还记得。”宋芦淡淡的笑了笑,抬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浓浓的奶腥味让宋芦有点不舒服,忍不住微微皱眉。

  听到宋芦淡然无比的话,江风从心里弥漫而出一股浓浓的苦涩,说话的音调也带上了点点不自知的颤抖。

  “芦儿,你有没有,想过我?”江风没有问出口的是,哪怕只有一点点都好,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

  宋芦是真的没有想过江风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不由得微微一顿,眼里划过一丝惊诧,随即无奈的的摇头。

  “江风,我以为你很清楚,我们是真的结束了,如今你快要当父亲了,我也即将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我以为,这种对话不应该再出现在各自有了家庭的我们。”

  宋芦的话没有留出多余的余地,因为宋芦觉得,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种会影响到彼此家庭生活的问题宋芦是真的不乐意去思考。

  别说欧卿祺现在跟宋芦夫妻和睦融洽,哪怕是宋芦跟欧欧卿祺相处不好,宋芦也不会跟江风纠结这样的问题。

  不管是怎么说,如何退让,宋芦也不会接受一个有妇之夫,哪怕是江风,也不可以,更何况欧卿祺对宋芦好得那是没话说,宋芦自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听到宋芦毫不犹豫的拒绝,江风眼里的苦涩更甚,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冷笑,似笑非笑的说:“是呀,你跟欧卿祺郎情妾意,哪里还记得那些跟我有过微不足道的过去。”

  听出江风语气中的嘲讽,哪怕是宋芦脾气好,宋芦心里也忍不住有了怒气,宋芦是真的跟想给貌似哀怨的江风一巴掌,打醒这人自顾自的自我悲凉,你好意思说我吗?

  我是先跟欧卿祺结婚的不假,可是那是我心甘情愿的吗?我跟欧卿祺结婚多久了孩子才三个月,你跟宋菲结婚不到五个月,孩子就快出生了,这到底是谁先对不起谁的啊!

  可是理智让宋芦压制下来心里的怒气,抬头对着江风翩然一笑,带着看着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的泠然,让江风面色微微一变。

  “没错,我跟我丈夫感情很好,而且我也一样以后我们能够不要在见面了,江总,我想如果宋菲知道我们见面的话心情也不去很好。

  我怀着孩子老公对我千依百顺,舍不得让我受一点委屈,我也是知道孕妇的苦楚的,如果让宋菲知道了心情不好,那倒是我作孽了。”

  宋芦一段话都不带停的噼里啪啦的砸了江风一脸,听得坐在宋芦后边的刘均不由得咧嘴一笑,然后一不小心扯到了昨天被欧卿祺照顾的伤口,更加的龇牙咧嘴了。

  “哎呦我去,欧卿祺这媳妇儿不错啊!”看着自己手里显示通话中的手机,刘均在心里默默嘀咕。

  宋芦的神色淡然,可是眼里的坚定也让江风明白,宋芦真的不是跟自己开玩笑的,心底的寒意顺着血管弥漫扩张,让江风的语气中也带上了丝丝寒气。

  “是吗?如果欧卿祺当真对你那么好,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东奔西跑的为了宋家奔走而不出手相助?是对你虚情假意了,还是说,实力不足?”

  宋芦是真的没想到,江风今天找到自己的目的在这儿,脸色稍微顿了顿,嘴边浮现出淡淡的冷笑。

  “我跟我老公的关系用不着江总妄自揣测,再说了,要怎么处理公司的事,我想跟江总也没有关系吧。”

  宋芦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宋家的事情宋芦本来就是瞒着欧卿祺的。不是不相信欧卿祺,而是生怕给本来就忙乱不堪的欧卿祺添多余的麻烦。

  听到江风这样毫不留情的讽刺欧卿祺的,宋芦心里的怒气蹭蹭的往上涨,实在是见不得别人说欧卿祺的半点不好。

  看到宋芦对欧卿祺的维护,江风眼里的冷笑更甚,薄薄的唇刻薄的吐出让宋芦怒气勃发的一字一句。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如果欧卿祺真的有能力,又怎么会让欧凡压在头上,宋芦,欧卿祺他帮不了你,你难道不清楚吗?”

  宋芦眼里充斥着磅礴的怒气,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只手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似笑非笑的看着江风,漫不经心的开口。

  “我嫁给他,就一定需要他帮我吗?江总,我爱他,需要理由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