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母眼底冷笑更甚,一巴掌拍到了欧凡的脸上,清脆作响,欧凡被欧母一巴掌打晕了,愣愣的看着欧母说不出话来,眼里闪烁着浓浓的不可思议,欧凡是怎么也没想到,欧母居然会动手打自己。

  “妈!你干什么!”欧凡是真的有点怒了,从发现杨雨菲怀孕到现在,才两天多一点的事欧凡就被折腾得面目全非。

  更新《*最S"快上#%酷8匠@网|"

  如今自己的亲生母亲还动手打了自己,欧凡心里最后的一根叫做理智的线也在那一瞬间扯断了。

  欧母也是被欧凡气得不轻,看着欧凡依旧死不悔改的模样,欧母更是觉得自己没有被这个混账玩意儿气死算是自己能耐大的。

  “我干什么?我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混账玩意儿!如果不是老二费心给你压着,你现在还在警察局里拘着呢!还老二陷害你的,杨雨菲是你打的还是老二怂恿你去打的啊!”

  欧母是真的没想到,欧凡居然在出了这种情况还不忘记把罪名往欧卿祺的身上扣,尽管欧卿祺在这件事情中没有欧母想象中的那么干净,可是欧母还是没把这件事的起因想到欧卿祺的身上。

  其实这事儿也只能是欧凡自己冲动了,如果欧凡不动手打杨雨菲,结果必然是截然不同的。

  再说了,欧卿祺暗中给欧凡杨雨菲怀孕了的本意根本就没有想着欧凡去打杨雨菲,欧卿祺原本的意思就是想要给欧凡找点麻烦而已。

  谁也没有想到,欧凡会动手打掉了杨雨菲肚子里的孩子,并且在杨雨菲流产以后对杨雨菲大打出手,这样的结果明显就是欧凡自己作妖作出来的,当真是怪不得谁。

  “可是这事儿肯定跟欧卿祺有关系!只有他会费尽心思设计我!”欧凡心里也明白这事儿是自己理亏,可是就是不愿意低头,仍旧仰着头对着欧母说。

  欧母真的是被欧凡给气坏了,指着欧凡的手不断的颤抖:“我今天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混账玩意儿!我打死你这个混账玩意儿!”

  欧凡今天林林总总的挨打了好几次了,先是杨雨菲不要命的死抓,后来又挨了欧母结结实实的一巴掌,看到欧母动手哪里有不躲的道理?

  看到欧凡闪躲,欧母眼里充斥着的怒气更重,一时没喘过气来身子在原地晃悠,差点就直接摔倒在地上。

  欧凡看到欧母脸色煞白急忙走到欧母的身边扶住了欧母,结果欧母一把推开了欧凡扶着自己的手,冷冷的对着欧凡说:“你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还没等欧凡反应过来,欧母就自己站了起来,声音中透着浓浓的疲惫:“卿祺,进来扶我回去,这里我管不了了,我也懒得管了。”

  欧卿祺一直都在门外站着的,从欧凡跟欧母的第一句对话开始,欧卿祺都听在耳朵里,心里掀起了淡淡的涟漪。

  “妈,您先别生气,这事儿大哥处理得一时不妥当也是正常的,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想办法解决就行了,等到大嫂脱离了危险期我们再回去也不迟,您看呢?”

  听到欧卿祺的话,欧母才缓缓的说:“你说的对,是我被气得糊涂了,我们出去守着吧,你大嫂那里,不能再出问题了,对了,你媳妇儿呢?怎么没有过来?”

  欧母目睹了杨雨菲跟欧凡的一场动作大戏,又经过了跟欧凡的一通折腾,现在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看。

  提起宋芦的时候不由得微微皱眉,眼里划过一丝不悦,欧家这次出现的问题可不是什么小问题。

  按道理宋芦作为欧家的一份子,自然是应该出现在场的,可是宋芦的不见踪影让欧母心里隐隐有些不悦,问话的语气也带着淡淡的的冷意。

  欧卿祺跟欧母相处的时间好歹也是将近二十年了,自然能感觉到欧母语气中夹杂着的不满,低垂的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暗芒。

  轻轻的说:“沁儿现在怀着身孕,宋家也出了不小的情况,宋家目前就只有宋芦一个人撑着,不方便过来我就没让她过来。”

  听到欧卿祺的解释,再联想到宋家之前出现的情况,欧母眼底的不悦稍微散开了一些。

  可是面部表情依旧是冷冷的带着不悦:“不管怎么说,不现面还是不合适,回头你就接她来看看你大嫂。”

  欧卿祺闻言微微皱眉,吃着着说:“沁儿怀着孩子,大嫂这里刚刚流产,您看沁儿来,合适吗?”

  欧卿祺的话音未落,欧母的目光微微一沉,心里有些诧异欧卿祺对宋芦的维护,可是一想杨雨菲如今的情况,欧母也不得不承认,欧卿祺的考虑的确是有道理的。

  “你说的也是,我都被你大哥给气糊涂了,就这样吧,怀着孩子就要注意一些,毕竟不是一个人了,你也多照顾一些。”想了想,欧母还是对着欧卿祺细声叮嘱。

  欧卿祺笑着点头,抬头看着还在闪耀着刺眼的红灯的急救灯,唇角浮现出淡淡的冷笑,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暗芒。

  欧凡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扶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走了出去,留下自己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病房,欧凡原本就青黑的脸色更加的扭曲难看。

  欧凡转眼砸掉了自己能看到的东西,铁青着脸低吼:“欧卿祺!我跟你势不两立!”

  宋芦目光淡淡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江风,有点搞不清楚江风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宋芦照例跑了两家公司,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宋芦不得不挫败的想,也许自己真的是想得太简单了。

  看着宋芦不动声色的淡然,江风的眼里划过一起寒意,夹杂着无数数不清的纠结,江风从知道宋家的情况后就一直处于一种极度纠结的状态。

  宋芦是江风心里那个魂牵梦绕的人,可是当宋芦跟欧卿祺结婚以后,宋芦就尽量避免跟江风接触的地方了。

  如今看到宋芦,江风的心里感觉真的是太复杂,目光微微凝滞,江风悠悠的开口:“芦儿,好久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