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闻言微微挑眉,轻轻的放下了手里的水杯,似笑非笑的看着满脸堆笑的欧卿祺:“那么,不如你告诉我,这件事你花了多大的力气?嗯?”

  欧卿祺突然就笑了,伸手揉了揉宋芦的脑袋,满眼含笑的说:“沁儿就是聪明,这个都能猜到。”

  宋芦很想告诉欧卿祺,不是我聪明能够猜到,而是你丫的无辜得太明显了,我不得不怀疑而已。

  不过哪怕是宋芦也不得不承认,欧卿祺的动作真的很隐秘,如果不是宋芦了解欧卿祺的行事作风,也是根本就猜不到其中有欧卿祺的一份力的。

  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笑吟吟的男人,宋芦由衷的觉得,还好自己没有成为欧卿祺的敌人,不然自己真的有可能会被欧卿祺这厮玩死而不自知。

  “其实我也没干什么,就是顺带着把我一个哥们儿手里的一些资料顺便交给了某个即将要升职的局长,然后再顺带着加上一点别的而已,至于欧凡,真的是意外。”

  欧卿祺云淡风轻的说,听得宋芦嘴角一跳,真的是顺带的吗?还有那个查资料的朋友,谁会无聊到去查别人是否走私啊!这不是逗我玩呢呐!

  宋芦淡淡的瞟了欧卿祺一眼:“你什么时候得到那些资料的?”欧卿祺闻言笑得更开心了,往宋芦嘴里塞了一块肉,笑吟吟的说:“一年前啊!”

  宋芦强行忍住了自己想要把嘴里的肉吐到欧卿祺的脸上的冲动,白了欧卿祺一眼表示自己内心对欧卿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的鄙夷之情。

  有谁会把别人的把柄握在手里长达一年多不用,然后意外用出吗?打死宋芦也不会相信欧卿祺的鬼话,意外?顺带!去死吧什么鬼的顺带!

  欧卿祺看着宋芦沉思的样子也不说话,脸上依旧是嬉皮笑脸的笑意,可是心里有多紧张看欧卿祺手里捏着的那块面目全非的桌布就能看得出来了。

  “不管你做什么,自己记得注意分寸,别让人拿捏着你的把柄,知道了吗?”宋芦的话语淡淡的,仿佛说的是一句今天天气真好一样的普通话语。

  可是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语句中带着的点点关心,看着宋芦一心为自己着想的模样,欧卿祺的心头微微一震。

  欧卿祺以为宋芦会嫌弃这样的自己,因为设计别人的自己不会是光明的,欧卿祺自己手上也有不少污浊。

  欧卿祺害怕,自己的行为会让宋芦觉得自己厌烦,可是当宋芦迟疑了片刻说出这样这套关心自己的话时,欧卿祺突然就愣了。

  猛然间发现自己的忐忑一点用都没有用上,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等了半天的死刑判决,结果法官告诉你抓错人了一样的狗血。

  可是宋芦的态度也让欧卿祺惊喜,欧卿祺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那种真的光明正大的正人君子。

  自己会用一些也许在那些君子眼中看来很不入流的手段去获得一些自己想要的利益,以前欧卿祺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是在和宋芦在一起之后欧卿祺下意识的不想要宋芦知道自己的这一面,不为别的,只因为宋芦在欧卿祺的眼中实在是太过光辉耀眼。

  不舍得让宋芦沾染上丝毫的污浊,以至于太过紧张生怕宋芦会嫌弃自己的行为,厌恶自己的算计。

  仿佛感觉到了欧卿祺的僵硬,宋芦奇怪的挑眉:“不是说不让你做,只是说让你小心一些,毕竟人心不足蛇吞象,多加小心准是没错的,知道吗?”

  宋芦以为欧卿祺是在生气自己说得太多了,接着解释说,欧卿祺目光微微一沉,突然起身一把把宋芦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整得宋芦一愣一愣的,完全没反应过来欧卿祺这货到底是怎么了。

  “你怎么了?你要是不喜欢我过问这些事以后我不问了就是。”宋芦轻轻的说,欧卿祺把自己的脑袋埋在宋芦的脖子里,闷闷的说:“沁儿,你对我真好。”

  宋芦酝酿了半天,就听到欧卿祺这么一句话,不由得微微一愣,欧卿祺接着说:“沁儿,你是第一个那么关心我的人,第一个,真心实意为我着想的人。”

  听到欧卿祺的话,宋芦的心头微微一颤,眼里划过一丝心疼,自从上次王叔跟宋芦说了一些欧卿祺以前的事情之后,宋芦就对欧卿祺有一种特殊的心疼。

  只想要给欧卿祺更多一些的关爱,如今听到欧卿祺这样说,宋芦心里的苦涩更是泛滥成灾,一只手在欧卿祺的后背轻轻的拍着安抚,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呢喃: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以后我陪你。

  因为宋芦和欧卿祺出来吃饭的时候正是饭点,再加上没有提前预订,所以宋芦和欧卿祺就在大厅的卡座上吃的饭。

  在这个角落里,如果不是刻意观察的话是发现不了这里的人在干什么的,可是也有那种只要你在,就能在人群中准确找到捏人存在。

  就像此时的江风一样,只需要一眼,江风就看出来了那个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抱着的人是宋芦,看着宋芦安抚性的拍着欧卿祺的后背,江风的眼里划过一丝苦涩。

  江风也是知道杨家发生的事的,准确的说杨家那样的事情突然爆出来了,就没有谁是不知道的。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很多人都发现了杨家的事情也许是有幕后推手的,可是任由谁也猜不到,那个人会是欧卿祺。

  因为在大多数人看来,欧卿祺推倒了杨家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确切的可获得的利益可是在江风眼里则不然,尽管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指向欧卿祺,可是江风就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件事跟欧卿祺脱不了干系。

  跟着江风的助手试探着问:“江总,怎么了?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吗?”

  vX酷匠s网Q*首O发*2

  江风深深地看了一眼欧卿祺和宋芦的方向,轻轻的摇头,转眼间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然温和。

  “没事儿,我们走吧,对了,听说宋家在找合作的公司,你今天把宋家手上的滞留工程的资料整理一下给我。”

  江风淡淡的对着助手吩咐,助手尽管对江风的话有些意外可是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跟在江风的身后走出了饭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