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呵,看杨雨成不爽的人千千万,我们还是洗洗干净看热闹吧。”刘均顺手把自己手里的烟头扔到了一旁坐着发呆的杰瑞身上,成功换来一声尖叫。

  “刘均!你是想死吗?!”杰瑞双眼通红的瞪着刘均嘶吼,刘均不以为然的回头,伸手探了探耳朵:“你说什么?嗯?”

  杰瑞苦笑着低头,心里默默吐槽:妈蛋!武力值高了不起是不是!能耐你去跟欧卿祺打啊!瞅瞅你那黑眼圈,跟个国宝一样还好意思得瑟!

  一看到刘均脸上的黑青,杰瑞心里瞬间就平衡了,看着刘均的目光也多了三分唏嘘,忘了自己身上的烟头还是燃着的,眼睁睁的看着刘均的目光变得越发的诡异。

  “你是想要吃烤肉吗?”一直旁观的欧卿祺淡淡的开口,眼里含着淡淡的戏谑笑意,刘均闻言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看着还在一脸不明所以的杰瑞目光多了三分同情,丫的你这智商,不被欧凡的玩死我跟你姓啊!

  杰瑞表示自己完全整不明白欧卿祺的话和刘均诡异的目光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默默的嘀咕:这厮怎么知道我在想昨天跟小白吃烤肉的事?

  然后,在杰瑞的发呆中,刘均的无语至极的幸灾乐祸中,欧卿祺实在是忍不住了:“杰瑞,裤子燃着呢,想吃烤肉也别把我车给点了啊!”

  刘均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杰瑞低头一看自己被烟头点着了冒着点点白烟的裤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刘均!老子要跟你玩命!”

  欧卿祺那里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宋芦这里的却是刚刚开始,因为是有事相求别人,所以哪怕是遭受到了冷遇,也还是要笑脸相迎。

  再次低头看了看手表,孙岩的眼里划过一丝烦躁,自己跟宋芦到这里已经是有三个小时了,约好的时间是三个小时之前,而那个约好的谈合同的人却一直没出现。

  因为没有准确消息,孙岩跟宋芦只能在原地等着,这样明显而拙劣的手段让孙岩的心里极度不悦,可是却又不得说什么。

  孙岩看着宋芦稍微有些发白的脸色不由得目光一闪,迟疑了一会儿对着宋芦说:“你先去车里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大人饿肚子倒是无所谓,你肚子里可是还有个小的呢,马虎不得。”

  听到孙岩的话宋芦眼里划过一丝迟疑,可是还是犹豫着点了点头,哪怕是工作再重要,宋芦也还是记得,自己不是一个人。

  得到了宋芦的点头孙岩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连忙拿上了所有的东西站起身来,可是变故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就在孙岩打算带着宋芦去吃东西的时候,那个迟到了超过三个小时的人来了。

  或者说是那个人的秘书到了,把宋芦跟孙岩晾着几个小时之后那个秘书才迈着妖娆的步子走到了宋芦和孙岩的跟前满脸笑意的说:“不好意思,宋总让您久等了。”

  :酷S匠“%网“唯o一;R正B版9e,其他都是盗7版

  哪怕是肚子里一肚子的。火气,宋芦这个时候也发作不得,轻轻的勾了勾唇角,宋芦笑着说:“没关系,不知道你们刘总在哪儿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这次的事了。”

  秘书对着宋芦歉意的弯腰一笑,可是在孙岩看来那个笑容根本就嘲笑,弯腰也只不过是敷衍。

  “宋总,真的不好意思,刘总今天早上就出差了,刚刚我忘记告诉您了,真的是很抱歉,要不我帮您另外约一个时间吧,等到刘总回来了我一定首先告诉您。”

  听到秘书貌似很抱歉的话,宋芦轻轻的笑了,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目光淡淡的在秘书的身上扫了一眼,看得笑容可掬的秘书心头一颤。

  “没关系,等到刘总有空的时候我再过来,麻烦你了。”孙岩看着秘书眼里的得意差点就要发火,被宋芦伸手轻轻的按住了。

  从别人家的公司走了出来,孙岩的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懊恼和挫败,看着宋芦瘦小却坚定的背影咬牙。

  因为下午还有需要见的客户,宋芦和孙岩就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饭,看着宋芦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盘子里的吃的,孙岩的眼里划过一丝苦涩。

  “对不起,今天这事儿不应该让你跟着来的。”孙岩沉闷的道歉,惊醒了宋芦游走的思绪。

  看到了孙岩眼里的歉意,宋芦无奈的勾唇一笑:“学长你胡说什么呢?这事儿本来就应该是我来做的,哪来的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肯帮我,我还应该跟你好好道谢呢。”

  孙岩闻言连忙摇头:“我只是觉得,你不该承受这样的刁难,那人明显就是故意的,就算真的是有急事怎么就不能提前通知我们一声呢?这不是折腾人呢嘛!”

  孙岩还有一句话没说的就是,还有你是孕妇,怎么可以跟着吃苦受罪呢?你这样的身份,就该是养尊处优的。

  “人就在公司,不过是想要磨磨我们的锐气罢了。”宋芦轻轻的扒拉了一下盘子里的吃的,发现自己真的是被欧卿祺欧厨艺养挑嘴了,这些吃的直接下不去嘴。

  孙岩闻言有些急眼了:“在公司?那他们到底是还要不要跟我们合作了?这个工程可是个抢手的一看就赚钱的!整得像是我们稀罕他一样!这小破公司,换作平时求着上门我们都看不上!”

  宋芦听到孙岩气急的话轻轻的笑了,因为实在是吃不下,索性就放下了筷子,一只手撑着下巴淡淡的看着孙岩。

  “不是不想跟我们合作,而是想要打击一下我们的锐气,从而获得更大的利益,你说得没错,宋氏的名声太盛,他需要打压宋家的锐气,来让自己获益。”

  听到宋芦的话孙岩的动作微微一顿,哪怕是心里再不情愿承认,孙岩也知道宋芦说的是事实,一时之间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低着头吃东西。

  “可是,哪怕是知道,也要去做啊,学长,我们真的是没办法了。”似自言自语,又像是淡淡的倾诉,在孙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苦涩。

  孙岩看着宋芦消瘦的侧脸,心尖微微一颤,默默的在心里思量:这事儿,也许真的只能靠欧卿祺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