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凡和杨雨成前后走出了让自己一生印象深刻的小黑屋,两人碰上的时候情绪都很淡然,气氛和谐得好像昨天还大打出手的根本就不是自己一样。

  杨雨成还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告诉他点什么,只不过杨雨成心里隐约浮动着一种不安,恍惚中没有注意到欧凡的打量的目光。

  门口等着欧凡的是凶神恶煞的记者,等待杨雨成的是纪检监察的公车,看到杨雨成和欧凡走出了警察局的大门,不管是谁都愣了那么一秒,真的是被吓到了。

  欧凡的一张脸经过了再三都改造设计显得就跟一张世界地图一样的精彩纷呈,杨雨成也没好得到哪里去,一眼看去搭配上欧凡和杨雨成面瘫一样的神情,显得格外的滑稽。

  可是也就是瞬间的沉寂,然后就是像一滴水滴到了滚烫的油锅里一样的炸开了锅,等待了太久的记者冲到了欧凡和杨雨成的身边开始了自己的刑讯逼供。

  “欧总,你真的把自己的老婆打到流产住院是吗?为什么?真的是因为你老婆出轨是吗?那个被你打掉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一个记者冲上来就是劲爆问题,砸到了欧凡头上,一夜没睡身心疲惫的欧凡霎那间就懵了,一张五彩斑斓的脸显得格外的精彩纷呈。

  还没等欧凡反应过来呢,另外一个记者就举起自己的长枪短炮指着欧凡逼问:“欧总,你知道杨家走私的事情吗?欧家有参与到这些事情中吗?”

  听到有人提起了杨家,欧凡的心里咯噔一下,视线在人群中看了一眼,发现欧卿祺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对着自己勾唇一笑,带着难以言喻的冷然淡漠,让人心惊。

  欧凡心头猛地一跳,艰难的勾了勾唇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可是垂在身子两侧的不断颤抖的手暴露了欧凡紧张的心绪。

  “杨家怎么了?什么走私,这种事可不能胡说。”欧凡这样一说,提问的记者懵了,愣愣的看着欧凡反问:“你真的不知道杨家的事情吗?”

  欧凡不得已把目光转向了一旁脸色刷白的杨雨成,眼底伸出隐藏着浓浓的惊惧:“我一直在警察局,并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你们会不会是整错了。”

  顺着欧凡的目光,记者终于找到了杨家的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瞬间欧凡这里的压力就减小了不少,因为不少记者都围攻杨雨成去了。

  杨雨成从昨天被用一个很滑稽的理由抓到警察局之后心里一直有种隐隐的不安,那种对危机的预感让杨雨成的内心很烦躁。

  一出来就听到记者提出这样劲爆的问题,杨雨成也从记者的只言片语中获得了不少信息,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一切,杨雨成不由得脸色刷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人头攒动的人群。

  “杨总,杨家走私的事你怎么说?关于纪检监察的处理你有意见吗?你会不会提起上诉?”

  “杨总,欧家真的跟那些事情没有关系吗?你真的是因为跟欧凡打架才被拘留的吗?据说当时逮捕你的理由是抓捕恐怖分子,你是不是还涉及枪支走私?”

  “杨总,你会不会被判死刑?对欧凡殴打杨雨菲的事情你怎么看?杨家会对欧凡的行为提起诉讼吗?”

  说着说着话题又扯到了欧凡的身上,听着记者的问话,欧凡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欧卿祺之前跟自己说的话,后背惊起了一阵冷汗。

  你想要损害欧家的利益,我阻止不了你,就只能毁了杨家,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记住,是你毁了杨家。

  欧卿祺的话还历历在目,欧凡不由得脸色刷白,如果欧卿祺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试图跟杨雨成合作走私材料的事在欧卿祺眼里就不是秘密。

  如果欧卿祺说的是真的,那么杨家的灾难就是由自己引起的,因为自己想要借助欧家的实力赚不该赚的钱,所以欧卿祺毁了杨家。

  这样的认知让欧凡心头一颤,视线所到之处却再也找不到了欧卿祺的身影,欧凡两腿打颤,根本就顾不上回答记者的问题,心头因为突发的事情而掀起了惊涛骇浪,两眼一黑,干脆直接晕了过去。

  $酷‘匠网{永◎M久免-,费I看R小说;

  欧凡的突然晕倒缓解的杨雨成的压力,因为人们视线的转移杨雨成终于有空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绪,越想心头越乱,知道一群人走到了自己的跟前。

  “杨雨成,我是纪检监察的,现在我们怀疑你涉嫌走私偷税漏税的情况,根据规定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从公文包里拿出了那份盖着大红公章的文件递到了杨雨成的眼前,看着白纸黑字的清晰罪状,杨雨成脚步一晃,继而步上欧凡的后尘,晕倒在人群中。

  这场闹剧最终以欧凡晕倒被欧卿祺带走送医院,杨雨成晕倒了被纪检监察的人带走送医院为结局,然后散伙了。

  该演绎的戏都演好了,记者乐意怎么写那就是欧凡的不关心的了,看着自己前边救护车里的欧凡,欧卿祺的嘴边浮现出一朵淡淡的笑意。

  “今天这事儿谢谢陈局长了,过两天我这里忙好了,亲自上门道谢。”车子一个转弯,欧卿祺轻声说。

  电话那头的人发出爽朗的笑声:“欧总客气了,这事儿说到底还是你帮了我,不然我也不能这样顺畅的把人拿下,就算是道谢,也该是我上门道谢,哪能让你来啊!”

  “陈局长这就是跟我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有机会一起吃饭吧,我想这段时间您也忙着呢,还没恭喜陈局高升之喜。”欧凡的眼里划过一丝暗芒,含笑说。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电话那头的人笑得更开心了,连连说好几个同喜同喜,随便说了两句无关痛痒的话,欧卿祺笑着挂断了电话。

  “老狐狸,这事儿可是他就得到的好处最大。”一旁的刘均冷笑着说,弥漫着的烟雾遮挡了面露讥讽的脸。

  “不管怎么说,互利互惠是真的就行了,这事儿到此为止吧,剩下的让别人去玩儿吧。”又一个转弯,欧卿祺麻利的打方向盘,轻轻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