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均正准备跟杰瑞好好展开一场关于折腾欧卿祺的到底有多爽的座谈会的时候,紧紧闭着的大门唰的一下就打开了,杰瑞看到门打开了一个小缝的时候就果断后退三步,确保了自己的绝对安全。

  刘均还整不明白杰瑞这厮又怎么了,也许是真的得意忘形,张嘴就说:“杰瑞,你赶紧给我过来!老子今天连欧卿祺那个老货都敢耍着玩儿,你别逼我揍你。”

  说着刘均还不忘眯了眯自己锐利的小眼睛,威胁的对着杰瑞挥了挥拳头,一副你不听话爷就揍你的神情。

  如果换作平时,杰瑞一定是很没有骨气的立马就屈服在刘均的淫威之下,可是如今世道不同了啊!刘均你有铁拳头,杰瑞我有欧卿祺啊!

  然后杰瑞就有点有恃无恐了,对着刘均挑了挑眉,迟疑着说:“得了吧,你就等着欧卿祺收拾你吧!还好意思得瑟。”

  听到杰瑞轻而易举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恐惧,刘均有点脸上挂不住了,恼羞成怒的对着杰瑞说:“你试试我敢不敢揍他?开玩笑,平日我是不想揍他,别真以为小爷也怕他!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的没出息是吧!”

  刘均说完就看到杰瑞眯着眼睛乐了,笑得格外的灿烂,然后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凉风,想到身后可能出现的某人,刘均很没有出息的怂了。

  啪一声惨叫,杰瑞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欧卿祺淡淡的说:“刘队长,麻烦您去给我大哥办一下保释手续吧。”

  刘均断断续续的抽气,龇牙咧嘴的说:“不麻烦,我立马去办。”杰瑞憋着笑憋得胸口都疼了,欧卿祺看了一眼明显的幸灾乐祸的杰瑞,眼里划过一丝亮光没有说话。

  欧卿祺一走远了,杰瑞才拿下了自己捂着眼睛的手,故作同情的对着刘均说:“哎呦我去,这黑眼圈真的好大,要不要来得那么性感!”

  面对杰瑞的冷嘲热讽,刘均表现得出奇的大方,淤青的眼角微微一抽,唇边浮现出一朵淡淡的笑意。

  杰瑞看着欧卿祺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察觉到了一种叫危险的东西存在,看了一眼笑得和蔼可亲的刘均,瞬间就快哭了。

  “哥,我错了,别介,别打脸啊!”杰瑞真的是被刘均的温柔似水给招待哭了,因为昨天打脸这种事让刘均发现了一种新乐趣,以至于后来宋芦看到杰瑞的时候发现这人一张脸精彩得跟世界地图一样,笑了好大一阵。

  宋芦收拾妥当之后也跟孙岩汇合了,因为怀孕了跟那些有辐射的电子产品接触过多感觉对孩子不好,所以宋芦现在除了什么必要的时候都不会去浏览网页。

  自然也就还不知道杨家的消息,再加上欧卿祺的刻意隐瞒,宋芦甚至还不知道欧凡和杨雨成打架进了警察局的故事。

  孙岩看着面色如常的宋芦,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宋芦感觉到孙岩的犹豫,以为是公司方面还有什么自己不清楚的问题。

  因为这段时间很多事情一直都是孙岩在帮着宋芦处理的,如果没有孙岩的全力支持,宋芦知道自己一定会走得更加的艰难,所以宋芦对孙岩一向是颇为尊敬的。

  看到孙岩欲言又止的模样,宋芦好笑的挑眉:“学长,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想说什么直接说吧,我听着呢。”

  孙岩看着宋芦的神色,也是判断不准宋芦到底知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孙岩总是觉得在昨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中欧卿祺显得有点太过无辜了点。

  可是欧卿祺会是无辜的人吗?只要和欧卿祺稍微有点接触的人都不会有这样可笑的认知,稍微挺停顿了一下才缓缓沉声说:“杨家的事,你怎么看?”

  宋芦闻言满脸不解的抬头看着孙岩,奇怪的问:“杨家怎么了?哪个杨家?”听到宋芦的话孙岩真的是凌乱了一秒,不可思议的看着宋芦:“你不知道吗?这事儿闹得这么大,你老公都上头条了你还不知道啊!”

  宋芦这下是真的蒙逼了,头上顶着滚滚天雷看着孙岩:“欧卿祺怎么了?怎么就上头条了?”

  孙岩闻言直接就愣了,孙岩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件事的重点不应该在欧卿祺是否上头条的身上,孙岩觉得,宋芦跑题了,没有关注到事情的重点。

  与此同时孙岩很确定,自己从宋芦的语气中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味道,因为宋芦听到欧卿祺上了头条第一反应是欧卿祺是不是又在外边瞎搞了。

  垂在身子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心里默默的嘀咕:欧卿祺,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就死定了!

  孙岩虽然不明白宋芦身上的怒气从何而来,因为在孙岩看来经历了昨天这件事,其实最大的收益人就是欧卿祺,一点力气没费,捞了个好名声不说,还顺带挤兑了欧凡。

  可是为了让宋芦了解的事情的情况,孙岩还是把那个挂着欧凡跟杨雨成的巨幅照片的网页给翻了出来。

  宋芦看到那个面目狰狞的欧凡和杨雨成时,脸色稍微扭曲了一下,很快就恢复的一如既往的平静,可是眼角的肌肉还是不受控制的跳动,真的是,太刺激了……

  宋芦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个狼狈得连街头体面一点的乞丐都比不上的男人会是那个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欧凡,心里忍不住淡淡的唏嘘感叹。

  可是随着越往下看宋芦的眉头就皱得越紧,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的疑惑,孙岩紧张的看着宋芦,希望能从宋芦的嘴里听到一些什么不一样的答案。

  可是宋芦只是淡淡的放下了手机,似笑非笑的说:“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孙岩迟疑了一下,还是试探着说:“我觉得,官方的手段有点太凌厉了,从事发到定罪,几乎就是一夜之间的事,而且杨家的。人还都好死不死的都进了警察局,巧合得有点太蹊跷了。”

  宋芦听到孙岩的话眼里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可是笑意却不达眼底:“这是招惹了哪方的大人物了,估计是预谋已久的,不会是临时起意。”

  TA酷匠@P网)永久,免R费Uu看)C小|说

  孙岩紧张的回头看着宋芦:“那你看这是单单针对杨家的,还是?”孙岩话只说了一半,其中蕴含的意思却说清了。

  宋芦闻言目光一闪,许久才缓缓沉声说:“欧卿祺无辜得太无辜了,我回去问问他,放心吧。”

  孙岩闻言眼角一抽,无辜得太无辜了,要我看,这事儿就是那厮捣腾的……想着自己跟欧卿祺说过的事,再加上杨家出现的情况,孙岩突然就觉得,有了欧卿祺,也许宋家真的有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