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了甩自己萦绕着不纯洁想法的脑袋,刘均正色看着欧卿祺冷声说:“可以领回去了,不过欧凡真不是个东西,自己老婆怀着孩子能打成那样,回去告诉你大嫂,如果想要起诉欧凡直接来警察局找我,警察叔叔给她做主!

  欧凡这个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直接的家暴!而且还打掉了一个孩子,这种恶劣的情节直接可以算得上是谋杀了!”

  听到刘均貌似抱不平的话,跟在欧卿祺的身后的杰瑞脚步猛地一顿,看着刘均的目光透着后怕的意味深长,这小子太阴狠了啊!还好自己没有招惹过他!

  欧卿祺一边低着头轻声说是,一副我知道错了的乖巧模样,刘均肆意享受着欧卿祺的追捧,尽管是装出来的,可是这并不妨碍被欧卿祺欺压了太久的小警官享受一下被人追捧的乐趣。

  杰瑞看着刘均颇有些得意洋洋的样子,一不小心捕捉到了欧卿祺眼里一闪而过的凶光,然后很不厚道的退了一步,没有告诉刘均自己的发现。

  最新1章节#上*酷0匠~网NZ

  打着死贫道不死道友的想法,杰瑞在心里默默的揣测,刘均这次不怕死的招惹到了欧卿祺,这厮到底会有怎样的悲惨结局,才对得起那些看了的笑话。

  过杰瑞也不得不承认,看着欧卿祺低头挨训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好不好!如果自己有机会,自己也会这样好好折腾一下欧卿祺的。

  杰瑞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不对,这种程度的折腾对于欧卿祺这样的妖孽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的,一定要更加的变本加厉,才可以发泄自己被欺压的苦楚啊!

  仿佛是感觉到了杰瑞内心的想法,欧卿祺忙着听刘均装逼的时候抬头撇了杰瑞一眼,就那种凉幽幽的目光顿时让杰瑞打了一个激灵,然后快步跟上了欧卿祺和刘均的步伐。

  看着依旧不知道自己把马蜂窝戳了个大窟窿刘均,杰瑞难得厚道的在心里为刘均的明天点了一根蜡,哥们儿,你好自为之吧!欧卿祺的热闹是那么好看的吗?

  正在前边昂首阔步的刘队长突然就觉得后背腾的一下升起一股凉意,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回头看着欧卿祺,眼里划过一丝疑惑。

  可是欧卿祺对着刘均和善的笑了笑,以至于让原本警惕性很高的刘队长忘记了欧卿祺隐藏在笑脸下的危险系数,依旧趾高气昂的训话。

  欧卿祺无不例外的点头答应,然后刘队长在一瞬间的暗爽过后,在欧卿祺的暗箱操作下拥有了长达三个月的苦逼特训,然后立誓这辈子再也不看关于欧卿祺任何热闹。

  当然,这是后话,至少目前的刘均还是比较得瑟的,欧卿祺也秉着大度的心态让刘均把得瑟这项新技能发挥到了极致。

  在场的三个人只有杰瑞心地稍微显得不那么黑,在默默感叹刘均专业作死三十年的时候还记得抽空替刘均祈祷。

  千万不要被欧卿祺折腾死了,不然以后欧卿祺就只能折磨自己一个人了,有人陪着自己一起受折磨,感觉还是没有那么孤单的啊!

  在刘均的带领下欧卿祺和杰瑞很快就见到了今天的主角欧凡,看到欧凡那张几乎是被打得连自己亲妈都认不出来的欧凡,杰瑞真的是感觉够了。

  哪怕是杰瑞看欧凡不爽,但是杰瑞也不是那种自欺欺人的人,杰瑞还是比较欣赏欧凡的长相的,准确的说,欧家的人都长得不错。

  如果换作平时,有人把欧凡打成了这样,杰瑞一定会认为这是人为的报复,打欧凡这厮绝逼是嫉妒欧凡比自己长得好才专门挑脸下的手!你看那张小脸啊!把能够淤青的地方全给伤了,一点都没耽搁。

  欧卿祺仿佛对欧凡的伤丝毫不显得意外,刘均也是一脸的淡然,杰瑞的眼里划过一丝疑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有趣的问题,目光在刘均的身上扫了一圈,刘均冲着杰瑞咧嘴一笑,露出了自己的大板牙。

  刘均如果知道杰瑞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很骄傲很自豪的告诉杰瑞,我当然不意外啊!丫的这伤都是我特意吩咐给补上的好吧!专门挑脸上补的!

  这个不能说刘均太缺德,而是欧卿祺亲自吩咐的,让人根据欧凡脸上的伤的程度适当的给欧凡补上一些看起来很严重的伤,至少也要让欧凡半个月好不了的那种。

  尽管刘均不明白欧卿祺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有这样免费出气的劳动力,刘均从来就不是什么知道客气的货,然后就好好的用心招待了一顿欧凡。

  然后可怜的欧凡就遭到了警察叔叔的特殊招待,把原本就跟杨雨成打架打得五彩斑斓的一张俊脸调剂得更加的五彩缤纷,看起来就跟一个调色盘一样的精彩纷呈。

  当然,鉴于给了欧凡特殊的照顾,杨雨成也顺带着受到了照顾,然后两个人原本就是各自挂彩了的,在刘均的暗箱操作下直接就变成了重伤人员,一张脸看起来直接就是惨不忍睹啊!

  所以在这一系列的巧合之下,导致了欧凡见到了欧卿祺的时候变成了这副德行,一副那张脸刚刚经历了一场世纪大爆炸的悲惨德行。

  欧卿祺的表情看不出心里的真实情绪,可是杰瑞是真的有点忍不住了,低着头作出一副我很悲伤的模样走出了那个关着欧凡的小黑屋,然后捂住肚子大笑。

  人家欧家两兄弟有悄悄话要说,刘均也没意思偷听什么的,直接跟着杰瑞走出了小黑屋,还不忘装逼兮兮的对着欧卿祺说:“快点儿!说完了赶紧去交保释金把人带出去!”

  欧卿祺眼里划过一丝暗芒,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轻声说:“我知道了,谢谢刘队长高抬贵手,我过后一定记得好好准备一份大礼,亲自上门道谢。”

  尽管刘均觉得欧卿祺的话里夹杂着淡淡的叫做危险的存在,可是教训欧卿祺的巨大快了让刘均忘记了自己一如既往的谨慎,对着欧卿祺点了点头,趾高气昂的走出小黑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