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今天也不可能闲着,宋氏的情况不容乐观,尽管宋芦没有跟欧卿祺的提起一分一毫,可是宋芦自己心里也清楚,宋氏这次也许真的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喂,学长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还在穿衣服,宋芦就皱眉拨通了孙岩的电话。

  孙岩人早就到了公司,因为手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因为宋芦的身体原因,孙岩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出来对宋氏来说尽可能的有利的合作对象,来让宋芦做出最后的决断。

  尽管说欧卿祺答应了要出手,可是说实话,孙岩自己心里也没有多大的底气,因为孙岩也清楚欧氏是欧凡手里把握着的,欧卿祺到底能出上几分力,谁也不知道。

  所以说孙岩一边准备着要给欧卿祺送过去的资料,一边接着筛选可能的合作对象,忙得脚不沾地。

  “我初步整理出来了一些,不过都需要你亲自过目,毕竟有一些还是不清楚对方的底线的,怕就怕,有人狮子大开口。”孙岩满脸担心的说。

  宋芦很清楚,孙岩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人的虐根性就是这样,送上门来的永远都不会是好的,只有自己去争夺的,才是真的让人向往的。

  宋家这次需要抛出手的两个工程绝对是挣钱的买卖,哪怕就是当时全盛时期的宋家为了拿下这两个工程也是花了不小的功夫的。

  g$酷匠0‘网R首%发{l

  如果换作平时想要跟宋家合作分一杯羹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可是真的当宋家没落了,吃不下这两个工程的时候,一些心里有自己的打算的人难免就开始了蠢蠢欲动。

  宋家不可能完全放弃这两个项目,那么问题就来了,跟谁合作呢?合作的时候按照几成来分?还有就是,到时候工程竣工了,打的是谁的名头,都是需要仔细考究的问题。

  宋芦让孙岩提前做好了调查,就是想要做好退步的心理准备,反正宋芦算是看清楚了,不吃亏是不可能的,只要能够差不多保住宋家的名声就够了,别亏得太大就行。

  “怎么可能不吃亏,再怎么说,都得想办法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宋芦淡淡的说,语气中夹杂着数不清的无奈。

  孙岩默默的叹气,是呀,明明知道那些人会狮子大开口,可是自己还不是得心甘情愿的送上门去让人咬一口?

  “到时候我陪你去吧,那些老东西没一个是好打发的。”沉默了片刻,孙岩对着话筒说,生怕宋芦拒绝一样连忙补充:“公司的事我都提前安排好了,不会耽搁事儿的,再说了,你的身体也不方便,我还能帮你挡酒啥的。”

  宋芦知道孙岩是一片好心,再加上自己的身体确实是不方便,轻轻的嗯了一声。

  挂断了电话,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苦涩,不管怎么说,我是不会放弃的。

  欧卿祺的到来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也是让人兴奋的,记者在警察局门口蹲了一早上了,据说欧凡和杨雨成是在里边,可是警察局明显不是能够让人轻易闯进去拍照留恋的地方。

  所以一大早闻讯而来的记者只能是蹲在警察局门口守着,一边在心里揣测着这次消息的真实性,一边关注着周围的动静。

  欧卿祺在开车来的路上就已经是在心里梳理了一遍目前的情况,看到围上来的记者时倒是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皱眉。

  杰瑞也闻讯被欧卿祺召唤而来,坐在副驾驶上紧紧的看着欧卿祺的车屁股后边的那群记者,愣愣的咽口水。

  “欧卿祺,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就是和小白去吃了顿烤肉吗?到底是错过了多少……”杰瑞有些郁闷的嘀咕,看着围着车子甚至还有拍窗户的记者眼里划过一丝愁苦,妈蛋,这到底要怎么杀出重围?

  杰瑞的内心真的是无比郁闷的,自己不过是一顿饭的时间,当然还喝了点酒,然后在小白那里过了个夜,然后醒来之后就发现变天了。

  网络上一打开头条全部都是什么富家少爷薄情寡义,两个富家少爷的斗殴事件,还有更加直白的就是什么欧家大少头顶飘荡着的绿帽子到底有多少等等的劲爆消息。

  然后原本还在迷蒙的眼睛唰的一下就睁大了,睡意全无,真的是被惊吓到,特别是在看到欧凡跟杨雨成的特写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把吃下肚子的隔夜饭都重新吃了一遍的感觉,心口憋得难受啊!

  原本还想打电话问欧卿祺发生了什么的,结果欧卿祺直接就让自己过来了,甚至今天还大发善心的亲自去接自己了。

  尽管看到杰瑞从小白的闺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欧卿祺的表情比较诡异,可是杰瑞还是没有跟欧卿祺解释,自己跟小白真的只是盖上被子纯聊天的一清二楚的关系,反正有人误会杰瑞巴不得。

  趁着欧卿祺开车的时候,杰瑞也快速的浏览着网页,杨家被突击调查的事曝光率太高,牵扯到的人也太多了,杰瑞想不注意到都难。

  纪检监察的雷厉风行一点都没有给杨家的人喘息的机会,几乎就是一夜之间,杨家所有的产业都遭到了调查,各种负责人均被停职调查,一时之间风声鹤唳。

  看完那些乱七八糟的报道,杰瑞啧啧有声的放下的手里的平板,不厚道的说:“这次杨家可算是真的栽了,不过这好像总是感觉,杨家这次的爆发是有预谋的呢?”

  听到杰瑞的低喃,欧卿祺轻轻的勾嘴角淡淡的冷笑:“哦?从哪看出来的?说来听听。”

  杰瑞撇嘴说:“纪检那帮孙子怎么可能动作那么快,才多长时间啊!杨家再怎么说也是排得上号的家族,明显的就是蓄谋已久的。”

  “只不过这种事情感觉更像是杨家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如果联系上被警察局莫名拘留的杨家众人,就感觉像是打击报复了。”杰瑞说着说着就狠狠地皱眉,眼里疑惑更甚。

  “杨家,结束了。”没有回答杰瑞的疑问,欧卿祺淡淡的说,杰瑞闻言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欧卿祺目光多了一丝探究,如果说这事儿跟欧卿祺没关系,杰瑞就把自己下个月的奖金白白送给欧卿祺买糖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