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欧凡被一个头发凌乱的老妈子压着打的场景,哪怕是王叔这样的老江湖,也不由得为杨母的彪悍所折服,他妈的真的是太狠了,招招见血啊!

  王叔用自己被混浊包裹的锐利的小眼神在人群中扫了一眼,果不其然,欧卿祺那厮根本就不在中间。

  d》酷ru匠网$唯="一a正版,其“V他I都是‘盗%u版F

  见状王叔就更加的怀疑欧卿祺被抓的真实性了,只是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焦灼,小跑着走到人群外围扯着嗓子喊:“哎呦喂,打死人了,快住手啊!”

  不得不说,在大家都专心打架的时候这样突兀的一声呼喊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在王叔喊完之后现场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看到大家都回头看着自己,王叔有点尴尬的扭了扭自己花白的眉毛,干涸的笑了两声说:“大家有什么好好说,别动手啊!好好说,好好说。”

  刘均站在不远处看着王叔赔笑的模样,不由得嘴角微微一抽,这个老头子,还是这个模样,扮猪吃老虎用得可真的是够娴熟的,欧卿祺那厮肯定就是跟着王叔学坏了的啊!

  不过刘均还是比较严肃的,摆着一副公正严明的警察脸就走到了打架的人面前,声色俱厉的说:“怎么?到了警察局还想打架啊!以为这里是你家啊!不开心是吧!不服从管理是吧!那就什么都别说了!

  禁闭个二十四小时再说!把打架的都给我拉下去关起来!毁坏的公物按照三倍的价格赔偿!参与打架的按照影响警务人员正常办公的罪名拘留!

  还有!在场的全部陪我压下去做笔录!在警察局还敢打架!真的是目无王法!”刘均噼里啪啦的一顿大吼,吓得杨母举着手不敢动弹,现场陷入了绝对的安静。

  刘均又回头对着呆了的助手低吼:“怎么还不动手抓人!是傻了是吧!还要不要干了!不想动手的跟着这些扰乱警局的非法分子同罪!”

  瞬间,唰唰的一群人全都有了自己的归属,一人一间小黑屋,全给关起来了。

  王叔眼角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看着耀武扬威的刘均满脸无奈的说:“你这样做,不好吧……”

  刘均满脸不解的回头看着王叔,疑惑的说:“这怎么还剩下一个呢?要不我亲自给拿下了吧。”说着对着王叔眨巴眨巴眼,带着王叔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王叔看着刘均对着自己亲切的笑了笑,有些无奈的说:“你这样做不行,杨家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家,欧凡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给你自己惹麻烦,找个借口把人都给放了吧。”

  刘均不依不饶的说:“不行,那个可是我抓的恐怖分子。”听到刘均吹牛不打草稿的话,王叔的嘴角微微僵硬,面露不屑的说:“欧凡那种智商当不了恐怖分子,你就放心吧,乌纱帽稳着呢。”

  刘均闻言微微挑眉,心里默默嘀咕:欧卿祺不愧是你养大的啊!说话的口气都如出一辙,话说欧凡的智商真的那么让人怀疑?

  不过刘均还是对着王叔摇了摇头:“叔,这事儿我做不了主,今天把人拿回来就不归我管了,想必您也明白,这是上边的大人物要动手了,我们不过是个马前卒而已。”

  听到刘均这样说王叔的眼神微微凝滞,好半天才喃喃的说:“那你总该告诉我,欧卿祺那个臭小子在哪里吧,整了一堆烂摊子,难不成真的想要老头子我给他收拾不成。”

  “哪能啊!您上前边去把保释金给交了,不一会儿欧卿祺就能回去了。”刘均连忙满脸堆笑的对着王叔说。

  看刘均的意思还是不愿意告诉自己欧卿祺的在哪儿,王叔不由得微微皱眉,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刘均没有说话,刘均心里叫苦不迭,您快别看我了,我总不能告诉你欧卿祺那厮去陪老婆睡觉了吧!

  王叔去按照规定把保释欧卿祺一个人需要的钱给交了,然后为了做足面子工程特意去看了一眼欧凡的情况和到了杨家道歉,等到一切都安顿好了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刘均送着王叔走出了警察局。

  从头到尾王叔就没见着那个捞了好名声的欧卿祺在哪里,上车前王叔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刘均,意味深长的说:“不管怎么说,你总该告诉我,他是不是安全吧。”

  刘均连忙打保证:“开玩笑呢您老!那小子皮实着呢!我保证全须全尾的把人给您送回去!”王叔恨恨的瞪了一眼装模作样的刘均,转身上了一旁的出租车。

  看着王叔的车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刘均颇有些感叹的嘀咕:“如果不是你护着,欧卿祺早就该死了。”

  “喂,你小子还不出现呢?今天你可是把王叔给吓着了,估计你回去了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刘均有些好笑的对着话筒说,电话那头的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

  欧卿祺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宋芦,眼里划过一丝淡淡的温润笑意,捂着话筒走出了卧室。

  “你那里什么情况?那边下手了吗?”欧卿祺走出了卧室身上的温润立马消失不见,周身都带着淡淡的寒意。

  仿佛是感觉到了来自欧卿祺身上的寒意,刘均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脸上依旧是嬉皮笑脸的神情,嘴边升起的烟雾遮挡了眼里一闪而过的锐利。

  “东西早就送过去了,估计再过一会儿调查的通文就会下来,杨家被咬上这么一口,可是真的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刘均悠悠的说,欧卿祺的眼底闪过一丝幽光。

  欧卿祺的嘴角勾起一个锐利的弧度,慢条斯理的说:“杨雨成的心太大了,容不下他,欧凡处理不了,我就帮个忙而已。”

  “行,我知道了,记者那里你怎么想的?”刘均掐灭了手上的烟头问。

  “待会儿就叫来吧,豪门公子的大戏,有人会想要看到的。”

  握着挂断了的电话,刘均微微撇嘴,真的是嫌弃自己家大业大活够了,居然会想不开来招惹欧卿祺这厮,早知道,欧卿祺出了白眼球,就没一个地方是白的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