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看戏群众为欧卿祺的人品担保,可是为了公正廉明,小警官还是坚持用一种严肃的态度把欧卿祺带走配合调查了。

  欧卿祺临走前还回头看了一眼还没有熄灭急救灯的急救室,面露担忧的说:“我大嫂还在急救室里没出来呢,这里没人看着我也不放心呐,要不等等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

  围观群众再次表现出了对欧卿祺的良好品行的高度赞扬,没有人注意到小警官听到欧卿祺的话后抽动的嘴角。

  鉴于欧卿祺在场的过高人气,小警官没有为难欧卿祺的要求,欧卿祺似笑非笑的对着小警官挑眉,走到了一边打电话。

  “王叔,你带着小林来一下医院,我得跟着大哥去一趟警察局,你来看着大嫂,有什么情况再给我打电话。”

  欧卿祺不是真的好心关心杨雨菲的死活,可是今天这事儿本来就是欧卿祺设计欧凡的,杨雨菲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不管怎么说,欧卿祺从来没有想过要杨雨菲的命,不管欧凡怎么想的,杨雨菲必须得活着。

  欧卿祺还得依靠杨雨菲在中间作妖给欧凡找点事儿做呢,这个时候的表面功夫可得做到家了。

  欧卿祺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避开什么人,在场的不少人也都听到了,于是乎欧卿祺的形象瞬间又高大了一秒,小警官对着欧卿祺做了一个无声的口型:无耻。

  面对小警官的鄙夷,欧卿祺不以为意的挑眉轻笑,收起了手机配合得不行的跟着小警官走了出去。

  当事人一走,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散开了,不过经过了今天晚上,欧凡的形象可谓是真的毁得差不多了。

  看着在自己前边迈着悠悠然的小步子往前走的欧卿祺,那个一直保持着很严肃的神情的小警官真的是有点忍不了了,带着淡淡的的讥讽凉幽幽的说:“欧二少爷好心性,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是好人呢?”

  欧卿祺闻言低头笑了笑,似笑非笑的的眨眼说:“那我怎么还不知道,欧凡那种脑子也能做恐怖分子呢?”

  小警官的额角狠狠地抽了抽,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要不是你大晚上的折腾,我至于这么晚了还不能回家睡觉吗?!”

  欧卿祺终于回头给了憋屈的小警官一个眼神:“这不是组织需要你的时候到了嘛,为人民服务的时候可不能心存怨念。”

  “得了吧,你丫的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装吧你就。”小警察对欧卿祺的话并不感冒,淡淡的反唇相讥。

  欧卿祺从衣服兜里探了探才有些郁闷的对着小警官伸出了手:“均儿,给一根烟抽。”

  刘均闻言微微挑眉,戏谑的目光在欧卿祺的身上上下打量,将兜里的烟递给欧卿祺的时候说:“怎么,老婆管教得严,连烟都抽不上了?”

  “你嫂子怀孕了,在家不抽,对孕妇身体不好。”说着欧卿祺淡淡的对着刘均抛了一个你个单身狗不懂的眼神,呛得刘均差点没忍住把自己手里的烟头给戳到了欧卿祺的脸上。

  更。新(最快&W上酷8\匠H{网

  烟雾在呼吸吞吐间弥漫在欧卿祺的脸上,许久欧卿祺才沉声对着刘均说:“上次让你查的那事儿怎么样了?有进展吗?”

  刘均闻言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正色说:“宋耿秋出车祸的那辆车的刹车管的确是被人割过的,但是不足以让车辆完全失去性能,所以我怀疑当时宋耿秋的精神状态肯定不好,才会直接导致了车祸的发生。”

  “也就是说,如果单单凭借那个有损伤的刹车并不能直接说明宋耿秋是被人谋杀致死的,还需要一些别的证据,不然这种不痛不痒的指控,只会给你自己添麻烦。”

  刘均的话音未落,欧卿祺夹着烟头的手指猛地一僵,心里循环着自己上次在医生那里得到的结论,宋耿秋的血液里有的药物成分,而那个药物,也许就是事情解决的关键。

  “如果说,宋耿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一种让人精神涣散的药物,这个可以算得上是了吗?”欧卿祺目光微微凝滞,轻声说。

  刘均闻言微微皱眉:“这个就直接是谋杀了,只要你能拿得出直接的证据,你要知道。这个案子当时是以意外定的案,要想翻案,没有确切的证据根本就不可能。”

  欧卿祺又何尝不知道刘均说的是事实,如果换作别人,这样麻烦的事欧卿祺直接都懒得搭理,可是那人是宋芦的父亲,欧卿祺是真的做不到袖手旁观。

  “我这里有一份宋耿秋生前的体检报告,血液检查里有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成分存在,我过后让人把检查报告给你送一份,你看看吧。”许久欧卿祺才沉声说。

  刘均突然就好奇了,挑高了眉头看着欧卿祺:“你不会真的是动心了吧?这种事儿可不像是你这样的厌恶麻烦的人干的,我以为你的重心是怎么收拾欧凡,或者说用一种怎么潇洒而嚣张的姿态去警察局保欧凡出来。”

  刘均不是第一个问欧卿祺这种问题的人,之前杰瑞就问过,你是不是真的对宋芦动心了,不然你怎么会对宋芦的事那么上心。

  就连之前的欧卿祺自己也暗自问过,我是不是真的爱上宋芦了,可是现在的欧卿祺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根本就没必要的顾虑,因为欧卿祺知道,自己爱宋芦,宋芦也爱着自己。

  欧卿祺从来没有觉得两个人相互爱着是那么的幸福,可是在宋芦这里,欧卿祺真的是愿意去为宋芦劳心劳力的操持一切,只为了让宋芦开心,让欧卿祺去做什么都可以。

  刘均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在自己的眼前变得笑面如花,急忙打住:“好了,我知道你跟嫂子感情好,但是用不着跟我炫耀,我是单身狗。”

  欧卿祺很认真的说:“知道就好。”刘均满脸黑线,没见过这样不谦虚的,谈恋爱的男人真的是够了。

  “行了,我局子里还拘着两个恐怖分子呢,不跟你扯犊子了,我先回去审问审问恐怖分子,给无聊的生活找点乐趣。”刘均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对着欧卿祺说。

  欧卿祺闻言微微点头,目光微微凝滞之后懊恼的说:“如果沁儿醒了看不见我肯定有担心,我也得回去了。”

  刘均迈向前的步子猛地一顿,看着欧卿祺迫不及待离开的背影和急促的步子,嘴里喃喃的嘀咕:“结了婚的男人真操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