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知道宋芦坐不住,再说了,欧卿祺也没有真的要冷落宋芦的意思,今天这样做只不过是对自己的气不过而已。

  宋芦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生气,欧卿祺觉得憋屈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没心思再生气了。

  愤愤的洗了澡就想着不跟那个迷迷糊糊的小家伙闹性子了,因为欧卿祺发现了一个神奇的道理,跟宋芦置气,气坏了的永远都只会是自己。

  欧卿祺原本以为哪怕是宋芦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生气没有道歉的意思,至少也应该是耷拉着脑袋等着自己安慰不开心才对,再怎么也不应该是这样怒气冲冲的模样瞪着自己才对。

  可是宋芦就真的神奇的做到了,让欧卿祺见证了什么叫做诡异的倒打一耙,什么叫做真正的颠倒是非。

  “欧卿祺,你今天是在生我气吗?”欧卿祺还在沉浸在宋芦魔性的愤怒表情中没有缓过神来,宋芦就耐不住提前开口了。

  欧卿祺闻言眯着眼睛打量着宋芦,心里泛起淡淡的疑惑,嘴上轻轻的说:“你居然发现了我在生气?”

  欧卿祺的意思原本是你既然发现了我在生气,那么你就应该来哄着我道歉才对,你摆出这样一副讨债的神情会让我深刻的怀疑,到底是谁在生气。

  可是宋芦的理解就严重的偏离了欧卿祺原有的预想轨迹,愤愤不平的说:“欧卿祺!你没良心!”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指责欧卿祺愣了三秒,以欧卿祺正常的思维轨迹根本就没办法理解宋芦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我怎么就没良心了?你说来我听听?”欧卿祺也不浪费自己的脑细胞去思考挣扎这个神奇的问题到底答案是什么了。

  索性坐在了床边目光含笑的看着胸有成竹的找自己麻烦的宋芦,欧卿祺是真的很想知道,在自己进去洗澡的这段时间,宋芦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历程。

  居然会出现了如此诡异的结论,欧卿祺突然就很好奇,自己的这个的老婆的脑袋到底是什么构造的,想着想着眼里就泛着淡淡的笑意,实在是忍不了了。

  看着目光含笑的欧卿祺,宋芦突然就觉得莫名的底气不足,可是转念搬出自己刚刚得出的结论来安慰自己,一想自己才是那个受了委屈的可怜人,立马又变得神气十足。

  “我不就是没吃上午饭就对付着喝了两口凉的粥吗?你丫的至于不,至于冷了我半天不!你个大男人怎么就小气巴拉的讨人厌!”

  宋芦一鼓作气的冲着欧卿祺一顿噼里啪啦的指责,说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光顾着发泄自己心里的怒气的宋芦没有注意到欧卿祺越来越黑的脸色。

  之前欧卿祺只顾着纠结孙岩说的那个问题了,倒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宋芦吃没吃没饭这个问题。

  如今经过宋芦的一提醒,欧卿祺的眼前就浮现出了摆放在宋芦桌子上的那碗冷却了立马的粥,耳边回响着孙岩带着担忧的话,宋芦连午饭都没吃上,连午饭都没吃上。

  宋芦还没有注意到欧卿祺黑得可以刮下一层墨来的脸色,最后来了一句总结性的话:“所以说,我忙活一天了连饭都没吃上,你丫的还跟我凶!我还是个孕妇呢!欧卿祺你没良心!”

  如果宋芦没有提起自己是孕妇的事实的话,也许欧卿祺的心里不会显得那么的憋屈,可是当听到宋芦说自己是个孕妇的时候,欧卿祺的心里就真的是忍不了了。

  “沁儿,你过来。”欧卿祺没有发火,相反带着微笑对着宋芦招手。

  刚刚发泄完的宋芦傻乎乎的以为欧卿祺是在自己义正言辞的训诫下明白了自己的错误,要跟自己道歉来着,看到欧卿祺对着自己拍了拍大腿就屁颠屁颠的坐到了欧卿祺的大腿上。

  坐好了宋芦还不忘记呛火欧卿祺的忍耐力,再接再厉的说:“欧卿祺你不可以这样了知道了不?这样气我不好,气着你女儿你舍得是不?”

  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幽光,似笑非笑的摸了摸宋芦的鼻子,凉幽幽的说:“沁儿还记得自己是个孕妇?”

  宋芦不明所以的点头:“我肯定记得啊!你问这个问题很傻好吧!”

  说完之后宋芦敏锐的发现欧卿祺身上的气质发生了变化,宋芦察觉到了一种叫做危险的东西,坐在欧卿祺的的大腿上不安的扭了扭。

  欧卿祺笑眯眯的捏了捏宋芦的小脸,顺势把宋芦给反着趴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露出了被长长的睡衣掩盖的屁股。

  宋芦突然就觉得很不安全,不安的挣扎着喊:“其实欧卿祺你今天犯的错还是可以原谅的,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快把我拉起来,这样趴着不舒服!”

  宋芦还想说什么,结果被啪的一声打断,宋芦睁大了眼睛满脸震惊的扭头看着阴沉沉的欧卿祺,颤抖着音调低吼:“你丫的打我屁股!欧卿祺你居然居然打我屁股!”

  回答宋芦的是又一声清脆的啪,其实欧卿祺根本就没有舍得用力,说有多疼绝对是假的,可是在宋芦看来丢脸啊!

  ;√酷、匠网永'久免费~n看Vj小z说z

  自己这都是当妈的人了,结果自己居然还被欧卿祺给打屁股?!这样的风气绝对不可以助长的好吧!瞬间宋芦就怒了!

  “欧卿祺你给我放开!”宋芦的娇小身量在欧卿祺的怀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尽管宋芦真的有很努力的在挣扎,不过在欧卿祺绝对的实力镇压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卵用。

  最后宋芦终于是被欧卿祺给收拾服帖了,垂头丧气的趴在欧卿祺的膝盖上带着水汪汪的泪花嘟嘴嘟哝:“欧卿祺,你个死没良心的!你黑心肝!你对不起我!你居然打我!”

  欧卿祺把宋芦被自己搂起来了衣服拉下去盖住了宋芦露出来的屁股,最后还伸手在圆润的屁股拧了一把,遭到了宋芦报复性的在大腿上咬了一口。

  “知道自己不错在哪里了吗?”欧卿祺冷着脸看着宋芦,看到宋芦眼里闪烁着的泪花欧卿祺其实心里边心疼得不行,可是为了给宋芦一个教训,欧卿祺愣是逼着自己瞪着宋芦。

  “我没错,打我就是你的错!是你错了!”宋芦不甘示弱的回瞪,欧卿祺一听宋芦这颠倒是非的话直接被宋芦气得没了脾气,无奈的揉了揉宋芦的脑袋。

  “是,看你颠倒是非是我的荣幸。”欧卿祺的话说完,宋芦眨巴着眼睛纠结: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