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觉得,欧卿祺很生气,尽管宋芦觉得自己只是没有好好吃饭这一点并不足以让欧卿祺表现得如此生气,可是宋芦还是对欧卿祺表现出来的突如其来的怒气而显得有些蒙逼。

  做了心虚事的宋芦在欧卿祺强大的高压下根本就不敢抬头,瑟缩着脑袋一言不发,一幅受气的小媳妇儿模样。

  看着宋芦的小受气包模样,欧卿祺直接就觉得哭笑不得,没见过犯错了还如此理所当然的。

  欧卿祺阴沉着脸不说话,宋芦也乖巧的保持着沉默,心里思索着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宋氏目前的危机,没有注意到欧卿祺随着时间越发难看的脸色。

  欧卿祺真的是被宋芦的大条神经给打败了,你说你犯错了就认错呗,低个头服个软有那么难?

  可是犯错的人却一副淡然处之的镇定,倒是等着宋芦认错的欧卿祺显得暴躁而且坐立难安,完全的角色转换。

  在宋芦对欧卿祺的完全无视中平稳行驶着的车子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宋芦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外边的环境,疑惑的问:“我们来这里干嘛?不回家吗?”

  欧卿祺没好气的白了宋芦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把你卖了拿钱吃饭。”

  宋芦闻言满头黑线,看到欧卿祺阴沉沉的脸色,耷拉着脑袋跟在欧卿祺的身后下了车,心里默默的嘀咕:好吧,我就知道你丫的生气了……

  欧卿祺没有把宋芦带回欧家,而是带着宋芦回到了之前自己跟宋芦住的那套小公寓,欧卿祺并没有跟宋芦解释为什么不回家的原因,欧卿祺下意识的不想要宋芦知道,杨雨菲和欧凡之间发生的事。

  宋芦下了车之后傻乎乎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欧卿祺从后座里拿出了一大堆食材,眼里划过一丝疑惑:“我们要在这里吃饭吗?今天不回家了啊?”

  欧卿祺闻言脚步微微一顿,回头黑着脸对着满脸不解的宋芦说:“杨家来人了,老宅里边吵得慌,在这里住几天等到安静了再回去。”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宋芦表现得很淡定,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欧卿祺也没有多解释的意思,直接提着东西走进了公寓。

  宋芦是孕妇,而且欧卿祺的厨艺明显比只会熬汤和做糕点的宋芦好,所以厨房这个重地自然而然就交给了欧卿祺,宋芦被欧卿祺毫不留情的用眼神驱逐出境。

  宋芦坐在沙发上苦思冥想,自己到底是在哪里惹到了欧卿祺这尊大神,真的只是没有好好吃饭吗?这个理由什么时候有那么强大了……

  在厨房里做饭的欧卿祺心里也是憋着一口闷气,你说我们是夫妻对不对?你为什么有事儿不找我帮忙?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一击?

  特别是孙岩告诉欧卿祺宋氏的情况之后欧卿祺心里的怒气就喷发到了极致,你说我们天天同床共枕的,这种事情居然还要外人来告诉自己,欧卿祺对宋芦的隐瞒,真的是生气了。

  可是欧卿祺也没想到自己选择瞒着宋芦欧凡的事的事,不得不说,欧卿祺正在选择性屏蔽了自己的隐瞒,专心致志的找宋芦的麻烦。

  宋芦忙里抽闲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的欧卿祺,看到欧卿祺正剁着一块面目全非的肉,不由得心里打了一个寒战,丫的,不会把我当成那块肉了吧……

  吃饭的过程很平静,或者说是单方面的平静,因为期间宋芦不断的尝试跟欧卿祺说话。

  然而获得的都是毫无例外的沉默,除了必须回答的问题用嗯嗯啊啊回答之外,欧卿祺充分的发挥了沉默是金的良好习惯。

  一顿饭吃得宋芦那是一个叫做食不知味,就顾着逗欧卿祺说话了,连欧卿祺给自己夹了不爱吃的胡萝卜也不知不觉的吃了下去。

  吃完饭欧卿祺起身去洗碗,还是阴沉一张脸没有搭理宋芦的意思,宋芦实在是憋不住了,扯住欧卿祺的衣服可怜巴巴的问:“卿祺,你怎么了?”

  宋芦很无耻的动用了美人计,说话的时候对着欧卿祺无辜的眨巴眨巴眼,可是欧卿祺也不是一般人,尽管看着宋芦这样可爱的模样心里早就化成了一摊水,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冷淡漠然。

  ;u看k正'√版}w章节●&上T酷匠&%网vG

  “我要去洗碗了,你自己看电视吧。”欧卿祺无情的推开了宋芦拉着自己的手,忍受着内心想要把宋芦抱在怀里揉捏的冲动逼着自己走进了狭小的厨房,跟那几个该死的碗奋斗。

  看着欧卿祺毫不留恋的背影,宋芦算是真的明白了欧卿祺心里的怒气到底是有多大,不由得为欧卿祺的小题大做而微微咋舌,心里的心虚也得到了无限的扩大,眼里一片愁苦。

  反复的思考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的宋芦再次把目光聚焦到了那碗凉了的粥上,心里憋着一口恶气,手上不断的蹂躏着无辜的抱枕。

  欧卿祺从厨房出来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坐着愁眉苦脸的宋芦,眼神微微一闪,咬了咬唇狠心走进了卧室,没有搭理宋芦。

  听到欧卿祺走进了浴室,宋芦真的是快要哭了,没见过这样难招待的男人,宋芦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我为什么要哄着他呀?他才是男人,凭什么我哄着他?

  再说了,我不就吃了点凉的粥没有好好吃饭吗?至于吗这样,冷了我大半天了差不多得了呗,拉什么脸子?

  越想宋芦就觉得自己越有道理,心里原本的心虚全然被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怒气替代,然后宋芦就很神奇的觉得自己没错了,错的人是欧卿祺。

  想法一定型,宋芦就越发的觉得自己有道理,欧卿祺这样冷着自己就是让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澄澈的眸子里闪烁着浓浓的火气,中气十足的踢开了卧室的房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