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打完了急救电话,稍微迟疑了一下又拨通了欧卿祺的电话:“喂,王叔怎么了?”

  欧卿祺的心情明显的很好,从这个飞扬的语调就不难听出来,察觉到这一点王叔突然就觉得欧卿祺不能出现在欧凡面前,不然估计等到欧凡和杨雨成打完一架,欧卿祺还得和欧凡打一架。

  “你别回来了,今天晚上带着你媳妇儿在外边住吧,知道了吗?”王叔带着淡淡的无奈对着欧卿祺说。

  正在开车的欧卿祺不解的挑眉,欧凡和杨雨菲肯定得来一场剧烈的撕逼大赛,自己还准备带着宋芦回去看戏呢,怎么可以不回去。

  “不回去我们上哪儿去呐?再说了,我给媳妇儿买的猪蹄还在家呢,不回去你给我吃了不成?”欧卿祺没正经的笑着说,王叔皱巴巴的额头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没跟你开玩笑,杨家来人了,跟欧凡打起来了,而且还见血了,你媳妇儿怀着孩子,看见不吉利。”王叔想起了看到的躺在血泊里的杨雨菲,混浊的眼里划过一丝无奈。

  听到王叔这样说,欧卿祺终于摆正了脸色:“谁见血了?欧凡?”欧卿祺知道欧凡和杨雨菲肯定得吵吵,尽管欧卿祺让人通知杨雨成用的理由是欧凡打了杨雨菲,可是欧卿祺还是不大相信,欧凡真的打了杨雨菲。

  “如果是欧凡那倒是好了,作孽啊!你记得别带着你老婆回来了,杨雨菲可能流产了,你老婆怀着孩子,怕冲撞了不吉利,再吓着她。”

  王叔独自跟欧卿祺的说话的时候没有那么多顾及,直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对着欧卿祺说。

  尽管多少猜到了一些,可是真的听到王叔这样说欧卿祺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发凉,欧凡比自己狠,这一点欧卿祺一直都知道,可是欧卿祺还是没有想到,欧凡能够狠到亲手摧毁了一条生命。

  “行,我知道了,晚点把医院的地址发给我,我一个人去看看。”挂断了电话欧卿祺陷入了长长的思考中,欧卿祺突然就觉得,自己对欧凡,也许真的是心太软了。

  孙岩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低着头的欧卿祺,看着欧卿祺目标很明确的朝着宋芦的办公区走去,孙岩的眼里划过一丝奇异的亮光。

  看着这个拦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欧卿祺不由得微微皱眉,可是这个男人是宋芦的学长,而且还帮过自己,想到这点欧卿祺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怎么,找我有事儿?”看着孙岩欲言又止的模样,欧卿祺挑眉问,一个大男人的搞什么羞涩,欧卿祺瞬间就嫌弃孙岩了。

  孙岩定睛看着欧卿祺:“欧总,我们谈谈吧。”欧卿祺闻言微微皱眉,欧卿祺记得自己跟孙岩貌似没有什么需要单独谈谈的,目光中夹杂着淡淡的不解。

  “可是我并不觉得,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需要单独谈谈的,而且,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着急接沁儿回家。”刚刚出了欧凡的那件事,欧卿祺实在是没有心情跟别的无关紧要的人多说什么。

  “欧总,宋氏现在的情况宋芦跟你说过吗?你知不知道,今天宋芦因为忙着跟别的公司洽谈业务,连午饭都没吃上。”孙岩对着欧卿祺的背影说,成功看到欧卿祺的脚步微微一僵,透着一股凉意。

  “你是想告诉我,你们公司的人到底是有多无能,连一个孕妇都不如,需要一个孕妇去扛大头是吗?”面对欧卿祺毫不留情的讥讽,孙岩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宋氏现在急需要一家公司投入资金来完结一个工程,不然不管是其中的违约金,还是耽搁的费用,都不是目前的宋氏能够承担得起的,然而,并没有公司愿意这样做,宋芦怕你为难,不让我去找你。”

  孙岩觉得跟欧卿祺这样的人打马虎眼根本就没意思,索性就是噼里啪啦的把自己想要说的都给说了。

  “欧氏不是你一人说了算,可是我相信你也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只要你愿意帮宋氏,我觉得肯定能有转机。”看到欧卿祺停顿的背影,孙岩趁热打铁的接着说。

  欧卿祺的背影僵硬了,许久才对着头也不回的对着紧张的孙岩说:“你明天过来欧氏找我,记得把需要的资料都带上,我没有等人的习惯。”

  听到欧卿祺这样说,孙岩紧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了不少,还没喘过气来就听到欧卿祺接着说:“还有,这事儿办好之前别让宋芦知道。”

  孙岩闻言直接愣神了,看着欧卿祺的背影咋舌,心里默默嘀咕: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怎么都一个德行啊!宋芦也说不让你知道……合着我还是个双面间谍啊……

  “怎么回来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听见开门声,宋芦头也不抬的说,欧卿祺捕捉到宋芦脸上的疲惫,收敛了眼底的怒气,漫步走到宋芦的身边一言不发。

  也许是感觉到了欧卿祺的气息,宋芦终于抬起来自己的脑袋,有些惊讶的看着欧卿祺:“你怎么来了?已经下班了吗?”

  说着宋芦把目光投向了放在桌子上的时钟,眼里划过一丝懊悔,现在距离下班时间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也难怪欧卿祺会找上门来。

  “不好意思,我忘记时间了。”宋芦有些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笑着对欧卿祺说,结果欧卿祺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搭理宋芦,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宋芦,一言不发。

  宋芦顺着欧卿祺的目光转向了桌子上那个冷却了的饭碗,瞳孔猛地一缩,心里大叫不好。

  “这个不是我吃的……不对……那个……哎呀我去……”宋芦瞬间就蒙逼了,绕来绕去的说不清楚,在欧卿祺淡淡的目光下彻底的俯首称臣老实认罪。

  更r7新`、最快U、上B酷uW匠。a网B,

  欧卿祺终于把自己的目光从那个饭碗上转向宋芦,宋芦被迫低下了自己的头颅,颇为无奈的说:“好吧,这是我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