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情况怎么样?欧凡现在在哪里?”走出了杰瑞的视线,欧卿祺有些不耐烦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哦?那就给他地址,顺带告诉杨家的人,杨雨菲被欧凡打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办,对,就这样。”挂断了电话欧卿祺突然就好怀念杰瑞的办事效率,眼里透着淡淡的惆怅。

  尽管杰瑞那个人是计较拖拉一点,脾气是比较暴躁一点,还是就是话比较多一点,然后比较烦人一点之外,欧卿祺还是觉得杰瑞是个比较优秀的助手的。

  这种事情其实完全可以交给杰瑞去做,而且如果办事的是杰瑞,欧卿祺完全可以撒手不管,根本就不用打电话问情况的,因为杰瑞尽管人不靠谱,可是办事效率和手段还是比较受到欧卿祺的推崇的。

  欧卿祺当然不是大发善心不再黑心肝的奴役杰瑞的残余劳动力,而是因为老婆大人发话了不敢不从啊!

  宋芦看着杰瑞跟小白的那个感情进度实在是看得牙疼,杰瑞这厮完全就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宋芦觉得如果自己不添油加醋的加把火,估计杰瑞这个大傻子还以为小白是自己兄弟呢……

  跟小白在一起这段时间宋芦也算是搞清楚了小白的想法,面对一个感情神经天生迟钝了不止一拍的杰瑞,宋芦也只能暗自替小白祈祷,杰瑞这货能够早点发现自己的心意。

  当然,宋芦觉得顺其自然很重要,可是人为的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宋芦顺带着给欧卿祺下发了最高指示文件,那就是除非是很重要的事,不然不准拉着杰瑞加班,美名曰给杰瑞追老婆的机会。

  尽管欧卿祺并不觉得宋芦的想法有用,毕竟杰瑞那厮的恋爱神经估计还没有开发出来,或者说欧卿祺曾经很不厚道的怀疑过,杰瑞他妈到底有没有给他创造这个神奇的东西。

  “如果创造机会有用,那厮也不至于快三十年了,丫的还是小处男呐,据说连初吻都没有送出去呢……”欧卿祺一边走一边嘀咕,眼里闪烁着戏谑的笑意。

  欧凡赶回欧家的事情杨雨菲不在,或者说在欧凡为数不多的几次回来杨雨菲貌似都不在,只不过之前欧凡根本就不在乎杨雨菲在哪里,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只不过如今看到空荡荡明显很久没有人居住的屋子,欧凡的脸阴沉得可以扭出水来,垂在身子两侧的手紧紧的握住,眼里透着浓浓的怒气。

  宋芦今天是第一天回到公司,一大早的到了宋氏就忙得头晕眼花的,到了下班的时间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吃上午饭,摸了摸自己还在平坦的小腹,宋芦的心情真的很不好。

  Z看正J版qd章节Rb上:酷匠网

  随意喝了两口粥,宋芦有些不适应的皱眉,眼里划过一丝无奈,心里淡淡的苦笑,当真是不能惯着呐,自己这才被欧卿祺给养了多久,胃口就挑得不行。

  孙岩现在养成了一个绝对的好习惯,那就是在进宋芦的办公室之前一定要敲门,尽管宋芦说过不用注意这些细节,不过孙岩还是很坚定的认为,这个很有必要,完全是被欧卿祺给吓怕了。

  看着宋芦喝着凉了的粥,孙岩厚重的眉头狠狠地皱起,不自觉的说:“不管再怎么说,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再忙也不能不吃饭,你受得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受不了啊。”

  宋芦闻言微微苦笑,宋芦心里又如何不明白这种道理,可是真的到了这种时候,宋芦就真的顾不上吃饭了。

  “没事儿,我自己有分寸,让你整理的东西整好了吗?给我看看。”说着宋芦干脆放下了那个被自己百般嫌弃的粥,转头对着孙岩说。

  孙岩无奈的叹气,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宋芦,眼里浮现出一股浓浓的担忧:“我仔细查了,我们现在手里压着一批材料,如果能够立即出手的话就能稍微缓解目前的危机。”

  “还有就是之前签下的工程以宋氏目前的能力不足以完成,如果工程延期其中的损失和违约金也是一笔负担不起的费用,所以我的意见是,和别的公司合作把这个案子拿下,但是选择和哪家公司合作,还是需要你来拿主意。”

  孙岩说完站着不动,看着一言不发的宋芦,许久宋芦放下了手里的文件,苦笑着说:“还有一点你没有说,那就是哪家公司愿意在这种时候跟宋氏合作,眼看着就是要赔钱了的,有谁愿意呢?”

  听到宋芦这样说,孙岩的神情微微凝滞,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说的没错,我尝试着跟其中的两家公司接触过,但是说实话,希望不大。”

  孙岩话音未落,屋子里就陷入了绝对的安静,因为宋芦和孙岩都明白,这个时候选择伸出援手的,不是对宋氏心怀不轨的,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大傻子,可是上哪里去找这种有实力的大傻子……

  “可是不管怎么说,都还是要试试,总该有别的办法,别灰心了。”想了想孙岩还是对着宋芦说,宋芦闻言微微一笑,淡淡的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不能退,也不敢退呐。”

  看着这个弱小的女子用自己单薄的肩膀抗起了也许男人都承受不住的压力,孙岩的目光微微闪烁,顿了顿还是咬牙说:“其实我还有个想法没说,只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试试。”

  宋芦轻轻的挑眉,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不舒服的胃部,轻声说:“有什么不好说的,只要是法子就好。”

  孙岩目光一定:“欧氏,我们可以找欧氏合作,因为你跟欧卿祺的关系在担保这上边就可以省了,而且欧氏完全有实力拉着宋氏走出这次的危机,只要欧氏肯帮忙。”

  宋芦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里划过一丝幽光:“不是我不愿意找欧卿祺,只是欧氏的总裁是欧凡,欧卿祺也不容易,这事儿就这样吧,别提了,在想别的办法。”

  听到宋芦的话,孙岩也不意外,尽管心里有点失落,可是孙岩也不得不承认宋芦说的都是实话,轻轻的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