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吃饱喝足后,拉着自己的亲亲老婆絮絮叨叨的诉说着自己一段时间被老婆冷落了之后心里的委屈,听着欧卿祺哀怨兮兮的的说辞,宋芦忍不住弯了弯眉角。

  “不过沁儿,以后不可以这样了,我会伤心的。”最后欧卿祺趴在宋芦的脖子里低低的说,呼出的热气打在脖子上激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

  宋芦没有说话,安抚性的拍了拍欧卿祺的后背,眼里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欧卿祺接着嘟哝:“沁儿,以后不准再冷落我了,我难受。”

  “那你还吃不吃玫瑰饼了?嗯?”听见欧卿祺不依不饶的话,宋芦不由得微微挑眉笑着问。

  欧卿祺闻言微微一顿,抬起头目光较真的看着宋芦:“当然要吃啊!我这都受了多长时间委屈了,还不准给我点补偿?老婆,不带你这样的……”

  “欧卿祺,你这是在耍赖皮吗?”宋芦的眸子里飘过一丝戏谑,本着调戏调戏欧卿祺的意思。

  谁知道某人厚颜无耻的否认了宋芦的说法,用一种认真到让人不忍心嘲笑的语气郑重其事的说:“我是在撒娇。”

  宋芦满头黑线的抬头在欧卿祺的脸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淡淡的说:“睡吧,明天我就得去公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睡个安稳觉。”

  宋芦的话音未落,欧卿祺的眸光微微一沉,抱着宋芦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要解决,欧卿祺突然就觉得自己不能陪着自己的亲亲老婆真的是心情很不美好。

  听着宋芦平淡而规律的呼吸声,欧卿祺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沁儿,相信我,我会处理好一切的,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欧凡来到公司的时候脸色不怎么好看,可是这并不能影响到欧卿祺的好心情,杰瑞看着难得心情放晴的欧卿祺,眼里划过一丝诧异。

  “呦呵,瞅瞅你这春风得意的德行,咋地,宋芦回去了?”杰瑞有些酸溜溜的对着欧卿祺说,换来了欧卿祺的无视。

  欧卿祺转身坐在办公椅上,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抽出空来白了杰瑞一眼,淡淡的说:“你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是要闹哪样?”

  杰瑞听到欧卿祺这话立马就炸毛了,颤抖着手指着欧卿祺说:“你个没良心的!你老婆对我家小白干了什么?为什么跟你老婆厮混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家小白都不理我了?”

  欧卿祺直接被杰瑞的强大的思维逻辑给征服了,无语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哭笑不得的问:“小白不理你关我家沁儿什么事儿?别闹行吗?”

  杰瑞不依不饶的:“笑话!就是跟你老婆混了一段时间才变的,就是因为你管教不严,所以才出现的变故,欧卿祺你要负责!”

  “负责?要不我直接下一道圣旨让小白娶你得了,免得你一天神神叨叨的。”欧卿祺目光淡淡的在杰瑞的身上扫了一眼,轻飘飘的说。

  杰瑞被欧卿祺轻飘飘的一句话噎着了,半天没缓过劲来,瞪圆了眼睛看着欧卿祺,恨不得把这个嘴巴毒心肝黑的给撕了。

  门口传来规整的敲门声打断了欧卿祺和杰瑞的对峙,杰瑞收起了自己愤怒的神情恢复了自己一如既往的淡漠,淡淡的看着进来的人。

  “二少爷,总裁让您负责这次的合作案的洽谈活动,这是策划案,有什么问题您可以直接找我,我是这次案子的第二负责人。”

  欧凡的助理说着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了欧卿祺的桌子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说,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妖娆。

  看着那个勾搭人成性的女人摆出这样一副正经的模样杰瑞表示很惊吓,诡异的目光在欧卿祺和那个女人的身上扫了一眼,戏谑的挑眉,这货不就是那个撞枪口上那个吗?

  杰瑞在心里不厚道的猜测,欧卿祺这厮到底让人吃了多大的苦头,都迫不得已压抑自己的本性了,这得是多大的教训才够啊!

  d`酷w¤匠网正版首发

  “你是说,这个案子全权由我负责?你确定这是总裁的原话?”欧卿祺一目十行的看了一眼那个策划案,一只手轻轻的敲打着节拍,轻飘飘的问。

  被问话的人不自觉的后背一僵:“是的,总裁已经签字,由二少爷您全权负责。”

  “行,你回去吧,就说我知道了。”欧卿祺有些好笑的挥了挥手,让人看不出真实情绪,不过那个助理倒是如释重负的快步离开了,那种见鬼了的样子,看得杰瑞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也不等欧卿祺说话,杰瑞直接拿过放在桌子上的那个文件看了看,目光微微凝滞,沉声说:“欧凡这是什么意思?上次吃的苦头还不够吗。”

  “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把我扳倒了,什么时候就消停了。”欧卿祺目光晦暗不明的说,杰瑞拿着文件的手微微一顿。

  放下了文件夹,杰瑞好笑中带着郁闷的说:“其实我觉得这个也说不上完全是坏事,只要操控得当,可是个名利双收的好活儿。”

  听到杰瑞的话,欧卿祺的目光在那个文件夹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理了理自己整齐的衣袖,似笑非笑的说:“你觉得他费尽心思给我挖坑,会让我轻而易举的名利双收?”

  杰瑞瞬间噎气,没好气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什么鬼!那要怎么办?”

  欧卿祺起身走到宽大明亮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人来车往,眼底划过一丝暗芒:“也许,我们应该给欧凡找点儿事做,这他不就没空盯着我了吗?”

  杰瑞赞同的点头:“的确,我也是觉得那厮一天天的太闲了,我直接觉得他一天是不是什么屁事都不干,专心致志的想招儿找你麻烦?”

  “不要试图去揣测傻子的想法,不然你的智商会跟他降低到同一水平线,然后他就会用自己丰富的经验打败你,明白?”

  杰瑞闻言微微挑眉,颇有兴趣的说:“这话谁说的?”

  欧卿祺骄傲的对着杰瑞魅惑一笑:“我老婆。”

  杰瑞满脸黑线,你脸上那种骄傲的表情是什么鬼……不就是问了一句是谁说的吗?至于那么骄傲吗?真的是妻奴伤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