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这天照例阴沉着一张脸回到家,远远的看着那栋隐藏在黑夜中的屋子,欧卿祺就觉得抓心挠肝的难受。

  以前欧卿祺从来不会觉得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呆在家里是什么了不起大事儿,反而欧卿祺还觉得一个人待着清净,还不喜欢有人来打扰自己的清净。

  结果在习惯了宋芦的存在之后宋芦突然就不在自己的身边了,欧卿祺倒是觉得自己就跟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干啥都不得劲儿。

  而且宋芦这几天明显就是有变本加厉的迹象好吧,之前宋芦还知道回家陪着欧卿祺吃晚饭,结果到现在连这么一丢丢让自己老婆陪着的时间都被宋芦无情的剥夺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过的日子,欧卿祺就恨不得长长的抑扬顿挫的唱一段小白菜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悲愤。

  欧卿祺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可怜了,那个勾引宋芦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欧卿祺这厮根本就没想到,是宋芦主动去找别人的。

  再次唉声叹气之后欧卿祺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屋子,脸上的阴郁无声的证明了欧卿祺的心情真的是很不美好。

  “王叔,我不吃饭了,不用给我做。”一进门欧卿祺就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一副生无可恋的颓废模样。

  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的宋芦听到了欧卿祺的声音急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目光担忧的看着欧卿祺明显不大好看的脸色,走到欧卿祺的身边轻声问:“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听到宋芦的声音,欧卿祺有那么一瞬间的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任由宋芦把手伸到了自己的额头上,比对着自己的体温。

  捕捉到宋芦眼里闪烁着的担忧,欧卿祺觉得自己内心的伤全被治愈了,可是还是傻乎乎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宋芦闻言直接傻眼了,这人也没发烧啊!咋就能问出这样的诡异的问题来?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儿在哪儿?

  欧卿祺看着宋芦奇怪的表情也算是回味过来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郁闷的对着宋芦说:“你今天不出去吗?”

  宋芦好笑的拍了拍欧卿祺肩膀:“我不出去,很奇怪吗?”欧卿祺闻言脚步一顿,心里默默的嘀咕:是的,你在家实在是太奇怪了……奇怪得我都以为我走错门了……

  宋芦不知道欧卿祺的心里的碎碎念,注意力还在停留在那句不吃饭了,看着欧卿祺不大好看的脸色,宋芦有些担心的问:“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怎么不吃饭?”

  面对宋芦的嘘寒问暖,欧卿祺是彻底的没了脾气,面不改色的说:“没有啊!我是说我太饿了,让王叔多给我做点吃的。”

  宋芦不信的挑眉,欧卿祺坚定的眨眼:没错,事实就是这样,你真的听错了,我很饿很饿。

  厨房里传来一阵烤箱的停止声音,宋芦的眼神微微一顿,从欧卿祺的身上转移开了,疑惑的对着欧卿祺说:“饿了就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做吃的。”

  欧卿祺看着转身走进厨房的宋芦欲言又止,目光在宋芦的身上微微闪烁,让你不搭理我前段时间让我也高冷一会儿。

  宋芦心里可没有欧卿祺的那些弯弯绕,看着烤箱里的那些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宋芦的心里突然就变得很紧张。

  欧卿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无所事事的神情,可是耳朵却是实实在在的竖着的,专心致志的听着厨房里的动静,就生怕某个人不负责任的溜号,又把自己一个人扔在家里。

  一阵浓郁的香味透过稀薄的空气传到了欧卿祺的鼻子,刺激着欧卿祺的嗅觉,让欧卿祺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

  那是一种被埋葬在记忆中多年封尘的味道,在这样猝不及防的时候猛地击打着欧卿祺的心,欧卿祺觉得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因为那个那股香味而颤抖,直到自己无法呼吸。

  rb酷匠网唯Ke一S正{版、,uy其7他Bm都\Z是“Q盗$版》

  欧卿祺不由自主的朝着散发着香味的厨房走去,目光闪烁着难以抑制的狂热和温度,就连呼吸也带上了淡淡的急促。

  欧卿祺的突然让宋芦变得更加的忐忑,有些慌乱的想要把自己手里卖相不佳的东西给藏起来,可是香味实在是太重了,根本就藏不住。

  所以几乎是瞬间宋芦就放弃了这样的无聊举措,原本信心满满的宋芦在看到欧卿祺有些发直的目光时微微有些打怵,呆呆地看着欧卿祺说不出话来。

  欧卿祺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宋芦,眼里一片翻江倒海,垂在身子两侧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薄薄的唇紧紧的抿着不说话。

  “那个,做得不好,你尝尝吧……先说好了,不准嫌弃……”也许是沉默了太久,宋芦首先打破了平静,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把自己手里的盘子往欧卿祺手里一塞,然后扭头就要出厨房。

  欧卿祺一把拉住了宋芦,声音带着淡淡的的颤抖,固执的说:“你喂我,沁儿,你喂我。”

  看着孩子气的欧卿祺,宋芦不由得微微发笑,低头看着欧卿祺骨节分明的大手的里端着的盘子里的看不出形状的糕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妈蛋,为什么没有模子,如果有模子做出来就不会是这样的造型好吧……特别是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东西,在欧卿祺好看修长的大手里被一衬托就显得更加的不好看了……意识到这一点宋芦的额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看着欧卿祺固执的目光,宋芦无奈只能伸手捏着一块糕点塞到了欧卿祺微微张大的嘴里,宋芦的眼里透着淡淡的紧张,三分威胁七分害羞的说:“好吃不好吃都不准嫌弃!不然我再也不给你做吃的了。”

  熟悉的味道在舌尖缓缓释放,看着宋芦含羞带怯的面容,欧卿祺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里盛开了万朵艳丽的玫瑰,无声绽放出一片花海,轻轻的围绕欧卿祺颤抖的心尖。

  “沁儿,这是我一生,最美的花海。”欧卿祺贴在欧卿祺的耳边说,宋芦的心尖微微一颤。

  遇上你,是我最美的幸运,你给了我最美的花海,我会竭力给你一生最美的幸福,谢谢你,愿意让我爱你,亲爱的,我爱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